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综合小说  »  【海豚湾传说——饮水机】(完)【作者:亚斯伯格】
【海豚湾传说——饮水机】(完)【作者:亚斯伯格】
字数:868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一、新人  「饮水姬啊,饮水姬,我们的可爱饮水姬,你在哪里呵,你在哪里?你可知道,我们想念你……」  突然听见耳边「咔」一声,面罩松了,然后手脚也松绑了——喔,原来是梦——喔,该起床了——小白顺应着平日起床的条件性反射动作,眯着眼爬出被窝,用脚撩起床单准备收拾床铺……  「你还在磨蹭什么!你又把程序忘了!快点去做二级内清洗——我来督导你……」  耳边突然传来严厉的指责!小白立马清醒,旁边站着见习修女,手里拿着一副奇怪的皮质束衣——天还早,只有自己被放出来了——啊,突然想起昨天修女特训时的话——「饮水姬最近一段时间有另外的工作要做,由你暂时作为家具担负起供应小班饮水的任务……」  ——还专门背诵了饮水姬的工作流程及注意事项,第一件是——「啊,要二级内清洗,请圣水,灌净水……」  小白赶紧到卫生间清洗身体,首先是排水——在见习修女面前一点也不敢马虎——站在墙角半腰高的水盆边上,抬起一只大腿高举过头斜靠在墙上,双腿劈开打直,尿道口对准水盆,不急不缓的匀速排水,水很多却没有溅出一滴——她昨天由于特训的原因身体里憋了很多水——憋水和排水也是特训的重要科目之一然后是清洗身体内部,把肛门对准马桶边一根长长伸出的管子上坐下去,拉动水门。二级内清洗需要清洁七次肠道,前两次是的灌清水用于排出污物,第三次是灌清洁剂消毒,后面几次又是灌清水;  按规定前三次把液体灌入体内后必须要停留十分钟以上,并且还要做腹部运动操后才能排出;而且还规定最后两次排出的液体必需要见习修女检查无异味异物异色品尝后才能过关;如果见习修女认为有必要可以无限制重复要求清洗。  刚起床时给见习修女的印象很不好,小白很怕见习修女在这上面稍微把控严一点——幸好没有,时间也不早了——据说新校长到任时曾让某人进行了三十四次内清洗。  在清洁肠道的同时也在清洁口腔——小白把几把不同的毛刷洗干净固定在墙上,用嘴含一大口清洁剂,再分别让不同的毛刷插进嘴里通过移动头部摇头晃脑来清洁口腔、舌头和咽喉。  远处钟声传来,完成内清洗都花了一个小时,然后是全身清洗。小白只能通过用身体与墙上的毛巾摩擦来清洁身体,肯定有遗漏未洗净的地方;见习修女虽然一直在旁边看着她丑陋的动作却没有提出异议。  等小白搭着毛巾把水擦干,见习修女立即让她站在桌前,双腿张开,上半身趴在桌面上,保持这个姿势。  见习修女翻开了小白的阴唇,检查了处女膜,然后让小白放松肌肉,开始往小白的尿道里插上一根细长温柔的软藤导管。导管慢慢地插入尿道深处,在进入了一指长后,马上有一股液体流了出来,见习修女只是把导管排水口放到一旁任液体继续滴落。等导管深入到位,液体也滴落干净,见习修女对导管动了下手脚——小白发出「啊」的一声,她觉得整个尿道都像被火烧了一样疼——导管已经膨大几倍,牢牢贴在尿道壁上;同时在膀胱里的导管头部也像花儿一样张开膨大,牢牢卡在膀胱里,无论怎样用力拉导管也拉不出来了,而且还不会沿着管壁渗出液体。  见习修女在导管的体外部分安上个单向吸管。单向吸管能使里面的液体压力再大也不会流出来,而在外面一吸就能吸出液体。吸管足够长,可以伸展到小白的头部,见习修女叫小白把吸管含在嘴里。  见习修女又让小白站起来,这次是穿皮质束衣——特制的储水皮质束衣,虽然它看起来是件束衣——实际也有束衣的功能——但它更主要的功能是能装水,可以在里面装上整整二十升的水——而且还做到了装这么多水从外表看不出来——它贴身的皮革是夹心的,装水的空间是通过挤压身体来的,所以它的用途之一是进一步挤压身体——另一个用途是锻炼体力——现在单纯用它来装水反而不是设计时的目的。  这是前校长亲手打造的神物,原料考究做工精致只此一件。原主人是某修女,但她已经长高长大穿不了,所以放在库房很长时间没人使用过了;新校长上任后把这件宝贝翻了出来,小白曾经被叫去试穿过一次,选中自己试穿的原因大概也清楚:首先是自己体型合适,体力好,但更主要的——那是件德麦洛束衣——像极了维纳斯雕像,没有袖子也没有为手臂留出孔洞,手臂只能被紧紧的折叠在身后——就算是修女当年穿上后也只能装二十升的水——而自己由于没有手臂的负担,可以装进去整整四十升水。  见习修女把束衣牢牢固定在小白身上,从背后把系带系紧。从正面看小白不大却异常坚挺的乳房也被向上向前挤出了乳沟,那根直通尿道的吸管正好从乳沟中间伸出,向上前方探出一大截,小白低头正好能吸到。  见习修女又叫小白趴在桌面上,她在束衣下方的排水口上接了根管子,再接了个空心的锥形塞,再把锥形塞小心地插进小白的肛门里,外面再带上硬质贞操带,穿上紧身束裤,系好束衣与束裤的带子——束衣总算穿戴完毕。  见习修女叫小白站起来转了两圈,稍微调整了下,身上再套件祭袍,装扮完毕。  小白上半身现在只能保持完全僵硬的姿态,不过她还是知道自己占了很大的便宜——她没有可以固定住束衣肩带的肩膀,所以相对于其他穿上束衣的同伴,她能够通过耸肩的方式扩张肺部帮助呼吸——其她的人大概不用尽所有力气使肋骨在束衣的限制下向外扩,根本无法完成延续生命所需的呼吸——不过这也是在还没装水的情况下。  「悄悄的跟我走,轻声!」,远处远处钟声又响了,从起床到现在已经两小时了。  见习修女把小白带进了校长室,又进了校长室里间的温泉浴室,让小白跪在浴池边。突然,一股热流冲进小白的身体里,是见习修女在给储水束衣加水,就是浴池中的水。「这是校长用过的水,里面也含有圣性」  背上的水越来越沉,肚子也越来越涨。小白觉的自己的肚子肯定是圆鼓鼓的,摇一摇肯定还有水声。  「好,四十升水行了,应该可以管一天了」,见习修女总算加完了。小白也已经被身上的水压趴下了。  肚子真是涨啊,腰腹外部和下身又被束衣约束不能向外扩张,只有向上扩张挤压胸腔,小白觉得自己都呼吸困难了。  见习修女把小白拉起来,小白已经很难走路了,坚持了几步来到校长卧室外。一个中班师姐已经等在那了,她才是肚子涨得老大,晃一晃都有水声。旁边地上有件叠好的祭袍,她可能出来时是穿上的,但现在她是全身赤裸的。  「轻声!慢点!」  见习修女打开卧室门,把两人带到大床边跪着。  校长还没醒,盖着的大被褥露出奇怪的造型。见习修女从下方捞起半边被褥,校长左右手各搂着两个海豚学生,下面从床下顶上来只花白的屁股,但现在校长哪都没插。见习修女拍了下小白,小白立刻会意,匍匐着着上前对肉棒行早安吻。  只舔了几分钟校长就醒了,他按住小白的头把整个阳具送入口中,直抵咽喉,不过还没硬,所以也不难受。一股热流涌出,小白赶紧咽下,好腥,据说校长只喝奶。  恩赐了好多圣水,校长觉得很满意。小白训练有素,接水时一滴不流出来很容易,但要让校长感到口中没有积液则是小白努力练习的结果。  最后肉棒抖了抖,恩赐结束,小白用嘴再次为肉棒做清洁,肉棒开始变得很大很硬了……  旁边有人拍了拍,原来师姐已经来到了边上,小白赶紧离开校长在床边跪着。  师姐背对校长蹲着,直接把肛门对准肉棒坐下去,然后自己做起下蹲运动。每次接触都是一冲到底噗噗作响,白色液体四处飞溅,就这样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师姐的体力真好——突然校长把手扶在她屁股上,她立即明白过来即时变换接口,这次她再不敢像刚开始那样自由落体运动一般一插到底,而是根据校长手的动作控制力道与深浅。最后整个人坐在了校长身上,子宫口已经被龟头破开。师姐维持着这个姿势动也不敢动,直到一股热流直冲花蕊。师姐小心翼翼地调整着身体的姿态——在保证相交部位紧密连接的情况下,使阴道开口尽量向上——等肉棒开始萎缩了,师姐缓缓地让肉棒退出,让每滴种子都保存在子宫里,一滴不漏。  两人相交的部位刚一分开,见习修女立即就上前在师姐的阴道里插上一根又粗又长又复杂的金属阳具;上面还有机关,一插进去就伸出一圈小倒刺;转动外面的手把还能再增大一号;然后又在她肛门里插上一个锥形塞,上面接根管子,外面再带上硬质贞操带。  「可以开始清洗了,注意保持屁股向上」  师姐从管子吸出肛门里储存已久的奶,开始啜着奶一寸肌肤一寸肌肤地为校长滋润干皱的肌肤,清洗全身。  「记住你必须马上搬到大班观察室,直到确认你是否怀孕为止;三天内必须保持屁股向上的状态,只准爬行;阴道里的阳具在确认你是否怀孕前必须一直带着,它既能防止种子流出,又能锻炼你生育时阴道的扩张能力和忍痛能力」  「这还是为你好,这已经是你的第三次机会了,千万不要忘记十次播种都没有怀孕就必须去会馆接客!更不要忘记流产就是杀害生命会遭受极刑!」  见习修女教训完学姐,又对小白说,「你也该去饮水处站岗了,我要放人了」  小白膀胱已经要胀爆了,幸好开始获取圣水时还不胀。想到早晨大家一般都喝过水了,想喝圣水的人不多,小白一出卧室边走就边吸起圣水来。  「不到忍无可忍最好不要自产自销,这是对自己忍耐力的一种锻炼;而且自己的身体辛辛苦苦产生的圣水自己喝了也是种浪费。」  小白来到饮水处,还没人排队。小白跪坐在饮水姬以前位置的边上,衔起饮水姬以前曾经用过的「有水」牌子。刚才只喝到膀胱不太胀为止,味道还是有点腥,但比校长的好几万倍——校长水喝少了对身体不好喔!校长真的只喝奶吗?反正过几天就知道了,我要成为校长的专属尿壶,只要由我接圣水我就分辨得出来,小白微笑着想。  很快有人来喝水了,第一个人没吸多少;第二个人却在吸干后,还使劲吸。小白从没有过这种感觉,弄得心痒痒异常难受,她还对小白笑笑。  她一走小白赶紧把「无水」牌子翻过来。  …………………………………………  刻骨铭心的第一天总算过去了。  虽然学校规定小班的只准喝圣水,但对小白的圣水需求量并不是特别大。  首先每天早上起床时与晚上睡觉前的内清洗,可以在自己体内留一点水;  然后在相互检查内清洗情况时,品尝其他人排出的水也可以多喝一点;  最后,小班的学生每天除了学习外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一对一照顾大班和中班、动物和家具,而学校规定为了更加仔细的了解照顾对象的身体健康情况,每天早晚都必须喝下被照顾对象的圣水,通过分析味道、气味、浓度来确认照顾对象的健康情况;  此外孕妇的圣水也被认为是除了爱液、月经外最饱含发育激素的营养液,一滴也不会浪费。…………  所以每日需要在小白这吸圣水的学生并不多,但这不多的学生对小白来说也是场灾难。  虽然肚子一直涨得不行,膀胱也涨得很疼,但大多数情况下居然是圣水产生得太慢,排很长的队才能喝到一口水。看到大家的眼神,小白想到以前对饮水姬也是这种态度,非常内疚。「饮水姬,我好想你啊。」「对不起,以前不知道你所受的苦,对你很不好。我只想说对你说一声对不起」。「我一定要加油,绝对不能放弃!绝对不需要安上压力阀——如果那样就摆脱不了成为公共家具的命运了。」小白暗暗给自己鼓劲。  旁边就是放置饮水姬的饮水机,昨天她还在这,昨天她也是这样过夜的,多少年了,她一直这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独自在这过夜。               二、旧人  谁也不知道饮水姬的来历和名字,她第一次出现时就在这位置就在这饮水机里,不但是海豚状,还没有声带和牙齿。前校长大概当时很生气,「这就是不守规矩的下场,想死也得有我同意!我正式宣布她是公共家具,永远是大家的饮水姬,永远不能离开这个饮水机」  虽然说是永远不能离开饮水机,不过大家还是经常把她抱出来清洗身体——前校长大概说过就忘了。  饮水机结构很简单,外观是个方柱,里面是根据饮水姬身材量身打造的丿型密闭滑槽,滑槽下端有个大洞正好能让她把头伸出来。  每天为她清洗完身体,只要抱住她的小腹,头朝下,面朝前,从饮水机上方插进去,她自动就能滑到位并被固定住身体——把头伸出饮水机而屁股正好与饮水机顶部齐平;然后把一根导管通过尿道插进她的膀胱里——不知为什么没有采用插入小白尿道里的那种固定后就不能扯出来的方法,而是采用逐年加粗的笨办法,现在已经插的是两指粗的导管了——但还是经常要渗水出来——导管的另一端就是后来加装在饮水机上部空间里的压力阀;最后再把一个储水桶底部的特制尖嘴排水管插进她的肛门,向下压让储水桶放在饮水机顶上。再装上水这样就完成了饮水机的安装。  前几年饮水姬也和小白现在的装置一样,可以通过自产自销来控制住膀胱的压力。大家也会排队等水,也会和她开些玩笑,她也会切换「有水」和「无水」的牌子;虽然她无法说话但是还是经常发「嘶嘶」声或动动眼睛嘴巴与大家交流。  但有人觉得圣水产生得太慢,于是有人发明了压力阀。  除非有其她人吸水,只有当膀胱和尿道中的压力大于一定值时,压力阀才能自动打开把部分水排回到肛门里减轻压力。压力大小还可以调整,晚上没人喝水时可以调得很小;夏天很多人需要喝水时可以调得大一点;此外大家还能通过看压力计水压的高低来判断圣水的剩余量,大家都等水压力高了才去喝。  大家都觉得这个发明很好,不过这却是饮水姬痛苦的开始。从此饮水姬彻底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开始几个月还有人看见过饮水姬痛苦的挣扎,大家都不当会事。但一年后她成了死物,对任何刺激不再做出反映;把她放出来也不会再有主动的活动。  直到新校长上任,大概觉得没有反应的死物不好玩,于是规定每天都要把她抱出来清洁与运动,她这才渐渐恢复了对外界刺激的反应。  校长也有把饮水机也改造了一番,在饮水机正面开了两个孔洞露出了她的乳房。她大概已经有二十多岁了,但乳房长期受到木板的挤压显得很扁平。另外对饮水机的顶部和储水桶的底部也做出了修改,两者间露出个缝隙,可以把手伸进去按摩饮水姬的阴部。  校长规定以后吸水时必须同时按摩饮水姬的乳房或阴部——她为大家提供圣水,我们为她提供安慰——饮水姬阴部渗出的营养液更是对大家的回馈。  此外每晚还必须把饮水姬抱出来,为她进行内外清洁——四个洞里都需要——再带她散步和运动两小时。  把管道从喉咙里直接插到胃里,分别从肛门、阴道、尿道和胃管里注满水并堵上,把饮水姬的肠道、子宫、膀胱和胃部都涨满,撑得比孕妇大多了,鼓鼓的像一个圆圆的白嫩的小皮球——她在饮水机里时身体是被压迫着的,灌不进多少水;再带她散步——她是爬在地上用腹部的肌肉用力扭动着,慢慢地向前蠕动,那种状态真的如同小海豚一般;如果她不动可以用脚轻轻踢,她肚子圆得真的如同皮球般可以滚动起来。  这一切直到昨天为止,她被带走暂时从事「更伟大的事业去了」,现在暂时由小白接替……  …………………………………………               三、肉汤  饮水姬现在正被固定在一个大锅里,正放在火上煮着。锅里装满了水,锅盖又是被加固密封着的——如果煮开了就是人肉粥了——饮水姬现在还活着,也没被煮熟,锅里的温度被保持在五十度。  饮水姬的嘴里和鼻子上戴着面罩可以呼吸,只是嘴里还多插着根管子直通胃里让她很难受;阴道、肛门和尿道都插着管子,乳房上盖着乳罩,上面也联着吸管。  这七根管子都通到了锅外面,校长和修女正在给这几根管子注入液体或吸出液体。饮水姬就这样在五十度的热水里泡着,把身体所有的孔洞交给其他人控制着。  修女对校长说,「你还真大胆,就不怕她煮熟吗?」  「不用担心,我一直监控着她们的生命特征……而且我发现了很多有趣的东西:」校长回答道,「首先,大多数海豚人身上都被释放了龙族魔法,主要功能是产生龙力,依靠龙力来维持她们体内各器官的健康——可能是龙族也怕她们在失去四肢后死亡……」  「不是,那个魔法的目的是让她们的四肢在烹调时仍保持新鲜——她们的四肢是先被烹饪,食用时再被切割的」,修女又哭啼起来「你绝对想像不出当时的情景……」。  校长也跟着沉默下去……  「好吧,这又解释了第二个发现,她们的肾脏积聚了大量龙力——肢体腐败(或被烹调)造成的最致命危险就是有毒物质进入血液循环造成败血症;而肾脏的主要功能就是净化血液——所以她们才需要一个强大的肾——所以她们的肾里聚集了龙力。」  「这种龙族魔法和龙力对于龙族来说可能微不足道,只是一个小魔法或小把戏,但对于人类来说那是顶级的治疗神术,而我的第三个发现是——这种龙力是可以传递!」  「什么!」修女惊讶道,「你看你们龙骑仕——被龙骑的仕女——体力是不是非常好,从不生病,伤口恢复也非常快……你们以前是不是经常喝他的体液?」  「是……」修女红着脸回答「我们小时候口渴了也只能喝他的圣水……然后我们的体液也要给小班的喝」  「确实,年纪越小吸收龙力的效果越好……这些海豚人也有类似的功能!——我猜那条淫虫也知道这点才让你们这么重视喝圣水的」  「前校长确实知道这点,不过他叫我们喝圣水的原因你猜错了,不是这个原因——龙的圣水蕴含大量龙力,如果积聚在一起容易被魔法探测到,而他不想暴露自己的行踪,所以才叫我们喝,帮他吸收、分散处理掉。」  「如果这样……那明天就发布新规定吧,以后所有小班学生只准喝海豚人的圣水……」修女说。  「其它的营养也是要的,人奶能提供营养;孕妇的圣水、淫水、月经提供激素使她们能早点发育。」老头补充道。  「好,就这样……」  「等等,我另外想到了一点,你不是打算补偿海豚人吗?」  「是,我认为要为她们提供最舒适的生活环境、最精美的食物……」  「我认为该多从心理和交流的角度出发……你认为她们缺什么?是缺好的生活条件吗?是让她们像婴儿一样接收照料和玩耍吗?你认为她们还是婴儿吗?」校长说到「…………」  「她们最缺的是生活的目的!她们非常孤独!」  「孤独?她们不是有这么多同伴吗?」  「就这么大一块天地,所有人又都是一样的状态,一个人和一群人有什么区别?」  「…………」  「所以我打算让海豚人和大家生活在一起,参与到日常生活中去……」  「但是她们那么软弱,不能做任何事,不会做出任何反抗……我怕她们会受人欺负……」  「这儿的学生有不软弱的吗?有做出过反抗的吗?而且我准备让她们承担一个重要的任务」  「什么任务?」  「监督其她所有人的任务,只向你我报告……赋予她们特殊的权限,能直接见到你我」  「而且也不是一点事不能做,首先可以为小班提供圣水;然后也可以动嘴——是真的动嘴巴,活动舌头——可以为你们清洁下体——你们不是绝对禁止自慰吗?允许她们帮你们做就行;最后还可以做些监督性工作,比如检查身体清洗情况——在这种制度下海豚人一定会受大家欢迎的。」  「……谢谢,你想得真周到,我代表海豚人谢谢你了」  「我也要谢谢你们,你看我才当校长几天,你就这样无条件的支持我——我都没想到你会同意我做这个试验——要知道一不小心真会熟的」  「说什么,我只是修女,你才是校长了;我们这又不是色城,需要注册八天才能发言;更不会两年不上线就删用户」,修女眨眨眼俏皮的说道。  「对了,我发现的东西还发说完——」  「第四个发现,把人体这样煮后会排出大量的脂肪——即是说『减肥』,效果很好喔,你要不要也试试……」  「你是在暗示我太胖了吗?——不过如果有第一个人主动尝试后我会考虑试试的」  「第五个发现,煮过人体的水因为溶解了大量的人体脂肪,呈现出一种奇特的味道,我称为『人味香料』——于是我就想,其他种族会不会是根据这个味道来判断是否为人肉的——所以我就在烤制猪肉时也涂一层,我想其他种族应该分辨不出是否是人肉……」  「这有什么用,难道你想尝尝人肉吗?」说到这,修女突然变色,看见校长变魔术式的拿出一盘煮好的肉,修女立即弯下腰,哇哇的呕吐起来……  「你闻这味道——我虽然没尝过人肉,不过按推理来说应该是差不多的……看怎么想办法找只龙来尝尝」  修女呕吐得越来越厉害,不过她却强忍着撑起来,抓起盘子里的一大块肉塞进嘴里……虽然看起来修女脸色卡白,摇摇欲坠,随时都有晕倒的危险,她却仍然把肉硬咽了下去……然后继续更猛烈的呕吐起来。  校长看得目瞪口呆,「你怀孕了?这么快?……谁的?……不对啊,缝你阴唇的线还是我拆的,那个至少已经缝上大半年了啊?……才十几天,这么早就有反应了?」  「孕你个头,当时是安全期」,修女总算好点,笑了出来;不过脸上马上又变卡白,「我吃过人肉,当时不知道,还吃过很多次——知道后我就什么肉都不吃了……禁止问我任何细节」  「但如果能为人类作出贡献,我愿意做任何事……」  「这肉味道还差点,猪肉需要活着烤——龙族是要吃这个活,味道什么都是其次的。」修女又呕吐起来「如果你成功了,就不会再有任何牺牲者了,你真是人类的大救星——如果还需要那种煮了人的水,马上叫我,就算温度再高点我也能忍受……你真是救世主」  ……被人赞美正好!  「对了,那匹小马驹你准备怎么处理?我看她潜力很好,不要把她废了」  「我看还需要锻炼锻炼,放心了,我已经选她做我的专属宠物了,我不会让她受伤的。」  …………  作为家具第一次在没有被束缚的环境中睡觉还真不习惯,幸好还有其她的肉体家具陪伴………一夜未眠,第二天小白发现自己好像适应了这种状态,身上的水也不是太重了,肚子里的压力也能承受,膀胱再胀疼痛度总是有限的,大家饮水时的配合动作也已经成了习惯——除了为校长服务的专注度——昨天校长没有再次光临她这个尿壶还不觉得,但今早请圣水是怎么过得?清洁的是谁?校长的圣水的味道变化没有?她全没注意到,连当初立志成为校长的专属尿壶这件事也忘了……  …………  半个月后,校长发布新规定,海豚女和大家生活在一起,取消所有的饮水机……小白和饮水姬成为校长的专属玩具。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