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综合小说  »  【奴本天成】(十)作者:xxin
【奴本天成】(十)作者:xxin
字数:4438                (十)  来句题外话,今天走在街上,店铺里震耳欲聋的大喇叭传来一阵广告词:「……纯天然果汁夹心……难忘的滋味……在你的口中尽情释放……」,听的小淫女心里一热。好想被尽情释放……  校庆的日子快到了,这段时间校园里热闹得很。据学长们说,每年校庆都会有各种各样的文艺演出、报告会、社团活动,今年又是逢十整年,规模恐怕就更大了。  大学生活,是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时间。校园里仅凭少男少女散发出的青春活力,就足以让路人驻足徜徉。可惜这时的我,还不懂得珍惜年轻的美丽,只想着把青涩的花骨朵尽快变成丰满的果实。  这是我经历的第一个校庆,还是挺激动的。年级里,社团里,学生会里,跑来跑去地给人帮忙。我们年级会有一个集体舞在校庆晚会上演出,然后在学院活动里我还有一个独舞《楼兰》,这是舞蹈课的老师给我编的舞。所以最近排练的任务很重,加上邻近期末,爷那里也去的少了。  说起舞蹈,还是队里那几个身材高挑的长腿姐姐跳起来最漂亮,气质摆在那里,学不会的啦。不过舞蹈对我纯属爱好,好一点坏一点就不那么在乎了。我觉得跳舞最好的就是,能把自己的情感尽情的宣泄。自己的心情,自己的愿望,用肢体语言来表达,不会有羞涩,不会有非议,不会有词汇的贫乏,不会有世俗的偏见。  其实很想单独给爷跳个舞的,光着屁股跳,爷会有反应没?嘻嘻。嗯,到时候送张票给爷,先看看爷喜欢不喜欢。  晚上在宿舍没事,在学校的BBS上闲逛,十大置顶的帖子《大学四年,谁对你最好,谁对你最坏?》,点进去看看。里面各种各样的回复,各种甜美的回忆和碎碎念:  「lp最好,lp楼下的阿姨最坏!」——这是炫耀贴。  「改作业的研究生师兄最好,门门给了100;××老师最坏,四年在他手里挂了三科!」——可怜的学长,不知道学位拿到了没?  「上铺的bf最好,温柔体贴;他的gf最坏,总是当面秀恩爱!」——这是gay?  「7号窗的大师傅最好,打两份小排就给再加一勺;对面的这头猪最坏,stop!不许抢我的!」——这是两头猪。  ……  「黑哥最好,爷最坏!」——??  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在众多的回帖中毫不起眼,却把我惊的一跳。我曾经在网上仔细搜索过爷的讯息,连只言片语都没有。没有人去关心一个水房大爷,国内也没有相符的姓莫的编剧或作家。学校的校工名册里查不到他的任何资料,中文系也没有这个人。我除了知道他可能姓莫,知道他是奴的爷,此外对他仍然是一无所知。现在无心插柳却有了消息,我马上兴奋起来。  查了一下,这个叫「丝路花雨」的ID刚好在线。再查一下登录IP,法国巴黎。  试着发了个讯息过去:「姐姐?」  过了四五分钟才回:「你是谁?」  「你认识黑哥和爷?」  ……  「爷还好吗?」  「挺好的啊。每天忙忙碌碌的,精神着呢。」  「你是学生吧?大一的?」  「啊,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秘密!被爷调了几次了?」  「我们在QQ上聊好吗?」  然后我们在QQ上聊了很久。姐姐以前是我们学校的研究生,也是一个女M。她酷爱绳缚,没有主,只能偷偷地自缚。前年她逛的一个KB论坛组织了一次绳缚爱好者聚会,邀请她做绳模。爷是那次聚会请来的指导,于是他们结下了一段绳缘。可惜她那时已经接到了offer,不久就离开了。  「你对爷了解的多吗?」  「不多,没打听过,只知道他们管爷叫莫老师。我当时发现是水房大师傅来绑我,真是吓了一跳,生怕他认出我来。但是那一次我就上瘾啦,想得发疯,可自己绑怎么也绑不出那种感觉,就忍不住去找他。我们很少谈SM之外的事,爷不爱谈这些。」  「他的技术很好?」  「你没尝过?回头求爷把你在树底下吊上一天,包你欲仙欲死哦。现在我们群里还有几十个M哭着喊着要当爷的奴。」  姐姐发了个群号给我。打开一看,噗嗤一下就笑了。「爷的后宫团」?这群小骚货,也不知道含蓄一点。嗯?叫爷的后宫团,怎么放的是一张哥哥的照片?  「爷有过几个奴?」  「小丫头想当爷的奴啊?没戏的。我认识爷的时候他就不收奴了,之前不清楚。」  「为什么啊?」  「不知道。听人说似乎爷受过刺激,不知道是奴死了还是跟人跑了,后面就不肯再收奴了。」  「姐姐,你有没有被爷……?」  「临幸是吧,没。爷调教的时候很规矩的,不像有些人渣,打着SM名义玩弄女性。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了,那些说爷风凉话的都不是好人!不过小丫头,你现在是近水楼台哦,加油,争取早日爬到爷的床上去!」  「调都调了,还不肯收奴,爷真是个怪人。」  「不愿意担责任吧。当主很累的,方方面面都要考虑周全,不像我们,两腿一张就可以了。所以圈子里看起来男S比女M多得多,可真正好的S,那是珍惜资源,抢都抢不到。我在这边也一样,想找炮友一大堆,但是一直找不到满意的主人呢。」  「我总觉得爷不像个水房师傅。」  「学妹你还小,对什么都好奇。我劝你呀,别乱打听别人隐私,这么做很招忌讳的。你想想,他们除了SM,还有自己的家庭、事业、地位,没人愿意搞得人人皆知的。圈子里很多相识多年了还不知道彼此身份职业,这才是正常的。」  「嗯,谢谢姐姐,我没想到过这个。」  「还有你自己呀,也要小心。圈子里乱的很,有真心喜欢SM的,也有趁机卖淫嫖娼的,其他吸毒赌博诈骗,龌蹉犯法的事情多着呢。除非是找到真心对你好的主,别傻乎乎的信任别人,不然小心被人贩子卖了做私娼。我们做奴的,屁股被人插爆了没关系,重要的个人信息不要随意告诉别人。」  「是啦,姐姐,说的这么粗俗。」  加群的申请很快就通过了,进去一看,三十多个人有七八个在线的。大部分都是正常的名字,也有几个自封东宫贵妃婕妤婢子的。见到有新人进来,顿时热闹了起来。  「爷又新纳一妃。」  「这是个小萝莉,别吓着人家。」  「切,现在三次元萝莉早绝迹了,她刚才招供过了,是个小母狗。爷打猎带着的。」  「那就是黑哥的正宫娘娘驾到,你们这些侧妃赶紧跪迎吧。」  晕死,难道女M说话都这么没下限的?只好跟大家打招呼:「姐姐们好,小妹初来乍到,请多关照。」  然后就是七嘴八舌盘问我的情况的。她们大概是在一起调笑时间长了,说话荤素不忌,答了两句无奈我只能当闭嘴葫芦。  待了一会慢慢听出点眉目,她们大多跟丝路花雨差不多,是SM聚会或是通过姐妹介绍认识的爷。爷似乎在圈子里名气挺大,不过风言风语也多。爷的技术很好,有个姐姐好像就在日本,信誓旦旦地说爷的水平不比那些日本的绳师差。  当我问哥哥照片是怎么回事时,顿时几个人哄笑起来。  「黑哥是我们群的吉祥物啊。」  「得了吧,爷才是我们群的吉祥物。这些小婊子都是被黑哥临幸过的。」  晕,这料爆的,太重口了吧。抑制不住好奇心,赶紧偷偷问丝路花雨:「天哪,姐姐,她们说的都是真的?哥哥这么厉害?」  「我哪知道!小丫头好奇心这么强,自己去试试不就知道厉害不厉害了?」  「我没这么重口!她们怎么都知道哥哥的?」  「黑哥是爷的心头肉,到哪去都带着喽。你想想,聚会的时候那么多人,就这么一只宠物,性格又特别好,能不讨喜吗?每次都跟个皇上似的,躺地上都有七八个女奴伺候着。呵呵,你哥哥哥哥叫得这么亲,又是个天生的小母狗,我看哪,早晚要侍寝!」  「臭姐姐,你和黑哥这么熟,是不是早侍寝过了?」  「我才没有。不过这边有几个偷吃过了。那几个骚货生冷不忌,越重口越喜欢,以后你慢慢就见识到了。」  「姐姐,我问你呀,爷和你们在一起的时候,凶吗?」  「挺严厉的。怎么啦?对你不好吗?」  「不是,爷对我很好啦。就是我觉得……好的有点过头了,有点不像主对奴,倒像爸爸对女儿,很宠溺的那种。」  「小妮子这是炫耀来着?」  「不是啦,姐姐。我就是希望爷能对我严厉一点。」  「知道啦,爷没拿鞭子抽,你就皮痒呗。我回头给爷打个电话,包管你三天下不了床。」  「呵呵,姐姐饶命啦。我就是这么一说。」  「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了,我在这边也参加过一些SM活动,有些场面很血腥的,一鞭子下去皮开肉绽。还有玩穿刺的,我都不敢看。」  「别说了,听着我都害怕。」  「我也不喜欢。西方人比较喜欢肉体调教。这边拘束具也是,不是铁的就是不锈钢的,几十斤的枷锁压的头都抬不起来。冷冰冰硬邦邦的一点人情味没有。  好想再被爷绑一次。「  第二天我把姐姐的事告诉了爷。  「嗯,我记得她。挺好的姑娘,性子倔得很,认死理。犟起来了跟爷对着吵。」  「然后呢?」  「然后?被爷吊起来一顿鞭子就老实了。」一张大手轻轻印在我的小屁股上,打得奴心里一荡。  「爷!奴这可没犯错误!」  「呵呵,跟爷顶嘴就是错误。」又是轻轻的一下,打得奴眼睛水汪汪的。  「爷,奴也想要……爷的鞭子。」为什么光着屁股爬来爬去不羞,说句话还这么害羞呢?  「行,爷哪天心情好赏你一顿。包管给你打丢了,好不好?」  「……好。爷喜欢……奴都喜欢。」  ……  「那个聚会现在还有吗?」  「大概还有吧,一群年青人交流绳艺的,气氛还不错。你想去参加?」  「爷去吗?奴想当您的绳模。」  「现在去的少了。回头我问一下,带你去见识见识。」  「爷,那个姐姐和奴……哪个好?」  「呵呵,她是个好姑娘,你也是个好姑娘……除了笨点。」  「爷……」我在爷的腿上轻轻咬了一口,以示惩戒。  趁着爷没注意,我把嘴巴轻轻移到了爷的两腿之间,隔着布往里呵气:「嘻嘻,爷,奴这段时间练得很努力哦,您要不要考核一下?」  「哎呀哎呀!疼……爷!」被爷拎着耳朵揪了起来。  「丫头,跟你说个事。我联系了一个朋友,他的奴回国去了。你假期不是不回家吗?我跟他商量好了,你暑假过去住两个月。」  好心情霎时间就飞走了。  「爷,奴就想待您这里。」  「傻丫头,学校里人多眼杂的,你待我这不合适。」  「呜……我只想和爷在一起!……不想要别的主人!」  「那是你只遇到过爷。去试试吧,安迪是个很好的S,你会喜欢他的。」  我趴在爷的腿上哭得稀里哗啦的。真的,特别特别伤心。从小到大,自从知道了自己的这个秘密,日子过得提心吊胆的。无论是宠爱我的爸爸妈妈,疼爱我的老师,关心我的同学,这都是一个不可提及的秘密。每天装出乖乖女的样子,从缝隙中偷出一点点的私人空间来实践自己的愿望,不停地担惊受怕,有时觉得真是好怕,好累。现在有了这个桃花源,什么都不用担心,不用害怕,什么事都有爷兜着。可是才快乐了几天呀,又要残忍地从我手里夺走。  抽泣着问:「爷……你是不是……不喜欢奴了?」  「哪有,傻丫头,像你这么漂亮,这么勇敢的女孩子,爷怎么会不喜欢。」  「那以后……奴还能回来吗?」  「爷在这里又不会走,想爷了可以回来看爷,好吧?」  「那我要是待不惯了,还能回您这来吗?」  「你会习惯的。宝贝,你会找到你喜欢的主人的。乖,别哭了。」  「爷……呜呜……」本帖最近评分记录wj522 金币 +4 补  wj522 金币 +4 感谢分享,论坛有您更精彩!
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