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一个女人能不能上只取决于男人的胆量】
【一个女人能不能上只取决于男人的胆量】
字数:40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一个女人能不能上只取决於男人的胆量  今年(10年)的6月,实际上就是上个月,出差到郑州,什么事情就不说了,公事,住进了汉庭,汉庭在郑州总共就没几家店,我就不说哪个店了。  事前声明,我不是一个喜欢叫特殊服务的人,自己以前也从来没有叫过小姐服务。  晚上十点多了,洗了个澡,完了出来发现水龙头下水的地方漏水,尽管漏出来的水可以在地面上排走,但是漏的很明显,我想明天早上用的时候又要滴地上溅一身,另外更重要的是,我还担心明天走的时候酒店把漏水归到我的头上,到那时候就说不清了。  於是我就给前台打了个电话,说实话这时候比较晚了,我以前住酒店的时候在这个时候绝对不叫服务员的,但考虑到前面说的顾虑,我就打了,心想就算没人来修,我也告诉你们了,明天别算我头上。  这个时候,我绝对没一点想找个女人上的想法,根本没想到接下来会有个故事发生。  打到前台,一个女孩接的,我把问题说了,她说知道了,找维修人员过会儿来看看。我也没在意就挂了电话。  过了有一个小时左右吧,这个时间不一定准确,一直没人来,我心想,你不来人就直接告诉我不来人就好了,我马上就要睡了,别等我刚睡下,你又来人敲门了,还让睡不让睡了。另外你们刚才说好了要来人修的,怎么都过了一个小时了还没人来?於是我又打了第二个电话,凭我的感觉接电话的还是刚才那个女孩,我说话比较沖:你们刚才说来人,怎么一直没来啊!……还没等我说完,她已经知道什么事情了,跟我说稍等,电话没挂,我估计那时她用手捂着话筒,我听到她对另外个人说:杨姐,上面302又打电话了……,后面说的很快我没听清楚,过了约十秒钟,她把手拿开,对我说,请稍等一下,有人过去。  电话挂了以后两分钟,有人敲门,我穿个四角内裤就去开门了,因为我觉得一是维修工人一般都是男的,二是这么晚了,估计不会有女服务员来敲门吧?  结果傻眼了,开了门,是个女的,穿个纯色的制服,我的老天哪,幸亏内裤是四角的,该盖的地方都盖的严实,不算特别尴尬,如果要是三角的,那真是太不好意思了。这个女的论长相不算国色天香,但是属於比较耐看,不讨厌人的那种,脸比较小,身材挺好,个子不算太高,比我矮半头。  「请问是您这房间下水管有问题么?」  我一时应该是什么也没说,把她让进了屋,没有关门。  我平时还算是一个比较健谈的人,避免尴尬,我就主动说话:  「你是维修的么?」  「我是今天的值班经理。」她已经进入了卫生间,刚准备弯腰看,转过头对我说,随手给我递了张名片。名片上写着杨睿。  「哦,杨经理啊,你们的维修人员呢,你怎么亲自……」  「这会儿他们都下班了。」杨经理没等我说完,回答我说。  我靠,本身就没维修工人,我打第一个电话,你们告诉我过会儿找个维修工人过来看看。这不耍我吗?  不过心里想是这么想,我嘴上没有说出来。  她弯腰查看漏水的刹那间,我突然有了反应。后来想想怎么会有那么突然的反应,一是因为我半年多没碰过女人了;二是她的屁股确实很好看,翘翘的,很圆滑的曲线,还很清晰的看到了三角裤的痕迹;三是她弯腰时把女性的曲线美体现的非常突出,感觉很好,这个好像有点用语言无法表达了。  但是,说实话,有反应是有反应,但不能就这样直接提枪上马吧。  在这里插一句,我以前住酒店时候,从来没有过晚上十点以后有人来房间的,特别是个女人。今天有人来了,我凭直觉认为她估计是刚来的,或者是实习。  我接着跟她聊:「杨睿经理,你家是哪的?」  「××的。」  「哦,我知道的,离这很近啊。」她说的地方在郑州东边不远。  「嗯。」她很简单的回答我。  我还想说点什么,她站起来了。  「今天晚上估计弄不好了,明天一早我找师傅过来。」  「那好吧。」说实话,就她一个人来,我就没指望能修好,心想你只要明天不算我头上就好了。  她说着就从卫生间往外走,我往后退了一步,让个路。  她整个弯腰查看的时间我感觉不超过一分钟。  「十分抱歉,我们刚开业不久。」她好像在解释着自己的工作。是不是我用的是金卡啊,我也不知道。  能不能上她还不知道,但是多聊几句估计总可以吧。我就接着跟她聊天,我问她:「你在这收入一个月多少啊?」  「很少。」她微笑着回答我,准备往门外走。  因为毕竟出了卫生间以后,就站在门口了,要在这说太久也不太现实。  「你有男朋友没?」我问。  「你要给我介绍啊!」她还是笑着回答我。  这句回我的话让我立刻之间胆子大了不少,后来想想故事的发生可能是因为这句话的刺激吧。  在她脚步踏出门的那一刻,我一把攥着她的胳膊把她拉回屋内,顺手用脚把门蹬上,把她按在卫生间门口的墙上。  她显然一点都没有防范,吓傻了,嘴张着,眼瞪着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看着她,我其实当时心里也很没底,也不知道自己哪有这么大的勇气做出这个事情,看着她,也不知说什么。  我们两个这样互相看着,有个大概三秒钟。  「你干啥?」她先开的口,有趣的是,这次没用普通话,用的是方言。  「我还是单身。」我也不知道我怎么想到这句话回答她,后来想想确实答非所问啊。  她什么也没说,开始拼命挣扎。  我也没说什么,基本把她固定在墙上,动弹不得。  她很快就发现任何反抗都是徒劳的。  「我喊人了!!!放开!!!」她说,但声音却不高,至少比刚才低了不少。  这更增加了我的胆量。  我的手隔着衣服按在了她的乳房上,用力的捏。  「啊,啊!」这不是她舒服的声音,而是确实弄疼了她。  我马上放下了力量,另外一只手,伸进她的上衣制服后面,只一下就开了。  她在被我固定的范围内拼命地挣扎。  我对她说:「你觉得有用么?」语气很坚决,似乎在告诉她反抗也没有用处。  这个时候我心里其实很乱的。虽然我很清楚,房门被我踹上了,外人无法从外面打开的,同时,这里时间太长,估计她的同伴肯定会找过来,那时候就惨了。不过也有可以让我放心的地方,那就是我这间房间302位於楼道的尽头,基本不会有什么人来,并且紧邻大路,有噪音。  把她乳罩去掉之后,我的嘴紧接着就跟了上去,我那个时候真的没工夫去慢慢的脱掉她的上衣,说实话也没咬到她的乳头,只是吻到了她的胸。  她用手拼命地推我,但是基本没有作用。  「很快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又蹦出来了这句话,紧张的时候说话老是不着调啊。  不过,看来这句话,似乎起了点作用,她逐渐也没有那么激烈的反抗了。不过到底是因为她的身体有反应了,还是因为听到了我的这句话才放松了抵抗,我还真不知道,反正她没有刚才那么激烈了。  我从她的胸部吻到她的脖子,一直到耳朵。说实话,她的身上没有擦香水,但是有股很好闻的类似牛奶的味道,很舒服。  「你很美,我喜欢你。」吻到她的耳朵,我轻轻的说。  然后是吻她的脸,我很疯狂的,就像见到了很久没见的女朋友似地。  我几乎把衣服外面漏的身体都吻遍了,当然是上身。  我抱着她把她放床边上。我的手一直没有离开她的身体,万一跑了,或者拿什么砸我一下,岂不毁了?  我很明白,时间紧迫,任务艰巨啊。  她的上衣和裙子我都没脱,直接把手从她两腿中间伸了进去。  我感觉到了很热的温度,但是并不是很湿润。  细节不知道怎么描写了,以前没写过,还真不好写。  我的指头很容易进入到了她的花蕊里面,活动了十秒钟,已经感觉到很湿润了。  时候到了,再不提枪上马或许就没机会了。  我用了不到半秒的时间我把身上唯一的内裤退掉。  把她的裙子直接挽了上去,退掉了她的内裤,直接插了进去。  她大叫了一声。  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什么混蛋的九浅一深了,只顾疯狂的进行物理摩擦,我把她的腿架到我的肩上,抱着她的双腿,抚摸着她的丝袜,看着她的表情,操,这感觉太爽了!!!  插了一分钟,她的呻吟声逐渐变大了,不间断的那种。  我也不管那么多了,就是他妈的员警来了,我也要插爽了!  剧烈的抽插弄得床吱吱响,抽,插,抽,插,抽,插,真是舒服的要死了!  我以前跟女朋友做爱,一般要插三次,第一次时间很短的,估计十分钟左右,第二次时间最长,一般都要四十分钟,如果当天不累的话,还会有第三次。  果然,估计七八分钟后,猛烈抽插后,我把子子孙孙都射进去了。  后来想想,什么套子啊什么的都没考虑。不过估计没什么问题。  射完我在她身体里面保持了一会儿,有个十秒钟左右,我问她:「有男朋友么?」  她没回答我,起身进了卫生间。  两分钟以后出来了。  我说:「真是不好意思……」  话没说完,她就开门走了。  尽管没有插第二次,但是这一次我就满足了。  第二天早上,我还没起床,果然有个师傅过来维修下水管。  退房了。我按照名片上的电话,给她发了个短信,我没在短信里面告诉她我是谁,估计她也知道是谁发的。内容是:杨睿妹妹,谢谢你,你很美丽,我有些冒昧,如有冒犯,请一定原谅我,我没有一点点的恶意。任何时候如果到北京需要帮助,随时联系我。  直到机场,她都没有回复我。我以为没戏了。  首都机场下了飞机,开开手机,看到了条短信,是她回过来的,可惜是条空白的资讯。  我一直到现在都没明白这条空白的资讯是什么意思。               【本文完】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