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淫荡人妻  »  【良家人妻的陷落迷局】 (第三部)(09)作者:大宝诱香
【良家人妻的陷落迷局】 (第三部)(09)作者:大宝诱香
字数:11575               第九章    吕绍辉:“是这样……”吕绍辉把吴越、大宝以及跟自己的关系简单介绍了一下当然他不会说真实信息的,然后他把目前自己遇到的难题说了一下,最后他请教【淫民教师】如何能尽快的把吴越搞上手?    【淫民教师】道:“原来是这样啊,这种关系要把人妻搞上手我还是相当有经验的。你这样办:    吕绍辉看完他出的主意一惊,又问道:“真的要这么做吗?万一    【淫民教师】道:“没有万一,这种事我屡试不爽了,只要你按我说的去做准保你能把她搞上床。    吕绍辉:“好吧,那我试试看。    【淫民教师】又开口道:“淫道小菜鸟(吕绍辉的色情论坛ID),你的事情我已经帮你了,下面来说说我的事吧?”。    吕绍辉很是疑惑地问道:“你有什么事?你不是此道高手吗?难道还需要我来帮忙吗?    【淫民教师】道:“就是交换性伴侣啊,我一开始不是就问你了吗?你要是不明白就看一下我今天下午刚刚发的哪个帖子,里面说的很清楚。    “交换性伴侣?这……这事我可是没有答应你啊。”吕绍辉看到他的话心头一惊,连忙回应道。自己刚才只顾着急于向他求教了,根本没有太注意他说过的话,现在回想起来他好像是提过什么交换性伴侣之类的事情。    “先别急着回绝,你先看看我的那个帖子再说,看完你再考虑考虑,反正现在咱们都留了联系方式,以后随时可以联系的。”【淫民教师】好像胸有成竹似得说道。    “好,我看看再说吧。”吕绍辉应付道。吕绍辉才懒得去看什么关于交换性伴侣的帖子,因为按照他的道德观这种事是绝对接受不了的,再说自己也没有可以交换的性伴侣。可是目前还有求于他,还不好一口回绝他,只好先这么吊着他的胃口。反正刚才自己也查过了这个【淫民教师】的IP地址、手机号 都显示:他在南京,离这么远就算将来他知道了自己无心跟他交换后,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    至于刚刚他帮自己出得哪个主意嘛,自己倒是可以考虑一下,试试是不是可行。    ***    ***    ***    ***    ***     大宝好不容易做完了作业,钻出了房间来到客厅,可是当他看到死寂的客厅时他知道妈妈应该是已经休息了,可能是坐车去那么远的地方培训太累了。他望了望吴越房间紧关的房门,只好失望地去洗手间洗漱去了。    洗毕回到房间 关灯后他特意拉开了窗帘,皓月当空银色的月光混合着窗外路灯的光照了进来,大宝躺在床上被这冷寂的月光笼罩住,忽然有种深深的寂寞感,妈妈已经两天晚上没来找自己“美容”了,这让他有些失落。男人一旦体验过了拥着女神交股而睡的那种美妙滋味,再让他孤零零一人躺在床上孤枕而眠就很难适应了。    谁不想拥着这样的女子入眠?    “每晚师傅来给自己培训‘NOIP’课程虽好,可是也占用了自己晚上太多的时间,这让自己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去陪妈妈了。自己跟妈妈在一起的时间明显少了。”大宝躺在床上感叹道。    “还有妈妈的培训到底怎么样了?妈妈的美貌不在刘亦菲老师之下,刘老师天天被那么多学校的男生觊觎着,难道妈妈就不会吗?对了,差点忘记了,自己又忘记给妈妈带哪个录音手镯了,已经两天不知道她的情况了,真担心她也像刘老师那样被人骚扰而自己却茫然不知。不行明天我一定要早点起床好给妈妈戴上那只录音手镯。”想到这里大宝起身抓起书桌上的手机,设定了闹铃时间。又把手机放在了自己的床头,这才安心地睡去。    吴越被手机闹钟吵醒时已是第二天早上6:20左右,匆匆起床又重复昨天早上的程序:洗漱、做早餐。洗漱完正在厨房里忙碌着早餐,忽然被两支臂膀从身后紧紧抱住了,她一惊猛回头去看,可刚扭头自己的樱唇就被一双火烫的唇吻住了。鼻孔里马上传来无比熟悉亲切的气息:是儿子。她刚刚还紧提着的心马上松弛了下来。把螓首斜靠在儿子的肩膀上,紧闭双眸也热情的回吻着儿子。她张开檀口伸出香舌探入儿子的口里,寻找到了儿子火烫的舌头,两舌纠缠在了一起相互盘绕、舔舐 不舍得再分开。    忽然她想到了什么马上推开了儿子道:“宝宝,来不及了,妈妈还要赶时间呢,晚上回来再    可是还不等她说完大宝就不满地说道:“妈,你每天晚上回来都是早早的就睡了,你已经连续两天晚上没来我屋里‘做美容’了。    吴越听到大宝口中说出‘做美容’三个字时脸上一红,娇嗔道:“小色狼,就知道想着这个?妈妈这两天实在是太累了,坐车来回颠簸将近二百公里,白天上了一天的课,晚上回来又是做饭、又是洗刷锅碗瓢盆的。所以一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大宝掏出手镯戴在吴越手臂上说道:“那好吧,既然我不能够陪在你身边,那就让我送给你的手镯替我陪着你吧。    吴越看了看戴在手腕上的熟悉的手镯满足地笑了,道:“还是我的小情人对我最好了,你起这么早就是为了帮我手戴镯吧?    “是啊,妈,你培训要去那么远的地方我不放心你啊。就让这个守护手镯帮我保佑你。”大宝随口编了一套说辞道。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赶紧把早餐做好,乖,你先去餐厅等着吧。”吴越边说着边把大宝推出了厨房。    大宝见录音手镯已然给妈妈戴上了,也就安心地转身离开了。    还是如前两日一样,做好早餐后,吴越匆匆吃了几口后就依依惜别了大宝,赶往小区门口的培训集合点,又开始了新一天的培训。    妈妈一走大宝马上就觉得无聊了起来,他吃完早饭懒洋洋地呆坐在椅子上不知道干什么好,现在还不到跟诚哥约定的上学时间。就在这时传来了爸爸的声音:“咦?大宝,你今天怎么起这么早?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哦,我想早点起床锻炼一下身体,爸,我先去上学了,您慢慢吃饭吧。”大宝慌慌张张地说道,不知道为何:现在大宝不敢单独面对自己的父亲,每当他单独跟父亲在一起时,总有种小偷碰到失主时的那种惊慌感。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做贼心虚吗?    “这么早就去上学吗?不等小诚了吗?”谭刚对自己儿子今天的异常颇感疑惑。    “不了,爸,我想早点去学校。我还要收作业呢,以前每天去的太晚常常都感觉时间太紧张。”大宝编谎道,说着就去自己房间收拾书包了。    “那也好,早点去学校也好,就不用天天慌里慌张的了。”谭刚道。    大宝逃出家门像往常一样坐上了十九路公交车,上了车他才发现车上的人比平时他上学时少了好多,有好几个空位置。这十九路公交车的始发站就是上一站的石油城,紧邻大宝家的这一站,所以川庆小区这一站也近似于始发站,只要不是上下班高峰期都会有几个空座的。    “太好了,没想到只是比平时提前了二十分钟这车上的人就少这么多。”大宝心情愉悦地挑选了一个车后排临窗的位置坐下。    今天起床早了大宝有点没睡饱,于是他靠在座位上闭上眼假寐。大宝刚迷迷糊糊要进入睡眠状态就被公交车的一个刹车晃的头磕在了车窗上,他一下子被磕醒了。随后传来“嗤”的一声公交车汽门开启的声音,接着就是一阵乘客嘈杂地挤上车的声音。    “真烦人,这才开了几分钟啊就停车?”大宝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睁开眼睛看向窗外。    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不远处,他此刻正站在一辆旧越野车前正关切地向公交车看过来。    “这不是师傅吗?他怎么会在这里?难道他知道自己要坐这趟公交车?特地来等自己?”大宝连忙隔着玻璃向吕绍辉招手,可是吕绍辉好像置若罔闻,根本就没有看大宝这里。    公交车缓缓地开动了,吕绍辉也转身上了他的那辆越野车,发动车向西驶去。    “咦?师傅不是来找我的,那难道他是来送人的吗?”大宝忽然想到了什么眼前一亮,抬眼看向刚刚挤上车来的人群。    果然在离自己不远的人群中找到了卓尔不群的刘老师,她虽着一套朴素淡雅的青色束腰套裙,可仍然无法掩盖她的气质冷艳绝美,貌若天仙!在大宝看向刘老师的同时,亦有好几双各色男人的热切目光上下扫视着这位掉落凡尘的仙子。    “哎,看来刘老师不仅仅是让学生们着迷啊,这些社会上的成年男人的目光明显更加地痴迷啊。不能再让刘老师就那么站着,让他们不怀好意地肆意窥视了。”想到这里大宝忙起身招手喊道:“刘老师,刘老师,快请过来坐这里吧。    刘亦菲听到有人喊“刘老师”,于是习惯性的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只见一个身穿市一中校服的高瘦学生在向自己招手,示意要让给自己座位。    刘亦菲犹豫了一下再仔细端详哪学生相貌只见他:剑眉入鬓、目若朗星、面如冠玉 、 唇若抹珠 ,一副清新俊逸的容貌,颇是讨人喜欢。看他目光真诚恳切,毫无半点邪念,刘亦菲断定:他跟校霸梁嘉强不是一种人,应该是诚心给自己让座的。于是她轻移莲步扶着车座走了过去。    大宝只觉一阵淡淡的香风袭来,磬人心脾顿时让人陶醉不已,见刘老师走到近前,他慌忙让开了座位,并诚惶诚恐道:“刘……刘老师,快坐下吧”。    刘亦菲原本性冷孤傲不喜与人交谈,可是面对这学生如此热忱、善意,如果不道谢就显得太没礼貌了,于是她边优雅地坐下边道:“谢谢你,你是哪个班的?我怎么不认识你?    “我……我是高 一二班的,我……我叫:谭大宝,刘老师。”大宝第一次与天仙般的刘老师对话受宠若惊,无形中有些慌乱,竟自报姓名,他没有意识到刘老师并没有询问他的姓名。    “哦?是高 一新生啊,可是我又没有教过你们课,你怎么会认识我呢?”刘亦菲不解道,她本以为大宝是高 二其他班级的学生,没想到居然是新生,她可是从来没有教过新生课的,才到校不到一个月的新生居然也认识她,这就让她觉得意外了。不过大宝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说过,到底是谁提起过这个名字她一时有些想不起来了。    “您是学校男生们心目中的女神,哪个男生会不认识您?”大宝见女神频频与自己说话,心情激动竟将真心话说出,不过说完后他有些后悔,这话说得是不是太过轻佻了?他暗自责怪自己一见到这种仙子便被夺走了心神,心脏嘭嘭乱跳,好像自己都失去了思维能力,竟然胡言乱语了起来。    “什么女神?你这孩子快别乱说了。”刘亦菲娇嗔道,说完扭头看向窗外不再理会大宝。    可是目光犀利的大宝还是在她转向的那一瞬看到了:她微微翘起的嘴角,和她露出的迷人笑容。大宝现在早已不是情场菜鸟,每天都周旋在两个美女之间,已经对女人的表里不一,深有体会。他渐渐对女人的脾性有了深刻的了解:越是不着痕迹的夸赞,她们越是喜欢。就像刚刚的刘老师虽然装作不在意,可是她的微笑还是暴露了她内心的愉悦。外表冷艳不代表内心亦是冰冷,再高冷的女神也摆脱不了女人的共性。    大宝靠在座椅上扶着把手想着自己的心思。公交车一个刹车又到达了下一站,大宝一不留神被晃前了两步,正好靠在了刘亦菲身上。大宝只感觉自己的下半身像是靠在了一团海绵上,温暖舒适,而他的头也真好来到了刘老师的头顶,这里刘老师所散发的体香更加的浓郁,而且居高临下正好可以透过刘老师上衣裙的领口,看到两只雪白半球状玉乳,以及挤压这两只玉兔所形成的深深的乳沟!只见两个乳房肌肤胜雪,丰盈饱满,挺拔婀娜,不禁让人浮想联翩。大宝嗅着刘老师醉人的体香,欣赏着不时随车体晃动的美乳竟不舍得再离开了。    公交车又发动起步了,可大宝没有再回到他原来靠座椅的位置,而是赖靠着刘老师的身体不舍得离开了。随着汽车前行的颠簸他的大腿摩擦着刘老师香喷喷的身体,欣赏着随车体晃动的娇乳美肉,大宝内心说不出的惬意。他竟掩耳盗铃的想着:“千万别被刘老师发现啊。如果被她发现那自己给她的印象跟哪个校霸梁嘉强 还有什么区别?    刘亦菲好像没有察觉似得,一直都在看向车窗外川流不息的车流。只是在公交车到达中转站时,她才颇有深意地回头看向大宝,大宝自知自己的行为被识破,他老脸一红,扭头飞快地跑下了车。    大宝又上了七路车,这是路过到市一中的公交车。由于这里是七路车的终点站所以车上还有几个空位。大宝见人越上越多,可刘老师还没有赶上来,他担心刘老师又没有了座位,情急之下他把自己的书包放在身前的一个座椅上想帮刘老师占座。    不一会儿刘老师终于走上车来,大宝连忙招手指着自己用书包占的座位,示意刘老师去坐。刘老师缓缓地走近等到他身边时却没有停留,而是走向了后排,大宝诧异的扭头看向后面,原来在最后排角落里还有一个空位子,刘老师径直坐在了哪里。    大宝失落地扭回头,同时把书包也背在了身上腾出了哪个位置。他内心懊悔极了:“肯定是刚才自己靠在刘老师身体上,被她发现是故意的。哎,以后估计自己在她心目中的印象跟哪个梁嘉强一样了。    就这样大宝在自责中迷迷糊糊的就被载到了学校门口的公交车站,他下车后就火速跑开了,他可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跟本校的女神老师坐一趟车,那样也许会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大宝跑到教室,空无一人,他今天提前了二十分钟来上学是班里第一个到的。等同学们陆续来到,大宝收了作业本,又和往常一样同赵丽颖一起做伴交了作业回来。    刚坐回到座位上,大江就忍不住靠过来说道:“大宝,汪叔已经答应帮你解决哪个纠缠你师母的家伙了。不过他让我问问你详细的情况,最好能知道哪个人的姓名、资料,要是有照片就更好了,他好先去查查他的底细。    “哦?真的吗?那就太好了。他叫:梁嘉强,照片我没有,不过我可以领你们看看他,咱们可以用手机给他拍几张。”大宝听说汪叔肯帮自己高兴地说道。    “那好吧,大概什么时候?我好通知汪叔。”大江追问道。    “今天中午吧,你们中午就到学校食堂来吃饭吧,正好可以给哪个家伙拍照片。”大宝道。    “什么?难道哪个人是咱们学校的?”大江吃惊地问道,大宝一直都没有告诉他实情,所以他一直以为哪个无赖是别的学校的学生。    “是咱们学校的怎么了?有什么区别吗?”大宝看到大江如此吃惊不解地问道。    “当然啊,如果是本校的万一教训他以后他到学生处去告状怎么办?咱们不会被开除吧?”大江不安地说道。    “呵呵,没事的,学生处也早就想收拾他了。你放心吧,不信等中午我领你看看你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大宝怕大江打退堂鼓,连忙跟大江解释道。    “是吗?那好吧,中午先看看再说。”大江不是很肯定地说道。    时间如白驹过隙,上午的四节课在不知不觉中就这么过去了,大宝约了大江在学校操场边上等着汪叔,这里是停车场到教学区的必经之路,事先大江给汪叔打了电话,让他进学校来找他。不多时虎背熊腰的汪叔赶了过来,大江又把大宝的意思简单跟汪叔边走边介绍。    学校的食堂是不对外开放的,只针对本校学生开餐。而汪叔一看便是社会上的成年人,所以大宝跟大江商议:他们三人不去打饭,而是坐在靠近门口的食堂角落里等待梁嘉强的出现,等认完人,拍了照片后再去校门口的那家饭店简单吃点顺便商议一下以后如何行动。    食堂里大部分都是住校生还有一小部分是离家较远中午不方便回家的走读学生,人很多也很嘈杂,所以几乎没有人注意到汪叔这个社会人员的存在。    三人在角落里约莫等了有十分钟左右,冷艳绝俗的刘老师出现了,当然不出意料的梁嘉强就在刘老师身后两三米尾随着,盯着刘老师因走路而不停颤动的臀部一脸的坏笑。    大宝连忙给汪叔指点到:“汪叔,就是他,这人就是我跟你们说的哪个梁嘉强。    汪叔迅速拿起桌上的手机对着梁嘉强照了几张,然后冲大宝点了点头示意他已经拍好了。按约定拍好了照片三人就可以离开了。    “大江,咱们走吧,去外面吃饭顺便商量一下。”大宝小声道。    可半天没等到大江的回话,他奇怪地回头看了一眼坐在自己内侧的大江,可这一看好悬没把他给气死。原来大江这货居然痴痴地望着刘老师远去的背影张大了嘴巴,嘴角的哈喇子都流了出来。    大宝一气之下拍了一下大江肥嘟嘟的脑袋气愤地说道:“大江,你在搞什么?叫你过来是看哪个梁嘉强的,你可好居然    大江被大宝一拍之下这才收起那副贪婪像,不好意思地冲着大宝说道:“大宝,哪个女老师真的是你的师母?也太漂亮了吧?比咱们佟老师也不次啊。    大宝摇摇头无奈地叹息暗自想到:“这个大江哪里都好,可就是太好色了。才第一次见刘老师就这种德行。    他答非所问道:“大江,汪叔已经拍好了,咱们先走吧?    “等一下,再观察一下。”大江望着正在打饭的刘老师说道。    “那好吧。”大宝无奈,大江不动汪叔当然也不会动的,他只好也坐下来陪着大江继续欣赏刘老师的倩影。    还是和前两天一样,刘老师打完饭就直接拎着饭盒回宿舍去了,而梁嘉强也端着饭盒追了出去。    大江看到这情形连忙也拉着大宝道:“大宝,快,咱们也跟上去,别让你师母吃亏啊。    “算了吧,大江,刘老师直接回宿舍了,不会有事的,梁嘉强只是在外面赖着而已,进不去的。    还不等大江说话就听到汪叔感叹道:“没想到现在的学校怎么这么乱啊,学生都可以明目张胆地追老师了?我们上学那会儿这种事想都不敢想。    “好了,汪叔,你先去车里等我们,我们去看看那小子会不会对刘老师不利。”大江急火火地吩咐道,说完就拉着大宝要追上去。    “我说大江啊,你们都是同校的同学,小心点最好别暴露了,处理这种事情以后就交给我吧。”汪叔叮嘱道。    “你放心吧汪叔,我们只是去看看。”大江说完,拉着大宝跑出了食堂。    “大江,慢点,追得太近会被发现的。”大宝对大江莫名的热情搞得有点措手不及,本来是自己求着他来帮忙的,他还提了条件,没想到现在他比自己还积极,真是个见色忘义的家伙。    到了教师办公区楼下,大宝拉住了大江道:“咱们还是别上去了,会被他发现的。    “哎呀,大宝,我怎么才发现你的胆子这么小?咱们又没有做亏心事,难道还怕他看不成?反倒是他做的才是无耻的事情呢。”大江义正词严地说道。    大宝一听也是有理,但谨慎的他还是道:“好吧,不过上二楼后你跟我来,咱们装作去右边楼道的教师厕所。    二人装作有声有笑的来到二楼,见那梁嘉强背对着一间宿舍趴在楼道的围栏上捧着饭盒吃饭,他们上来后梁嘉强看了一眼他们,看到了大宝,知道他爱去教师厕所就懒得再看他们了,继续扒着饭盒吃饭。    大江假意跟着大宝转向了右手的楼道,却又扭头仔细地看了看那间宿舍的门牌号:217室。    “大宝,这家伙也太放肆了吧?居然敢堵在老师的门口?”大江有些不敢相信的道。    “是啊,要不是学生处都不敢管他,我会找你吗?”大宝道。    “那你告诉你师傅知道了吗?”大江关切地问道。    “这种事我帮他解决就行了,不想让他操心,再说碰上这种无赖,一般的人是惹不起的。所以才找你啊。”大宝不无恭维的说道。    大江果然得意地拍胸脯道:“你放心大宝,我肯定让汪叔帮你师母解决这个无赖,管教他以后不敢再缠着你师母了。    两个人就这样躲在厕所里你一言我一语的聊了起来。    “对了,大宝,你师母是教什么课的?”大江问道。    “语文。    “语文啊,哎呀,太好了,我语文课也很差的,尤其是一些语法我都搞不清是什么东东。等帮你师母解决哪个无赖的纠缠后,你能不能跟你师母说说帮我补习一下语文课啊?”大江渴望地望着大宝道。    “这……好吧,我试试看。”大宝知道现在有求于人不好拒绝,只好假意答应道。不过就凭大江哪个色样,他肯定是不会帮他说这种事情的。如果刘老师去帮大江补习语文,那可真是:刚出了狼窝又钻进虎穴啊。    “诶,大宝,你师傅家住在哪个小区啊?”大江又问道。    “跟我们家距离很近。”大宝不想告诉大江详细地址,所以故意含糊的说道。    “哦?原来也住的那么偏远啊,那你师母岂不是每天也要挤公交车倒车?哎呀,太辛苦了,你以后还不如叫上你师母一起坐我的车嘛。反正也顺路,你说是不是?”大江继续顺杆爬道。    “这……”大宝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大江了,虽然知道好色的大江是想趁机接近刘老师,可是他的主意倒是不错,总比让刘老师挤在公交车上被梁嘉强纠缠骚扰强吧?    ***    ***    ***    ***    ***      吴越她们上午上完公共培训课程又来到自助餐厅打饭,由于有了经验所以这次就连赵凝萱也自己带了新买的饭盒来,三人现在虽都换了德Y分公司的普通工装,可依然掩饰不住国色天香的姿色,三人如一道靓丽的风景来到餐厅打好饭后又匆匆离去,她们的身影依然吸引了不少餐厅里男性学员们的目光,随着她们身影的消失餐厅里响起了一声声惋惜之声。    三人回到宿舍边聊天边吃着饭菜,随着慢慢地接触赵凝萱也渐渐跟吴越、肖寒梅 熟络了起来,跟她们两人在一起时也不再那么冷冰冰了,三人越来越投缘。    三人刚吃完饭不久就响起了敲门声,好动的肖寒梅跑去打开了房门,只见一个培训基地的女职工抱着几本书走了进来。    “你们好,请问那位是吴越?”她客气地问道。    “我就是,有什么事情吗?”吴越看着来人疑惑地问道。    “哦,我是培训管理处的,上午我们刚刚接到总公司人事处通知你以后的专业培训课程要改为:酒店管理了,这是培训教材,我顺便帮你带过来了。”哪人说着把手中的教材递给了吴越。    “什么?酒店管理?是不是搞错了?我的专业是 分析化学啊,我从来就没有接触过什么酒店管理啊。”吴越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吃惊地问道。    “你是德Y分公司的吴越吧?”哪人复又问道。    “是啊。    “那就没错了,总公司人事处专门发了传真给我们的,不会有错的。”哪人肯定地说道。    吴越被搞得一头雾水只好收下教材,茫然地目送来人转身离去。    “吴越姐,这事你真的一点儿都不知道吗?”肖寒梅看到吴越惊讶的表情后凑过来问道。    “确实一点都不知道。事先也没人跟我说过啊。”吴越道。    “这事应该跟正在进行的咱们的国有企业改制有关系。可能是这两天他们开会刚刚决定的吧?”赵凝萱也插言分析道。    “国有企业改制?可咱们的分公司主要是做矿区勘探开发的啊,难道也要准备开酒店了吗?”吴越不解道。    “吴越姐,你不知道吗?其实咱们总公司在成都就有两家星级大酒店。听说效益还不错呢。”赵凝萱又补充道。    “嘻嘻,吴越姐,他们不会是打算把你调到总公司的星级大酒店去工作吧?”肖寒梅在一旁笑道。    “真要是那样我可不去,我还得守着家照顾孩子呢?再说这种事情总应该事先跟我商量一下吧?”吴越着急道。    “吴越姐,你也别着急,要不然你问问咱们人事部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肯定清楚。”赵凝萱劝解道。    “是啊,吴越姐,你问问咱们人事部吧。”肖寒梅也随声附和道。    说道人事部,吴越马上想起了刘志威,可是自从那晚刘志威在家里对自己图谋不轨后,吴越内心就很惧怕他,更不想再跟他有什么瓜葛了。于是她叹气说道:“这种事人事部的小职员肯定不清楚,领导嘛我也不太熟悉啊。    “没事,吴越姐,我帮你问一下。”肖寒梅主动请缨道,说完她走到她的书桌前打开精致的小手包,取出了她的手机开始拨号。    “喂,刘处长吗?我是肖寒梅,我正在宿舍里跟大家在一起,我有个事情想问一下你……”肖寒梅担心刘志威在电话另一头说出过分亲昵的话,所以一开口就把现在自己的情况先说了一下,然后才认真地问起了吴越的事情,大约五分钟后她才挂了电话,转过身走到吴越床前对她说道:    “吴越姐,这个事刘处长也不是太清楚怎么回事,他也是快中午时才接到总公司人事部的传真。他还以为是你自己找到门路调整了培训计划呢。不过关于酒店那事倒是的确有这么回事,公司打算把咱们的招待所稍微改造一下对社会开放变成大酒店,将来一些被淘汰下来的闲散人员都安置在大酒店里再岗,这样就不会给公司的改制造成阻力了。    “吴越姐,既然已经这样了,你也就不用再多想了,这事反正不是坏事,估计用不了多久你就会知道真相了。”赵凝萱在一旁劝解道。    “嘻嘻,应该是好事才对啊。吴越姐,就你一个去培训酒店管理,将来肯定是要让你来管理咱们新成立的大酒店了。你一下子就高升成总经理咯。”肖寒梅笑道。    “你这丫头真会想好事,我一点经验都没有怎么可能?好了,这事就这样了,咱们还是抓紧时间休息一会儿,下午还要上课呢。”吴越最后说道,此时她的心情已经平静多了,经过反复斟酌她也觉得这事肯定不是一件坏事,对自己来说搞不好还是个大机会呢。自己都已经在检验处工作了将近二十年了,天天重复相同的工作都已经乏味了,已经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了。如果此时去尝试一下新的工作、新的工作环境对自己来说绝对是个机会。想到这里她安心地和衣躺在了宿舍的床上小憩了起来。    下午吴越按照培训课程表上的说明,去寻找哪个酒店管理培训教室,这个酒店管理培训可能是因为跟川庆公司的主流业务不搭界,所以被孤零零地安排在了三楼的一间小教室里。    当吴越开门进去时才发现教室里已经几乎坐满了,本来就不大的教室总共十张桌子,可每张桌子都已经被人占了,在这里培训的女学员竟 比男学员多,不过她们大多数都是两人一张桌子,看她们穿着相同的职业套装就知道她们应该是一个单位的,倒是有一两个单坐一桌的女学员,可当吴越看过去时人家马上低头看起培训资料来,很明显是不愿意让她坐过去。另几桌男学员倒是很好奇的上下打量着她,可是她却不想坐过去跟陌生的男人一桌。    正在她左右为难时,一个眉清目秀、似是刚毕业的大学生站了起来,礼貌地说道:“是新来的学员吧?坐这里来吧,我这张桌子好像是加长的,倒是宽敞。    吴越听到他的话特意看了一下他的桌子,哪张桌子在最后一排,果然比别的桌子好像长出来十几公分的样子。再看那年轻的男学员:温文尔雅、落落大方,而且还明显带着刚出校门的那种热情,看上去倒是让人很有好感。    马上就要开课了,吴越不再迟延直接就走向了最后一排哪个年轻人的桌子。刚刚落座,哪个年轻人就双手递过来名片,十分礼貌地说道:“你好,我叫卢正霖,是成都天府阳光酒店的。    吴越赶忙双手接过名片看了一眼:成都天府阳光大酒店 卢正霖 ,客房部经理助理。看完吴越抬头道:“不好意思啊,我没有名片。我叫吴越,是德Y分公司的。    “哦,原来是德Y分公司的啊,幸会幸会。不过德Y分公司也有大酒店吗?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啊?”卢正霖一脸狐疑地问道。    “还没有,可能不久的将来才会成立吧。”吴越解释道。    “哦,可是你怎么开课第三天了才来参加培训啊?”年轻人卢正霖继续关心地问道。    “我前两天是在培训分析化学课程,今天才刚刚接到通知让我换了培训课程。”吴越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啊,那太可惜了,给我们培训的这位郑讲师,可是瑞士恺撒里兹酒店管理大学毕业的高级讲师,带来的都是全球最新的酒店管理资讯、最高效地酒店管理课程。    “哦,他讲的课都在这些教材上吧?”吴越指了指自己手中的培训教材道。    “没有,教材上的都是一些基础理论性的东西,实践性不强。这位郑讲师讲的都是很实用的,工作中急需的一些工作技巧、方法。”卢正霖道。    “呀,那我岂不是就永远错过了他前两天讲得课了吗?”吴越惋惜道。    “没关系,我这有笔记,有时间可以借给你抄录一下。”卢正霖道。    “那太好了,太谢谢你了。卢……卢助理。”吴越感激地说道。    “不谢,不谢。这点小事不值一提!”卢正霖道,说完他扭头看向了讲台,嘴角却露出了不易察觉的诡异微笑……    谢谢各位,忙里偷闲来阅读此文,此章已完结。    欲知后续剧情发展,请关注更加精彩的下一章!              【未完待续】[ 本帖最后由 夜蒅星宸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