您的位置:首页  »  淫荡人妻  »  【AI】(05)作者:MRnobody
【AI】(05)作者:MRnobody
字数:3560                (五)  「艾熙,停……停下吧……再弄我就……」  说真的,能让艾熙这样的美女为我口交,我其实巴不得她能这样子舔吮我的阳具直到天荒地老。可是今晚是我们的第一次,如果就这样被她吸出来的话,我很怀疑她会不会因为我的迅速交货而重新考虑我们的关系。  「唔……」  仍是将我的肉棒含到底,艾熙只是从喉间挤出一声回应,我以为她是应允,可是……  「噢……」  真是太丢脸了,我一直以为叫床是女生的专利,可是今天自己竟然在一个女人的挑逗下呻吟出声。但这也不能怪我,就在艾熙缓缓地吐出我的肉柱,唇舌一点点离开龟头,我以为她会就这样暂时放过的时候,她却忽然又低下头去,一口直接把我的小弟含到了根部,紧接着,就是长发飞洒中她的臻首快速地起伏,同时玉手在我卵袋上轻柔地抚摸,另一只手更是绕到我的臀后,指尖若即若离地扫过我的菊花。她的舌头那么湿滑,那么温暖,她的口腔那么炙热,那么紧密,她的手指那么修长,那么灵巧,我……我……我……  我射了。  从来没有射得这么的,这么的,这么的爽过,我觉得我简直是把下半辈子的精液全部都一股脑地喷进了艾熙的口腔里。但我的大脑已经空白,无暇担心她会否就这样被我噎死——事实上也没有,艾熙仍然含着我的阳具,接受着我的喷发,轻轻地吮吸着龟头,连残留在输精管里的精液也被她连挤带吸地弄了出来。  我真的很想对她表示一下感谢,但是真的射得太畅快了,浑身的力气都被抽了个干净,我眼皮耷拉着差点就这样昏睡过去。但艾熙及时用手拍了拍我的脸,我睁开眼睛,看到她已经爬上来,分开着双腿骑在我身上。她的腮帮鼓鼓的,嘴唇紧闭,一看就知道我的子子孙孙都还被她关在小嘴里。  艾熙用眼神向我投来询问的目光,右手食指先是指了指左手掌,又指了指自己的肚子。我明白了她的意思是问我要吐出来还是咽下去,惊喜得无以复加。  「那个……你愿意吞下去?」  艾熙没有回答我,嘴角一扬,我看到她咽喉一阵蠕动,紧接着她张开嘴巴,原本粉色的口腔中染着一层淫靡的淡淡乳白色,但那一大口粘稠液体已经无影无踪。  那一刻我真的想对曾经那些被我射在马桶里和卫生纸上的孩子们说一句:感谢上苍,你们的兄弟姐妹终于去了一个真正的好地方……  「你射好多,嘿嘿。」  刚刚做过了那么淫荡的事情,但艾熙却没有露出羞怯的表情,而是伏下身子趴在我身上,在我耳边吐气如兰地说道。说真的,我开始怀疑刚刚我是否对她的话会错了意,这样子懂得挑逗男人的一个女孩会是个处女吗?  我很快就有了验证的机会,艾熙不只是用语言撩拨着我,她的手也没闲着。  我感觉到我的手腕被一只柔荑捉住,轻轻牵引,划过两座高耸和一片平坦,探入了她短裤的松紧裤腰里。  「什么感觉呢?老公。」  我的指尖触到了她的毛发,此刻它们正柔顺地伏贴在艾熙的阴埠上方,我知道只要顺着它们指引的方向就可以到达这世上最美丽的地方,那地方我曾经见过一次,这次终于可以亲自到访。  「很软……很热……」  我心不在焉地回答着艾熙的问题,她的舌尖总是在我耳畔轻扫,撩得我平静不下来,刚刚射的那一管在这样的攻势下根本毫无作用,我的肉棒几乎都来不及软下去就又一柱擎天了。  「还很湿哦……」  艾熙补充上了我没说完的话,抓着我的手腕往短裤里更深处探去——她没有骗我,那里确实很湿,不是清晨的花瓣挂着点露珠那种湿,而是像雨后的泥潭一样那种泥泞的,遇到任何东西都会将它向里面吸的那种湿。  「你想要我主动到什么时候?」  艾熙在我耳边轻喃,娇喘声比说话的声音还大,这种时候我终于不再像个傻逼一样只知道任她摆布,侧过头准确地将两片娇滴滴的唇瓣含住,我大力翻身,反客为主地将她压在身下。  「你这小妖精!」  「你不喜欢吗?」  靠!不管是斗嘴还是口交,我似乎永远都赢不了她那张小嘴,不过这是件值得骄傲的事,我一点都不会不满意——即使会,我也可以从其他方面扳回一城。  小小的惊呼声中,我扒掉了艾熙的短裤,让她一丝不挂地面对着我,而我则迫不及待地对她做出她刚刚对我做过的事——埋首进她的胯间,吻上了她的花瓣。  我没有误会,艾熙真的是处女!  我的眼睛看得到,我的舌尖顶得到,在她桃源密洞的入口处,那层肉膜货真价实地存在!  天啊!我何德何能?  不管是上帝还是佛祖请原谅我,这种时候我真的该跪下来感谢一下你们的恩赐的,但是艾熙的私处……不好意思我没办法把注意力放在其他的地方。  那是我品尝过的最美味的味道,这种美味不单单指的是味觉上的,而是……  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就好像你在电视上看到一个令人惊艳的美女,这个女人美到整个地球有99。999999% 的男人都没资格和她产生任何的联系,但是她在几个小时后就出现在你面前,而且主动脱光了衣服钻进你怀里为你口交,同时愿意让你去亲吻她的秘处,这他妈就是那种做梦也梦不到的美好场景啊!  「呼噜……呼噜……呼噜……」  如果是吃面的话,那我现在的吃相绝对非常不雅,但此刻我面前的不是一碗面,而是一个大美女美丽多汁、并且无人造访过的下体,我的舌尖可以任意地在她沟壑中滑来滑去,可以去撩拨她的肉芽,也可以去挑逗她被肉膜覆盖了一圈的阴道口,更可以顺着平滑的会阴去浅浅地拨弄一下那朵精致的小菊花……  她的水真的很多,无论我舔的是哪里,小穴中都会毫不吝啬地涌出一波波花蜜来作为对我勤恳的奖赏,所以我就是个不知疲倦的勤劳小蜜蜂,在花瓣中流连忘返,准备着一鼓作气攻下中心的花蕊——那所有蜜汁的来源。  「嗯……老公,你舔得我好舒服……我想让你进来……」  艾熙的声音酥得我浑身都打了个冷战,然后我毅然决定听从她的召唤进行下一个步骤——其实我也想再亲一会,但我怕如果再这样下去恐怕我会忍不住再射一次。  起身,跪坐在艾熙的双腿间,把马上要跳出嗓子的心脏强行咽下去,我考虑着这种时刻是不是要垫一块白布在她屁股下面什么的,但艾熙的小脚丫缓缓抬起,踩在我的胸口,然后用脚趾点着我的胸肌逐渐上移,最后在我嘴唇上扫过,在我忍不住伸出舌头去追逐经营的脚趾头时俏皮地躲开,用脚背勾住了我的脖子,直接把我的脸勾到了她的面前。  「上我……」  她双目迷醉,吐气如兰,简单两个字说得却如埋藏千年的美酒般香气四溢,我瞬间就醉了,再想不到其他的东西,腰腹用力,龟头直接挺进了她的桃源秘境。  「唔……」  艾熙刚刚展现的骚劲让我几乎以为她被破处也不会痛,但龟头压迫上处女膜后她仍是深深皱起了眉头,我看她的表情,立刻忍着冲动停下了动作,刚想说句「你痛我就停」之类的屁话,脖子却被她的胳膊温柔地环住。  「进来嘛……」  又是一口千年陈酿直接灌进心口,我被她迷得七荤八素,再也不想忍耐,也已经忍耐不住了,肉棒长驱直入……  「嘶……」  发出这声丢脸声音的不是艾熙,还是我。妈的以前没上过处女,只听说开苞时候女生会痛,没想到身为男生也是这么痛的。那些写色情小说的家伙们你们是不是也跟我一样都没和处女做过,为什么没有把这一点写清楚啊???!!!  「很痛吗?要不要停一下?」  艾熙关切的眼神和温柔的询问让我恨不得自刎当场,话说这种情境下这种问题不都是应该由男人来问吗?但是……我的好艾熙,明明自己眼角都痛出泪花了,第一时间想到的却还是关心我,我……我真是感动得快射了……  「我没事,你呢?会不会痛?」  「嗯,很痛。但是想到这份疼痛象征着我正式成为了你的女人,就觉得好幸福……」  艾熙抱紧了我,眼里是幸福,嘴角是幸福,整个人就是个大写的幸福,我的心被她暖得快要化掉了……但是在正式化掉之前,我用最后的理智偷偷地怀疑了一下:  我们两个之间,长得比较好的是她,身材比较好的是她,懂的事情比较多的是她,连做这种事的时候负责说情话也是她,这样的一个女生,把自己的贞操交给了我,还觉得很幸福……  她脑子坏掉了吗?  「所以你现在的眼神,是代表想要停下来把所有疑惑都问个清楚,还是要继续做下去呢?」  艾熙也许是明白我的怀疑的,所以她含着笑媚声问我。  「唔……可以的话……我想问问……呃……」  「先等一下。」艾熙没让我把话说完,「两件事情,只可以选一个哦!如果你要问问题,那我们就不能再做下去,并且在一个星期里都不可以再做爱;如果你要做下去,那么就是在一个星期里都不可以问我那些问题,以后每个星期都是如此,你要怎么选呢?」  这……这……这……  「为什么会有这样奇怪的规则啊?」  「就是会有啊。」艾熙甜甜地笑着,醉人的表情杀人不见血,「就好像田螺姑娘要偷偷躲起来,灰姑娘要在午夜十二点前离开,这些事情就是会有些莫名其妙的设定嘛,就看你要不要接受了。」  「我……我……喂喂喂!你这样算作弊吧?!!!」  本来就没有多犹豫,肉棒又忽然感受到来自艾熙蜜穴的一阵蠕动收缩,这样子的话,还有什么做选择的必要吗……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