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综合小说  »  【山中旅馆】(07)【作者:b3674292】
【山中旅馆】(07)【作者:b3674292】
字数:602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章、仪式  「阿姨,我愿意用我的一生侍奉你,做你的爱的奴隶…」  「真的吗,章平」  「一旦开始,就再也回不去了喔,章平…」  面对坦白一切的瑞树,我再也无法隐藏自己内心真正的感情,为了回应瑞树期待的眼神,我放肆的亲吻瑞树的肉体,从乳头到细颈,再到脸颊。  「哈…哈哈…,好痒啊,你这小坏蛋」  瑞树嗔怪的笑着,但眼里却满是宠溺。  「阿姨的身体,好香…,啊……啊……」  在我身体的内的手指又开始了进出的动作,而且频率越来越快。  「嗯……啊~ 啊~ ,阿姨,我还要,再深一点,再深一点~ 」  「啊啦,章平,拜托别人的时候,该怎么说呢?」  「阿姨,请您更加用力的责弄我的小屁穴…」  「不行哟,还不够…要更加恭敬…」  「阿姨,求您了,求您更加用力的插入您的奴隶的小屁穴…」  瑞树另一只手也伸入了我内裤,抚摸着我硬直的肉棒。  「勉强合格了唷,章平。但是,阿姨今天很累了,不想动了…」  「如果你想要的话」  「就得自己动起来哟…」  瑞树的两根手指圈成O形,套住了我的肉棒前端。我再也不用忍受这种在高潮前被生生停住的感觉,可以自己驾驭快感的帆船,在绝顶的航线上自由航进。  每当我前后摇动腰肢在瑞树的手指中摩擦自己的小弟弟时,自己的小屁穴也同时被瑞树的中指责弄,双重的快感让我的身体变得更加敏感,更加可怕的是,我再也逃不出这快感的轮回,后翘会被中指插得更深,前挺会被指圈套的更紧。  「嗯……嗯……」  「啊……」  我不断的摇摆着腰肢,直到达到了第一次高潮,可是,并没有得到期待中的满足感,反而感觉心里越来越空虚。  为什么…明明高潮了,却一点都不满足…  和昨夜的绝顶相比,这根本算不上高潮,我感觉心里的拼图似乎缺了两块,再也达不到完整。  「果然呢…」  「章平喜欢的应该是这种吧…」  瑞树的把中指从我的身体内抽出,起身用双腿压住我的双臂,黑色的蜜穴正对着我的脸,一滴一滴的蜜汁滴在我的脸上,一手转而握住了我的两颗肉球,另一只手紧紧握着我的肉棒,用大拇指按住我的顶端,有节奏的撸动着整根阳具。  我看着面前绽放的黑色花朵,再也克制不住脑中的想法,不断地想要抬起头吮吸花瓣和花蕊流出的魔性汁液,可却被瑞树的双腿压的死死的,根本起不了身。  「阿姨,我要喝,我要喝…」  「不行喔,章平要好好忍耐住唷。」  瑞树始终不让我亲舔她的蜜穴,看着满溢流出的淫液,我摇摆着头,只为接住几滴瑞树的圣液。  爱液入口,一股香甜而又刺激的味道直冲大脑,迅速截断了我用来思考的神经。  就是这个,这种发疯似的满足感,补全了我心中的一块拼图。  我拼命的摇晃脑袋,只为了能多喝一点爱水。  「真是的,章平不听话哟…」  「必须要接受惩罚…」  瑞树不断的揉动着我的两颗肉蛋,另一只手轻轻地扇着我的整根肉棒。  「啊……不要~ 啊……」  「呵呵呵……很舒服吧章平~ 」  每次的拍打都伴随着我高亢的呻吟和瑞树的浅笑声。  在数次的扇动之后,我的肉棒再也忍受不了这种激烈的刺激,精囊中的液体不断的从尿道冲至顶端。可是,就像昨夜那样,没有瑞树的帮助,我怎么也不能将其射出体外。  「啊啦,这根下流的硬邦邦的肉棒这么快就到极限了吗?」  「阿姨,让我射,让我射…」  看着肿胀成乌紫的龟头上不断溢出地偷跑汁,瑞树并没有给予我她的怜悯。  「章平,这是对你的惩罚哟,而且…」  「你必须要保持精力…」  「为了我们的未来,明晚,我们就要开始仪式咯…」  阿姨不再压住我的身体,起身准备离开我的房间,只留下被窝中我欲求不满的身体,不断地磨蹭着被褥。  在关上门之前,瑞树小嘴轻启。  「章平也可以自己安慰自己哟,呵呵呵……但是,射的出来吗?」  淫语入耳,我更加努力的蹭动自己的下身,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黑暗中,只剩下一个臣服于欲望的淫荡的肉体。  不知不觉,在追求快感的道路上感到疲困乏眼,我一头昏睡过去。  ……  第二天清晨。  天还微微亮,我就从睡梦中苏醒。  也许是因为昨日的精力没有外泄,或是身体渴望着今晚的宴会,今日的我变得神采奕奕。  昨天一天就饮了些粥水,肚子早就饿的咕咕叫了,便开门准备去寻点吃的。  「啊…」  刚出门便撞入了一个暖暖的软体中。  「抱歉抱歉。」  「章平是你啊」  「啊,是橙美小姐,啊不,夫人」  这么丰满的巨乳,也只有橙美才有了吧。  今早的橙美披了一件黑色的外套,身下黑色皮裙裹着硕厚的美臀,一双大长腿被黑色丝袜团团围住。一身的黑色难免不让人感到神秘莫测。  「您是要…」  「我的旅行已经结束,准备回家了」  「你,看到了吗?」  「…嗯」  「那你,跟我走吗?」  橙美一脸期待和兴奋的表情。估计她认为我看到那副场景会立马放弃瑞树吧…  「不了,我准备…留下来」  「嗯,那就走…什么!你要留下来?」  「你可知道瑞树她…」  「我知道,但我爱她…」  瑞树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仿佛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那你们,要举行仪式了吗」  我心里咯噔一下,橙美也知道仪式吗,这不是只有…  「您,也知道吗?」  「呵呵呵,你可知道这个仪式是谁告诉瑞树的。」  「难道…」  「对,就是我…你确定真的要留下来?这个仪式可是…」  「不管是什么仪式,我都要和瑞树在一起」  不待橙美说完,我直接表明了自己的心意。也许也存了一些不给自己犹豫的心思,怕橙美让我心里出现一些其他的念头导致仪式失败。  「那,好吧,我期待着你们的孩子…」  橙美看着我,神秘地笑着。  「今天,你就陪陪我,算是对我昨晚帮你的报答…」  也不等我回答,橙美一只手拉着我往外面走去,还没走几步,我感到天旋地转。  一眨眼,便来到了闹市。  「哇喔…夫人,您是…」  「嘘……」  橙美竖起手指对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我也就没有追问了,毕竟谁没有秘密,况且她和瑞树还是好友,不正常也挺正常的。  「来,章平…」  「夫人…」  橙美挽着我的手臂,穿梭在闹市中,东玩玩,西看看,一路上吃吃喝喝…  我其实是心里拒绝的,但想到橙美对我的莫名好意,我便一直陪她在城市中游乐。  橙美仿佛没有经常待在城市中,城里的许多东西对她而言都充满了新意,我也耐心的跟她解释着各种玩意。  就这样,白天很快的过去了。  晚饭的时候,我不住的盯着手表上的指针。  橙美也发现了我小举动。  「怎么,章平,忍不住了吗」  「夫人,我要回…」  没等我说完,一只黑色的蛇足从我的大腿滑过,直贴上我的裤裆。  橙美穿着鞋走了一天的美脚,不免有些刺激的气味,不同于瑞树的兰香,橙美的黑脚充斥着女人的荷尔蒙。我闻着这股气味,小帐篷立马的撑了起来。  「呵呵呵……怎么样,我的脚,比起瑞树,还要美,还要香吧…」  「嗯~ 嗯……」  「我还能解除瑞树对你的控制,让你的小弟弟biu出来喔~ 」  我心里立马就兴奋起来,昨晚的寸止让我难以抵挡射精的诱惑。  「想不想舔一舔,尝尝这只脚的味道~ 」  「你根本想象不到,我的脚趾的味道,会让你兴奋的停不下来的喔~ 」  「想射出来吗,射在我的黑丝腿上」  橙美的提议太诱人了,就在我快要缴械投降的时候…  「如果你跟我走,我就满足你的所有幻想…」  而我心中浮现的确是瑞树的身影。  我强忍着肉棒的胀痛,双手握住橙美的美脚。  「啊啦,终于想跟我了吗?」  并没有如橙美所想,我握着黑足,缓缓的从我裆部移开,直至放在地上。  「对不起,橙美,我还是想要瑞树…」  我没敢去看橙美的表情。  ……  「噢…是吗?」  ……  「那你滚吧!」  还不待我反应过来,一阵眩晕袭上头来,我在回过神,已经回到了旅馆房间中。  我闻了闻我的手,残留着橙美的脚香,心里还是涌起一阵迷恋和后悔。不过很快我就斩断这些感情。  因为,今晚之后,我将只会属于瑞树了…  ……  仪式,神秘的式礼。  见识了橙美的能力后,我再也不怀疑这个仪式的作用。  只是,还是充满了许多好奇。  因为她们都没有告诉过我仪式的具体内容。这让我心中充满了忐忑感,生怕做错了什么,那可是可以让人丢掉性命的。  「啊,终于找到你了,章平」  正在沉思中的我,突然被一个紧紧的拥抱拉回了现实。  「阿姨好担心你,章平,你今天都去哪里了…」  「我…我被橙美拉去玩了…」  「啊,果然,我就知道是她!」  「可恶的橙美,哼,早晚去找她算账…居然敢诱拐我的章平…」  看着瑞树气鼓鼓的样子,我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想不到瑞树还有这么小孩子的一面。  「那,章平,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看着瑞树明亮的眼睛,我点了点了头。  「太好了~ 阿姨今晚好高兴~ 」  「呜~ 嗯~ 」  瑞树的嘴唇堵上了我的嘴,蠕动的舌头往我口中源源不断的送来了她的香津。我也忍不住,主动去吮吸她甘美的软肉。  直到瑞树松了口,我们的交吻才得以停止。香涎牵着丝离开了我的嘴,我迷恋的看着瑞树的红唇。  「这只是个小小的奖励唷…」  「来,章平,去阿姨的房间…」  瑞树牵着我的手,从我的房间走出,顺着走廊,走向瑞树的房间。  今晚的月光是多么明亮,路过走廊的时候,清冷的月光照在我前面的这个女人身上。我才发现,今夜的她,格外的美艳。高盘的发髻早已放下,长发如丝,一直垂到她的腰部,浑圆的臀部被轻薄的和衣裹住,随着步调悠闲地扭动,洁白的和衣上从上身到下身都绣着兰花的图案,光滑的玉足在月光上仿佛淬着白光。我被脱俗的背影深深吸引住了,以致脚步缓缓放慢。  「怎么了,章平。」  瑞树回过头来的,疑惑的看着我。  我才注意到,瑞树今天特意的化了妆。红唇白齿,细眉明眸,淡淡的粉妆遮不住脸上的绯红,黑发如墨,透着成熟与神秘。  「阿姨,好美…」  「章平的嘴真甜。」  瑞树转身凑到我耳边。  「一会儿要好好奖励章平的小嘴…」  瑞树说完便又带着我往房间走去。  …  今晚的烛火更加明亮了,温暖的床褥早已平整的铺在地上。  那张恶鬼美人图,静静地挂在墙壁上。  我看着这渗人的画,感到一丝悸怕。  「阿姨,这张图,不能取下来吗?」  「其实,这张图,是仪式中的一环,所以不能取下来。」  我惊奇的看着这张画,想不到还有这个需要。  「您不是说这个是您的前夫…」  「啊啦,对不起啊,当时我撒了个小谎…」  「其实,这个是橙美给我的…」  「如果我们的仪式成功,画中的美人就会赐予我们小孩,如果失败,恶鬼就会吞噬不诚者的灵魂…」  「而这个仪式,对于我而言,相当于婚礼的仪式了呢~ 」  听到婚礼,我的小弟弟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原来今天就是婚礼,那我从此就是瑞树的新丈夫了,内心的愉悦促使我抱住了瑞树妖娆的肉体。  「而且这个仪式,完美的有点过分了呢」  「只要能通过这个仪式,你就会渴求我身体的每一处,对我不离不弃,成为一生只为我射精的奴隶了呢」  「这样我们的家庭永远都不会散了呢~ 」  「章平,你觉得这个仪式是不是很完美呢?」  看着瑞树狡黠的笑着,我知道我已经陷入了名为仪式的陷阱,但我一点都不后悔,之前,我爱瑞树,就算是做奴隶,我要也与瑞树合为一体。现在的我,更想成为瑞树的奴隶,然后像奴隶一般去爱瑞树,把所有的一切都献给主人。  我抱着瑞树的身体,不断的用她的大腿摩擦我的下身。  「不要急…章平,让我们先暖暖身子…」  瑞树的脸上,温柔之外多了几分妖美,爱恋的眼神中透着玩弄的意味。  「来,章平,啊…」  我张开嘴抬头等着瑞树的恩赐。  瑞树伸出舌头,香涎如注流入我的口中。随着摄取瑞树的口水越来越多,我的神智开始恍惚。  终于来了,这种沉迷在性爱的感觉开始霸占了我的身体,肉棒熟练地从内裤中顶出。  「今天,可以多喝一点喔…  「章平,抛开你的思考,像条公狗一样像我求爱吧…」  我的脑中只剩下理解和遵从的区域还在活动。  瑞树轻轻脱离本已轻薄的和衣,露出两团白肉和挺翘的黑葡萄。  「来这边,章平,把香甜的乳汁装满你的胃…」  我像小孩子一般,扑在这两团丰满的暖枕上,毫无顾忌的攫取乳房中的淫水。今天的乳汁格外的美味,就像储存多年的美酒,一旦饮下,便轻易的抹去了我男性的尊严。  「呜嘛…呜嘛…」  「哟西哟西,好孩子呢…」  我的肉棒青筋暴起,就像长了许多树根一般恐怖,然而瑞树却一点都不害怕,反而用纤细的手指轻轻的弹了弹了我的龟头,我反射似的扭动着我的腰肢。  「啊……嗯……」  肉棒随着我的腰肢扭动,不停的向外撒出下流的液体。  我忍不住轻吟几声,但口中仍放不下那黝黑的乳头。  不知道喝了多久,我的身体再也没了力气,软到在床上,全身的力气和知觉都集中在了肉棒上。  「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就很喜欢它了吧…」  瑞树坐在我的肚子上,沉重的重量让我清醒了几分,只见瑞树的一双美脚盖在了我脸上。  「啊……好香,啊……」  我不断的嗅着脚底的兰香,直挺挺的肉棒被瑞树的软臀夹住,整个身子已经置于瑞树的控制之下。  「就这么喜欢脚底的味道吗…真是变态呢…」  「啊,阿姨,啊……我想舔您的脚……啊……我可以舔你的脚吗?」  「可以喔,章平,今晚你可以做任何变态的事情喔。」  「呜嘛……」  我忘我地用我的舌头扫过瑞树的脚底的每一处,然后一根一根地吮吸着瑞树的脚趾。  「嗯,就是这样,像小狗狗吸奶一样一根一根的吮吸哦~ 」  虽然我以前并没有恋脚癖,但自从看到这一双美脚,我无法自拔陷入对脚的迷乱,仿佛瑞树的脚趾有中特别的诱惑,就像女人对男人天生的吸引力。这双脚,我以后就是这双脚的男人了。  「美味吗,章平?」  「嗯,阿姨,我以后天天都要舔…」  「真的吗,阿姨好高兴。」  瑞树高兴的摇曳着柳腰,两座紧实肉臀的夹着我的肉棒不停的摇动。  「啊……啊……好舒服。」  「还能更舒服喔,章平」  瑞树一只玉手揪着我的乳头,轻轻的晃动,另一只手拿些她的黑发不停的撩搔我胸前的每一处地方。  「啊……」  我兴奋而又害怕的呻吟着,原来乳头被责弄是这种感觉,就像刚露出包皮的肉棒被人含在嘴里一样,敏感又舒服,加上头发的瘙痒,让我忍不住全身开始颤动。  「看来章平已经清醒了不少了呢…」  瑞树舔了舔嘴唇,站起身俯视着我「那么宣誓要开始了喔…」  「章平,你跪在我身后就好了」  我费力地起身跪在瑞树的美臀后面,等待瑞树的指示。  瑞树面对着墙上的恶鬼画,低着头,双手握实成祷告状。  「我,斎瑞树,今生无论相叶章平受伤时,生病时……发情时,勃起时,求饶时,我都会满足这个射精奴隶的欲望,安慰他的肉棒,责弄他的屁穴,一生做他的主人。」  听着瑞树下流的誓言,我迷恋的望着眼前的美臀。一想到我一生都会成为这个美臀的奴隶,我的青筋暴起的小肉棒像点头似的前后摆动。  「章平,该你了…」  瑞树没有回头,但我从她微微颤抖的声音中感受到了她的紧张。  「我,相叶章平,今生无论斎瑞树受伤时,生病时……乳房胀痛时,玉足劳累时,蜜穴瘙痒时,我都会侍奉瑞树主人,吮吸主人的玉足,舔舐主人的蜜穴,一生做瑞树的奴隶。」  刚发完誓言,只感觉房内的温度上升了几分,一股热流从瑞树胯下吹向我的脸,我感觉身上的精力似乎更加旺盛了。  「哈…哈哈…终于,终于完成了。」  瑞树放浪的笑着,一改平时的拘束。  「来吧,章平,开始我们的誓言之吻。」  瑞树将我推到墙边,转身掰开美臀,露出深藏多年的乌紫的菊花,一阵淫乱的气息从屁穴深处弥漫过来。  「章平,亲吻我的」嘴「,说爱我…」  「我爱你,瑞树。」  我毫不犹豫犹豫的亲吻着瑞树的屁穴,先尝了尝屁穴周围嫩肉的味道,紧凑的褶皱口感非常特别,虽然有着浓烈的气味,但并不惹人讨厌,反而让我更加兴奋。  在平常了嫩肉的味道之后,我开始伸出舌头和屁穴开始交吻。  瑞树体内的味道充满着兰花的气息,屁穴紧紧地吸着我舌头,就像瑞树在吮吸我的舌头一般,我开始将身体更加的伸入,可是瑞树丰美的屁股将我脸挡在外面,我不断的磨蹭着臀肉,只为了能更加往里进入一点。  「更深一点,更深一点,不要停,用你的舌头安慰它。」  瑞树感觉到了屁穴的快感,臀部将我压在墙上并不断的用力,似乎要将我压入屁穴之中。  我费力的呼吸着,鼻中只剩下瑞树的味道。但我丝毫不敢懈怠,一刻不停地用舌头抽插着瑞树的屁穴。  这一个法式的誓约之吻持续了十分钟后,一股阴风吹来。瑞树的放松了臀部,让我得以呼吸着新鲜空气。  瑞树转过身来,我惊讶的眼前出现一个长棒状的物体。  瑞树满意的看着我。  「仪式完成咯,亲爱的,让我们一起来制造孩子吧…」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