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23-124)【作者:性与情】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23-124)【作者:性与情】
字数:556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23)  看到可心这个样子,我的心不由得一痛,可心还是关心思建的,只是一直没有表现出来而已,现在被我点破,她终于露出了自己真实的表情。  只是露出这丝表情不到十秒钟后,可心的表情慢慢的舒缓,最后叹了-口气露出一丝苦笑,笑中带着一丝嘲笑,不知道是嘲笑自己还是別人。  「我现在连自己都救不了,怎么能救的了別人?」  可心用手抹了抹眼角,有气无力的说道。  「你其实内心里想说:一切都是你的错,不要去伤害思建,你愿意一个人承担,他毕竟是个孩子……我说的对吧?」  我看到可心的样子,替她说了一句话,语气显得平淡。  「你还是那么的了解我,这算不算是对我的一种讽刺?我确实关心思建,毕竟他是第一个叫我母亲的人,给了我心灵上的一些慰借,但是却也让我失了清白,我疼他,也怨他,我想去承担什么,但是我害怕你会更加的生气,我不是一个自私的人,但在和你之间的爱情上,我必须让自己自私一回,如果在思建和你两人之间选择一个人的话,我肯定选择你,无可否认的。我不想谈论思建过多的话题……」  可心说道最后,轻轻的摇了摇头,用手摀住了自己的脸,表情无助而绝望。  「思建你真的一点都不关心?」  我不敢相信可心现在的态度,我原本认为我见到可心后,可心会替思建求情,但是现在的情景让我有些意外。  「关心,毕竟相处了这么久,但是我不敢说件么,只希望你別做傻事……」  可心低头说道,语气显得十分的安静。  她最后说的傻事或许是指伤害思建的性命,让我走上犯罪的道路,一来是替思建求情,二来表达对我的关心。  「妳回去吧,一会儿我让她把思建也带到大门口,你们一起回去吧……」  短暂的沉默后,已经没有什么可交流的了,我转过身体,背对着可心说道,语气中带着深深的疲惫。  我本来想同可心和思建发展的过境,判断她是否和我说了实话,我们俩的这段婚姻是否还有救,但是现在我胆怯了,我害怕承受不住那份对于心灵的刺激。  现在一闭-眼睛就是可心和思建的一幕幕,尤其是那晚亲眼所见的一幕幕,自己的心恍如刀割。  我说完这句话后,我就闭上了眼睛,此时阳光隔着窗户照射在我的脸上,温暖的阳光温暖了我的脸,但是却温暖不了我的心。  许久过后,我没有听到身后有脚步声,我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之后慢慢转过自己的身体,看到可心仍然站在我的背后,眼神有些忧伤的看着我,但是忧伤中带着一丝倔强。  「你怎么还不走?」  我回过头,背对着可心说道,语气中带着无奈。  「那你呢?」  可心说出了短短的三个字,但是这三个字却蕴含着紧张,惊慌。  「我不会再回去了……」  虽然心中不忍,但是我还是说出了这句话,可心如果不接受这个事实,那么律师的工作就无法继续下去。  说出这句话之后,自己没有想像中的轻松,反而心中很痛,此时我的心中也很紧张,甚至有一丝担心,可心听完我这句话之后就放弃了,转身离去……  「你準备留在这里吗?」  可心似乎想到了这个结果,但是语气还是显得十分的低沉。  她问出了这个问题,或许认为我会留在冷冰霜这里。  但是自己还真的没有考虑过自己今后的路,原本的时候打算让律师和可心办完离婚手续,这两天又忙着找可心和思建的行踪,现在找到了,自己还真的没有去考虑自己以后的路。  「我明白了……我的身体已经脏了,我也背叛了我俩的婚姻:我这一切都是咎由自取。原本我找不到你的时侯,我一直担心你,害怕你做傻事,害怕你不吃饭,穿少衣服,害怕你的身体会垮掉,毕竟你是那么的不懂得照顾自己,现在见到你了,你一切安好,而且还有另外一个这么优秀的女人陪伴你,我放心了,真的放心了,自己现在也別无所求。从她刚刚对我的恨意中可以看出,她是真的在乎你,那种气愤和恨意不是装出来的,她才是你心中的白雪公主。咱俩这些年虽然平平淡淡,但是我真心的感觉到很幸福,你的诚实和拚搏我都看在眼里,但是现在……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样的戏剧性,或者这就是天意吧……保重……」  可心的话语蕴含着另外一个意思,那就是我瞒著她有冷冰霜这么一个红颜知己,如果是其他的女人,或许此时已经反过来向我兴师问罪,但是可心没有,可心的话语中带着一丝醋意,但是却没有怪罪,有的只有自责,这就是可心的性格,这也是我爱她的品质之一。  「你想多了……在那晚之前,我和她根本没有任何的联系,可以说素不相识……」  我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急于解释出口,或许是害怕可心误会我,她出轨了,我也背着她出轨,也或许是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自己不愿意去背黑锅,我叫住了可心,等我解释出轨的时候,自己又犹豫了,自己现在还有解释的必要吗?  「剩下的我来和她说,可以吗?」  正当我考虑自己是否该继续下去去的时候,冷冰霜推门进来了,眼神有些愧疚的看了我一眼,但是看向可心的目光是那么的冰冷。  冷冰霜此时推门进来,说明这个房间或许也有监控什么的,要不然冷冰霜也不会进来的这么及时,而且看我时候的那个眼神显得是那么的愧疚。  「思建呢?」  此时已经过去了一今多小时,距离他们放开思建,现在思建应该已经吃饱了吧?  「我的手下正带着他走路呢?吃的太多,腹胀……」  冷冰霜不敢与我直视,但是语气很轻柔。  「我出去办点事情,完事就把他们送走吧……」  我给了冷冰霜和可心聊天的机会,不知道自己抱着什么心态,或许自已是想让冷冰霜把自己和她相识的过程解释给可心,以免让可心对自己产生误会。  但是既然自己决定离开可心,离开这个家,那么自己在乎这些还有意义吗?  难道自己还是放不下这一切吗?我走出了別墅区走在大街上,现在天色已经慢慢的变晚了霓虹灯亮起,大街开始了夜生活,在白天劳累了-天的人们卸下自己的伪装和包袱,开始发洩自己。  刚刚我走过可心身边的时候,可心伸出手想要拉住我,但是她的手停在半空中,最终没敢触碰我,依依不舍的看着我走出了房门。  走在大街上,心中久久不能平静,冷冰霜拿会怎么和可心说呢?会不会加油添醋?只要她说实话,我就不害怕什么,但是冷冰霜也不是那种玩心机的人,虽然是个女人,但是经过这几天短暂的相处,她可以称得上是光明磊落的人。  我在大街上看着时间,不知不觉竟然走回了自己的宾馆中,今晚自己还回去吗?如果回去了冷冰霜和可心还没有聊完,自己该怎么办?而且自己主动回到冷冰霜的住处,住在那儿还方便吗?我回到了宾馆里,躺在了柔软的大床上,耳边还回响著可心和自己说过的话,自己是不是了解的不够多?  可心和思建的那句承诺是什么?自己是不是有些误会了可心?自己难道真的找不到一个可以原谅可心的理由了么?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24)  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睡了过去,睡梦中一直在梦境中重复著和可心以往甜蜜的回忆,更多的是可心对我的关心与爱护,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晨,阳光已经照进宾馆的房间中,我没有脱衣服,就那样躺在床上睡了-整夜。  我走到了卫生间,看着镜子中满脸油垢的脸庞,我叹了一口气,镜子中的自己是那么的颓废,曾经以事业和家庭为主的自己,在同事眼中顾家的好男人,此时却成了这副模样。  拿起刮胡刀,整理了-下自己的胡子,洗净了自己的脸颊,虽然都干净了,但是眼中的忧郁连自己都隐瞒不过去。  是该回去看看了,可心和思建已经离开了吧。  我走出宾馆,向着冷冰霜的別墅走去,在大街上买了点油条,填饱自己空虚的肚子,等一切的事情都了结,自己该何去何从?一直以来自己都非常的有主见,但是现在的自己是那么的无助,完全没有任何的目标。  在自己思绪的回荡中,我走到了目的地,在没有任何阻拦的情况下,我走进了冷冰霜的別墅,但是让我意外的是,在冷冰霜的大厅中,我竟然看到了可心的身影,她就那么安静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此时的可心已经收拾干净了。头发柔顺,也化妆了,和以前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和我一样,眼神中也带着忧郁,而且比我还要深的忧郁。  当可心看到我进门后,眼中露出一丝欣喜,但是随之目光又低落-下去,不敢看着我。  我的目光在房间里巡视了-下,没有看到冷冰霜和思建的身影,只有可心一人,这种情景让我感觉到奇怪。  「她在楼上等着你……」  可心的声音传来,很低沉带着一丝胆怯。  我点了点头,之后向着楼上的房间走去,刚刚可心说的比较笼统,只说在楼上,但是楼上有那么多的房间,到底是哪一间呢?  凭著直觉,我向着昨晚离开的那个房间走去,打开房门的那一刻,冷冰霜就那么呆呆的坐在椅子上,她此时的样子反而比较落魄,这时脸上带着憔悴眼睛微红,仿佛整晚没睡很疲倦。  「你回来了?」  冷冰霜看到我进门,眼睛看了我一眼,眼中却没有了以前的那种惊喜,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难道可心和她的谈话影响到了她什么吗?竟然让她有如此的反应,虽然和冷冰霜接触的时间不长,但是我知道她是一个很坚强的女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虽然我不是很在乎冷冰霜对我的态度,但是我不想任何一个人误会自己什么。  「可心说你等我,有什么事情吗?」  我坐在了沙发上。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你能不能试着原谅她一次?」  房间里传来了冷冰霜的声音,而这句话让我揉太阳穴的动作瞬间停止,我抬头面带疑惑和吃惊看着冷冰霜,冷冰霜竟然在为可心求情?  这太让我意外了,完全不是正常的反应,按照她的想法,此时她应该高兴才对,没有了可心的羁绊,她可以争取她自己想要的,但是为什么她却说出了这句话?难道昨晚被可心洗脑了?  「昨晚我和她谈论了很多,一直以来,我的关注都在你的身上,完全忽略了你的妻子,但是昨晚我俩谈了一整夜……我也知道了很多事情,甚至很多不该知道的东西,多余的话我不多说,但是做为一个女人,我能够体会到她一部分的内心,她真的很爱你,让我自愧不如。虽然我也很爱你,但是我这个时候不想破坏你俩的感情,反而希望你们能够破镜重圆?」  冷冰霜看着我惊讶的样子,模稜两可的说出了这么一番话。  「你不是嫉恶如仇吗?难道我被自己的妻子带了绿帽子,自己就应该这么忍气吞声?我还算是一个男人?你站在了她的角度,但是你站在我的角度想过吗?」  想到冷冰霜经过一夜竟然和可心穿着一条裤子,我仿佛失去了世界上最后一个理解我的人,让我的心更加的哀伤,此时感觉到世界没有一丝的色彩,一切都感觉到是那么的可笑。  「徐建,你不要激动,耐心的听我说。你放心,我并没有被蛊惑,你妻子昨晚把一切都告诉我了,包括你俩的婚姻,还有和那个养子之间的事情。虽然对于她的行为我感觉到不齿,但是听到你俩的感情经历,还有她面对我时候的态度,真的,她对我竟然没有一丝的敌意,反而有感激,对于我救你的感激。如果是我的话,我肯定不会请求你的原谅,反而会质疑你和这个女人的关系。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但是你的妻子没有,她开始的时候确实认为你也出轨了。竟然私底下有我这样的情人,但是她的眼神告诉我,只要你开心,只要你感觉到顺心,她愿意为你付出一切。既然她能够为你承受这份罪,你为什么不能?你是不是可以尝试一下?」  冷冰霜一边说着话,但是她的眼神中还是带着一丝不甘,虽然她是在奉劝我,但是显得不是那么的真心诚意。  「够了……」  此时我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嚷出的声音在这个房间里面回荡著。  「女人……呵呵……你说这句话的时候不违背良心吗?都是一副德行……」  此时我感觉到心灰意冷,如果冷冰霜用其他的理由去劝我,哪怕说一句「一夜夫妻百日恩」也比刚刚那些话听着舒服和实在,就因为一个女人对你好,就可以给自己带上一顶无法摘取的绿帽子?  这个理由在我看来是如此的可笑,我也曾经试想过,如果我是一个外人,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看待这件事情,也是劝合不劝离,毕竟谁都有做错的时候,为何不能给这段婚姻一次机会呢?或许等自己的情绪缓解后,我可能会说服自己,但是冷冰霜没有想到,她的说辞竟然起了反作用,火上浇油。  「我虽然没有你那么高的身份和地位,但至少我是一个对于家庭和爱情忠贞的人,任由其他人的蛊惑,我也没有动心过,包括你……没有什么其他可谈的了。以后你们都別来烦我……另外,谢谢你的照顾……」  我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大门口,打开了房门后,我走了出去,而冷冰霜却没有追出来,留下的只有一声叹息。  当我走到楼下的时候,可心看到我的身影,眼中带着一丝恐惧,当我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可心奔跑到我的身后,瞬间我感觉自己的大腿被抱住,不知道为什么,原本柔弱的可心,此时仿佛有巨大的力气,把我的双腿紧紧抱住,根本迈不出一步。  「求求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我错了,真的错了,只要你愿意,我可以付出任何的代价,真的,我以后安心的和你过日子,你甚至可以在外面找情人,只要不离开我,我以后再也不会犯错了,好不好……」  可心抱着我的大腿死不松手,一边哭泣著一边说道,语气中带着绝望。  「你到底和她说了什么?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此时我根本迈不开脚步,我又不能强行伤害可心,所以我松了-口气之后,低头对可心说道。  「我告诉了她咱俩所有的事情,包括我和思建之间发生的经过……」  在我的目光注视下,可心诺诺的说道,眼神躲闪,说的小心翼翼。  「只有这些?」  我笑着和可心说道,只不过是冷笑。  「难道你就没有想给我找一个情人给我补偿-下?」  可心没有说话,我把愤怒的情绪从口中宣泄而出,形成了-句自嘲的话。  「妳们俩都是一样的货色……」  听到可心的话,加上刚刚的情绪,让我失去了最后的耐心,同时,我对冷冰霜也感到失望,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现在情绪过於激动,如果我冷静下来,会不会想通和理解什么……  我用手甩开了可心抱住我的双手,甩开了可心的束缚,向着门外走去,离开这个城市,永远不再回来。  「滋……」  只是我刚迈动脚步,耳边就响起了一声电击声,而我的身体也变得麻痺,最后我瘫软在地板上,但是我的意识却没有消失,我的眼睛还能够睁开,我能够看到眼前的一切……[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