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综合小说  »  【熟妇公园之茹馨篇】【作者:白领笑笑生】
【熟妇公园之茹馨篇】【作者:白领笑笑生】
字数:6610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你的支持是我继续转帖的动力。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到这里,眼前的一切似乎都有些不真实,或者这只是一个真实的梦,公园里一幕幕撕碎了她的幻想,这真是自己想要的吗,如馨甚至有种想逃跑的冲动。  「夫人,您后悔了!」男人充满磁性的声音让她感到不安——就是这个魔鬼般的声音一步步带自己来到这里。  可此时,她却发现自己此时已经无法拒绝,公园门口看更大爷意味深长的笑容让她感到阵阵不安。  这里是熟妇公园!  穿着暴露的女人和如馨擦肩而过,敞开的衣襟,若隐若现的酥乳,不少和自己一样的女人带着黑色的面具脖子上套着黑色的项圈。性感的肉体毫无保留的赤裸着,浑浊的精液顺着赤裸的大腿淌下,成熟风韵的肉体男人调教下攀上性与死亡的巅峰。  「这娘们刚才砍脑袋时真带劲!」赤裸的无头艳屍被拽着四肢抬出公园,动人的曲线让人不敢逼视,原本还算漂亮的脑袋被一个男人提在手中,两颗颤巍巍的乳房随着身体上下跳动。  见女人性感的肉体吸引了不少人注意,两人炫耀似的把这具性感的女尸举在半空中,双腿间诱人的肉穴对着闪着寒光的金属桿. 不一会,公园门口的穿刺桿上,长长的尖刺从妇人尻穴开始贯穿她性感的肉体,她那两条丰腴的大腿竟是在被插上去时反射性的颤了好一会。  人们好奇的看着女人肥美的尻穴被穿刺桿充满,更有人帮忙把她手脚绑在穿刺桿上,只为摸摸她性感丰腴的肉体。  女人的脑袋被插在尖刺上瞬间,这一阵莫名的悸动席卷着如馨身体——彷彿那被穿刺在公园门口无头艳屍就是自己。不觉间一股温热的液体从她下体喷涌而出,竟是走路的姿势也有些不自然。  「夫人,如果愿意,您也可以那样!」男人温热的气体喷在她脖颈上,充满诱惑的话语彷彿一个魔咒让她无法自拔。  「不!」她本能的挣扎着,却无法阻止胸前的纽扣被男人解开,随着而来的是两颗半露的酥乳暴露在一道道贪婪的目光中。  「既然来到这里,就应该有这种觉悟,难道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放我回去,我是被骗的!」她努力挣扎着,可束缚在身后的双手却让这一切在更激起男人们心中的欲望。  更让她陷入深渊的是身后男人的话:「多则三四个,多则十几个,这里每天都有像夫人你这样的女人献身,他们以为你也是呢!」  「唔!」战栗的娇躯,凌乱而诱人的脚步,如馨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被押着走进公园,半遮半掩的身体和脖子上醒目的黑色项圈证明着她的身份,敏感的肉体在男人们毫不掩饰的目光下一次次攀上高峰,十几分钟却如半个世纪般漫长。  路边一个个塑化而成的香艳雕塑无声的向她诉说着这里曾经发生的一切,她们脸上依然保留临死时的兴奋与诱人,赤裸美艳的身体在失去生命后诱人依旧,却被那些可恶的男人摆成各种耻辱而羞人的姿势。如果自己也,如馨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这种想法——可自从看到那个撅着肥美的翘臀趴在路边的无头塑化女屍后,这种想法就像按不住的苗头般一次次冒出。  「啊!」一棵摇曳生姿的柳树下,她这位成熟美艳的少妇双手扶着树干,仅能遮住大腿的短裙推到胯部,丰腴动人的美腿在男人毫无保留的冲击下颤栗着。  双手反绑的美艳的妇人挂在树上,赤裸的胴体一次次疯狂的挺直,雪白的大腿张开战栗着,绷紧的脚尖、无力挣扎着的双臂衬托下,她的本就性感的肉体越发诱人。  「上个礼拜的这个时候,她和你扶着同一棵树,就连当时的叫声也和你一样动人!」  「啊!」双臂被男人从后面握着,空虚许久的下体被坚实的男根充满,一路上积聚的欲念彷彿忽然间爆发出来在,男人冲击下一次次催发。内心深处竟是隐隐希望一直被如此淫荡的玩弄,就连在这里被处决,那种之前想像都感到恐惧的事情,现在竟是隐隐有些期待。  她从未想过一向循规蹈矩的自己居然会在这个地方被一个男人玩成这样,怕是认识自己的人都不敢相信吧,这位美艳的妇人此时就像小时候偷吃了蜜糖的小女孩,怕被抓住却又忍不住炫耀。  颤栗的双乳,生命最后的兴奋与绝望,以及那分开的双腿间如泉涌般的爱液,而对面树枝上女人最后的表演无时无刻不骚动她激动的心扉,与身后男人充满力量的冲击一起一次次把她送上巅峰。  悠扬的呻吟声在林中回荡,隐约间,那晃动的雪白如垂柳般摇曳生姿。  妇人在最后一次疯狂的挣扎后静静的挂在树上,一股清亮的尿液从那精致的红色高跟鞋尖淅淅沥沥的淌下。  成熟美艳的如馨被男人牵出树林,饱满的酥乳,娇美动人的容颜,雪白丰腴的大腿每一次迈动都带着无尽风情,认出这女人就是刚刚树林中呻吟的主人,不少人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一片诱人的绯红爬上如馨的脸颊,身体却再次不争气的兴奋起来,让她感到无比羞耻的是,自己居然有些享受这种感觉。  灼热的目光中,她被男人牵到公园一侧的小广场。  浑身赤裸的少妇反绑着双手跪在地上,娇艳的红唇中狰狞的肉棒疯狂的进出,两颗丰硕的奶子跳动着。人们有的侧目而过,更有的目不转睛的盯着着香艳的一幕,更有人把目光落在被牵着的如馨身上,几个好事的年轻人甚至吹起了花哨的口哨。  「你想做什么!」当自己脖子上的铁链被绑在钢管上,如馨忽然有种不妙的感觉。  「夫人,很多像你这样的女人都喜欢这个地方!」男人凑到她耳边:「我有事到外面,这段时间只好委屈你呆在这里了,为了不让您觉得闷,我想对您的身份稍稍做些改变!」  「什么!」  「从现在开始,夫人你不再是我一个人的奴隶,而是这里所有人的,一位随时可以被宰杀的公用熟妇!」  「不!」明白他话中的意义,却无法阻止男人打开项圈上的一个活扣,鲜艳的公用熟妇标志出现在她雪白的脖颈上。  「夫人,只有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后我会回来带您走,当然,前提是您还活着!」  男人们炙热的目光让如馨一阵心慌,他们一个个似乎漫不经心的走过来,却恰恰把自己围在中间。  身体被一个男人从后面抱住,仅余的两个纽扣被解开,胸前的骄傲被两只可恶的手握着,身体彷彿被电流击中般瞬间战栗起来。  「就要在这里和这些素不相识的男人淫乱了吗!」酥乳被陌生男人握在手中,身体几乎毫无保留的暴露在人们面前,那近乎顶着自己要害的灼热让她几乎无法呼吸,没有女人的优雅与娴静,再也享受不到男人们谦卑的叫自己夫人时的矜持与高傲,或许,自己曾经的身份正是现在这些男人兴奋的原因……  可是她却真的无法拒绝,似乎,这原本就是她的宿命……  飢渴的肉体被炙热的肉棒毫无保留的刺穿,在众人眼中,这位美艳动人的夫人雪白的脖颈高高扬起,喉咙里发出销魂呻吟,两条雪白丰腴的美腿也疯狂的伸直,随着她娇媚的肉体一次次的战栗……。  「不要!啊,啊!」诱人的呻吟声更激起男人的欲望,纤细的双手几乎无法抓住铁桿,她美妙的身躯时而被狠狠的压在长桿上,伴随着男人毫无保留的充满,她迷人的肉体彷彿过电一般,雪白的奶子颤巍巍的抖动,浑圆迷人的臀部起伏间,水蜜桃般粉嫩诱人的妙处被一根黝黑的鸡巴插的汁水飞溅,少妇迷人的娇羞与风韵让还未上手的男人很不得把她生吞活剥。  「廖姐!」不远处年轻人手里的东西砰的一声落到地上,难以置信的火热目光让她几欲崩溃。久经世事的她早就读懂了这个邻家男孩心中的爱慕与幻想,女人独特的虚荣让她一直暗自欣喜,不经意间总是会忍不住撩拨这个大男孩。  她努力别过头,让人无法看到自己布满娇羞的脸,丰腴美艳的肉体却在这突如其来的刺激下攀上了顶点,疯狂的夹着男人的肉棒颤栗起来。  「唔!」她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肉体,在数不清的男人面前挺直了身体,一双美目圆睁着,就连灵魂也似乎离开了身体,丰腴的肉体本能的以最为诱人的方式摇摆着,让人羞耻的下体紧紧夹着男人肉棒喷出一股股晶莹粘稠的爱液。  这就是女人的天堂吗,男人们灼热的目光彷彿利刃般刺穿了她的肉体,让她无处遁形,却也忍不住一次次达到兴奋的顶点。  恍惚间,她彷彿看到男人抽出肉棒,在他们阵阵哄笑声中,自己仰躺在地上,两条雪白的大腿叉开,丰腴的肉体一次次挺起,一股股羞人的爱液从自己淫贱的尻穴里喷涌而出。  这,就是熟妇公园的意义吧,似乎也真的不错,廖如馨已经开始希望那个该死的傢伙晚点回来了……  「夫人,我的肉棒和你老公比怎么样!」  「唔,不要!」  「不要,我就不插了!」  「唔,不要,呜呜,你的比他的,啊,啊,要……」  不觉间,优雅美丽的夫人成熟风韵的肉体已经沉浸在淫乱中无法自拔,雪白的肉体被几个男人夹在中间,呻吟着、颤栗着,饱满的肉穴与紧窄的菊门被不同的肉棒充满,雪白的身体上佈满了诱人的绯红,在男人冲击下动人心魄的扭动着,一次次攀上快乐的巅峰。  公园的气氛也在她婉转诱人的呻吟声中热烈起来。  人们的哄笑声中,她如母狗一般趴在地上,雪白丰腴的臀部之间,粉嫩诱人的桃园密处毫无保留的展露在众人面前,那水蜜桃般的美鲍微微鼓起如小嘴般呼吸着,粉红的肉缝中彷彿永不停息般向外涌着爱液。男人抓着她头发,她美丽的脑袋被迫抬起,佈满迷雾的双眼,绯红的脸颊让人禁不住有再凌辱她一番的冲动。  「骚货,让你看场好戏,待会就轮到你了!」啪的一声,男人的巴掌狠狠的落在她丰满的翘臀上,壮硕的男人又一次毫不留情的插入。  廖如馨的面前,刚刚吞吐着男人肉棒的女人双手反绑在身后,两条大腿羞耻的分开跪在草地上,她的脸上带着廖如馨心知肚明的潮红,水汪汪的下身间或喷出一股股粘稠的爱液,连带着饱满的腹部抽搐着,丰腴肉体也的一次次不由自主的挺直。  「她……」廖如馨抬头向上看去,她身后,魁梧的男人高高举起鬼头大刀。  「啊!」廖如馨惊叫声中,大刀毫不留情的落下,人群中一阵兴奋的骚动。那和如馨年纪差不多大的女人脑袋划了一个美妙的弧线滚落在地上,咕噜噜的滚了好远,那无头的屍体却依然跪在地上,摆子般颤栗着一次次疯狂的挺直,两颗雪白的奶子疯狂的摇摆,双腿间爱液如水箭般涌出。  「好!」一阵兴奋的惊叫之后,人们大声叫着好,而那具无头的艳尸却依然在地上颤抖着喷发了几十秒这才砰的一声倒在地上,两条雪白的大腿不甘的挣扎了好一会这才停了下来。  而此时,廖如馨的目光似乎定格在那女人脑袋刚刚被砍下来时的瞬间,那张带着兴奋迷茫甚至解脱的脸。  「一会把这骚货也砍了!」身后狠狠冲击的男人的话彷彿把她打入深渊。  「不,唔,你们,不能这样……」男人一次次冲击彷彿敲响了廖如馨的丧钟,就连话这位美丽的夫人也说不清楚了。  「夫人可您脖子上的标志证明您是愿意的!」  她还想再说话,性感的嘴巴却被一根迫不及待的肉棒堵上。  「夫人,您可以想像,您性感的无头艳尸像刚刚那个女人一样摆在地上,所有人都能过来观赏,您这样美的穴,这么大的奶子,这样风骚的身体,如果您愿意,我们还可以在你穴里插上一根棍子,在您的肚皮上写上骚货某某,让所有人都能看到您淫贱的肉体,这是多么让人兴奋的事情!」  「呜呜!」她还待反抗,身体却忠实的攀上了另一次高峰。  「夫人,您叫什么名字!」  「廖……如……馨!」她呜咽着道,恍惚间彷彿感觉到昨日丈夫在自己耳边呢喃的温馨。  「想想,一具肚皮上写着『骚货廖如馨』的无头艳尸戳在公园门口是多么美妙的事情,那会让多少人知道您的风骚淫贱,说不定您的丈夫也会看到!」  「你们不能……」她的话说到一半被一根肉棒堵了回去,男人的话让他想到刚进门那具性感的无头艳尸,性感的肉体再次不由自主的战栗起来。  刚刚失去了脑袋的无头艳尸旁,性感美艳的廖如馨疯狂的和男人们交合,丰乳肥臀,雪白的肉体变幻出各种诱人的形状,饱满坚挺的酥乳、性感不失纤细的腰肢、更让男人疯狂的是她一双圆润的美腿彷彿充满了韧性,夹的人腰都直不起来。  那性感撩人的肉体如成熟的水蜜桃般充满了甘甜的汁液,被春水充盈着的蜜壶,似乎怎么开採都不会乾涸。  绵长诱人的娇吟声中,廖如馨仰躺在地上,浑圆雪白的大腿淫荡的被男人分开按在身体两边,男人抽出肉棒一股股生命精华尽数射进她颤栗着的雪白肉体上,更有人拿着不知哪里找来的拐棍拨弄着她两片湿淋淋的向外翻开的花瓣,让那向外涌着蜜汁的幽密洞穴完美的暴露在人们面前。  「砍了这骚货的脑袋吧,她已经迫不及待了!」有人大声叫道。  「夫人,众意难违?」  人们哄笑声中,廖如馨缓缓坐起,两条雪白诱人的美腿交叉着,美丽的脑袋歪到一边,动人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赤裸诱人的肉体,从容优雅的动作一时间让现场的男人明白她究竟是一个何等美丽动人的女人。  「我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她优雅的站起来,绑在身后的双手让她娇躯止不住的踉跄,却也为她性感的身体增加几分别緻的诱惑。高跟鞋上,她性感迷人的身体摇曳着,挺翘的酥乳、圆润的翘臀,浑圆迷人的双腿无不透着成熟的魅力。  这个妖精般迷人的女人穿过人群,来到一个青涩的少年面前,踮起脚尖凑到一个少年耳边。  没人知道她说了什么,只见那少年的肉棒被她一双玉手熟练的握住套弄着,浓浓的阳精喷到她雪白的肚皮上。  「不要忘了我刚刚的话哦!」她嫣然一笑在少年脸上轻轻一啄,那一刻的风情让男人们为之疯狂。  「夫人,您今天的死亡方式很有难度哦!」  六七十公分长的木棍立在地上,一端被做成男人阳具的样子,如馨见了那东西便明白是什么意思,嗔怒的瞪了那些看自己笑话的男人一眼,风情万种的走上前,饱满迷人的尻穴对着那矗立着的木制阳物缓缓坐下。  「受不了!」却见那充盈了春水的肉穴把木质肉棒缓缓吞入,不知是那个终於忍不住掏出肉棒对准这美艳的妇人丰腴的肉体套弄起来。  「嗯,啊!」廖如馨半蹲在地上,纤细的腰肢扭动,丰满的臀部上下摇摆,充盈着蜜汁的妙处包裹着木棍,疯狂的套弄中淫水顺着木棍淌下。  「这,就是自己最后的表演吧,还真很特别呢!」廖如馨仰起头轻轻的甩动着长发,绑在身后的双手让她有些不自在,却带着一些别样的刺激。  怕是在昨天,也无法想像自己今天会在这里众目睽睽下做这种羞人吧!女人其他的想法中,她竟是有些自得!  那些男人怕是爱死自己了吧,她不无兴奋的想着到,如果老公他,他看到,忽然间她似乎看到了自己穿刺在公园门口的无头艳尸。  怕是她们那个时候也像自己这样吧!男人的叫好声中,廖如馨脑袋里无数奇怪的想法彷彿没有穷尽,成熟美艳的肉体竟是不觉间被那根木棍送上了顶峰,饱满的肉穴包裹着那东西战栗起来。  人们兴奋的把肉棒插进这美艳妇人性感的嘴巴里,对着她性感的肉体套弄着肉棒。  不知哪个男人从她嘴巴里抽出肉棒后,手持大刀的男人狞笑的走过来,冰冷的刀背贴着她的脸颊划过,廖如馨性感的肉体颤栗起来,却是更加疯狂的摇摆着臀部,彷彿要用性欲摆脱死亡到来的恐惧。  盘起这位性感迷人夫人一头长发,刽子手挑逗似的用大刀划过她娇嫩的肌肤后高高举起。  彷彿已经知道自己的命运,廖如馨美丽的脑袋忽然间高高扬起,性感的肉体猛的挺直,两颗饱满的奶子在人们面前疯狂的颤栗起来,那肥美的尻穴更是毫无保留的裹着木棍蠕动起来。  锋利的刀锋划过,这让无数男人恨不得生吞活剥的美艳妇人顿时身首异处,美丽的脑袋上带着尽是兴奋与不可思议,无头的肉体依然保持着刚刚的样子颤栗。  澎湃的爱液从无头艳尸下体喷涌而出,顺着木棍淌到地上,男人们对着这具性感的艳尸疯狂的套弄着,一股股白色精液射在她美艳动人的肉体上。  失去了脑袋,伴随着毫无意义的颤栗,廖如馨无头的性感肉体本能的扭动着,六七十厘米的木棍在爱液的润滑下一寸寸戳进她美艳的肉体,两条雪白的大腿却一次次反射性的踢蹬。  待到木棍整根没入,她丰腴动人的肉体又抖了一分多钟次彻底没了动静,这位美艳的夫人戳在那根丑陋的木棍上,两条雪白大大腿淫荡的折叠着分开,整个人彷彿一只被穿在烤串上的青蛙。  意犹未尽的男人拿起她的脑袋放在胯下套弄起来,更有人翻倒她无比诱人的艳屍从后面打起炮。  想到刚刚这位妇人风情万种的动人摸样,男人们尽情的奸淫着这具性感的无头艳屍,直到为她奉献出最后一滴精液。  两具性感的无头艳尸被抬出公园砰的一声扔到地上,一个小时时间,她们被摆成各种姿势让路人大饱眼福。  夕阳西下,少年出神的望着门口穿刺桿上性感的无头艳屍,那丰腴动人的肉体曾经在自己梦中无数次出现过,饱满的双乳、雪白浑圆的大腿,还有那曾经然他无数次想像过的幽密此时却被一根长桿毫不留情的充满。  「小光,答应姐姐,晚上不要想着我公园门口的尸体打手枪哦!」  那动人声音彷彿依然在耳边回荡,可她的主人却已经静静穿刺在长桿上。  「周大哥,你怎么来了!」  「有人打电话让我过来接如馨,说她在这里碰到一些麻烦……」男人话没说完,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无头艳尸。  「骚货廖如馨!」雪白的肚皮上几个红色的大字在夕阳中缓缓放大。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你的支持是我继续转帖的动力。[ 本帖最后由 龙葵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