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妈妈雪梅
妈妈雪梅
    流着汗,拖着疲累的身体回到家里,正好是晚上七点。雪梅妈妈看了我全身脏兮兮的样子,就要我到浴室里去清洗一番,我冲进浴室痛快地洗了个澡后,舒服地和雪梅妈妈轻松地一块儿吃晚餐。她摆好晚餐的菜馐后,脱下了围在她胸前的兜兜,露出了她原本穿着的淡蓝色洋装。波子妈妈今天穿得是无袖,开了低胸V字型的洋装,不知怎地,我觉得她今天特别性感美艳,从裸露在外的柔嫩臂膀、香气迷人的乌黑秀发、流线形的纤纤细腰,让我的心中一直胡思乱想着,我又注意到她走动时胸前丰满高耸的肥奶一抖一抖地,真想突然伸手去抚摸那迷人的胸乳。雪梅妈妈坐在我的对面和我一起吃着晚饭,她边吃着边对我说爸爸出差到美国要一个月的时间,我的心跳突然加速起来,我忽然觉得爸爸出差不在的时候像是去了我心头的一个大患般,觉得浑身都轻松了起来。和雪梅妈妈说起话来也有说有笑地,惹得她笑得前仰后俯,抖了几抖,我故意把筷子掉到桌子底下,假装弯下去寻找,其实是要偷看雪梅妈妈今天穿得是什么颜色的内裤,这时她的小腿刚好动了一下,让我在一瞥之下看清楚了她洋装下穿的也是淡蓝色的小三角裤,中间部位黑黑的一大片,想必是她的阴毛吧!我无意识地扒着碗里剩下的几粒米饭,心里想得却是雪梅妈妈进浴室后脱衣服的动作,这时她应该已经脱掉洋装了吧!内衣应该也脱下来了,哦!那丰满高耸的胸部、细细的柳腰、和那水蜜桃似的肥嫩屁股,啊!雪梅妈妈应该正在用香皂涂满了全身,开始洗澡,洗着洗着,啊!她把手伸到了她的两条玉腿之间,搓揉着那个地方……我再也忍不下去了,决定要去偷看雪梅妈妈出浴的美景,马上从餐桌上站起来,静悄悄地走到浴室的外间脱衣室,一进脱衣间,看到雪梅妈妈脱下来的洋装丢在洗衣篮里,还有一件低罩杯的奶罩和一件浅蓝色的小三角裤,啊!这是刚刚从她身上剥下来的贴身衣物,我不禁低下头去闻着上面残留着的香味,嗯!是雪梅妈妈爱用的香水味道,闻起来好爽。一不小心下,碰到了洗衣篮,发出了轻微的声音,只听雪梅妈妈娇媚的声音从浴室里传了出来,道:「是……儿子吗?」我忙道:「嗯!是我。」她又问道:「有事吗?妈妈在洗澡,你不是洗过了?还要再洗一次吗?」从小学五年级开始,雪梅妈妈就没和我一起洗澡了,几年之间,我由小孩子长成少年,对异性的看法也从懵然无知转变成很有兴趣的状态。我一听雪梅妈妈以为我要进去洗澡,大喜过望,听她的语气好像并不拒绝母子同浴呢!於是便顺着她的话尾道:「嗯!对,妈妈,我又流汗了,想再洗一次澡。」雪梅妈妈道:「那就进来呀!我们一起洗吧!这样也可以省一点瓦斯费。」我便三两把脱掉了我的衣服,打开浴室的门,掩着下体走进去了。一进去,只见雪梅妈妈用毛巾轻轻地盖住了胸部,另一手轻掩她的下身,不过从手掌的边缘还是可以瞄到一些弯弯曲曲的阴毛露了出来,那条毛巾也不能完全盖住她的大乳房,从侧面还是可以看到乳部的曲线,我的鸡巴忍不住涨了起来,让我很不好意思地转身背对着她,赶紧跳到浴缸里洗着。雪梅妈妈好像因为我突然转身而有点奇怪的表情,从浴室里镜子的反射中,我可以看到她背部的裸体,粉红色的肌肤和那肥圆的臀部,让我的眼睛像摄影机般,用有色的眼光尽收眼底,心里想着:「太棒了,我终於成功地看到妈妈的裸体了。」雪梅妈妈道:「儿子,妈妈来替你洗澡吧!你出来呀!」因为我的鸡巴已经勃起了,虽然我才十六岁,但是鸡巴周围的阴毛也长出了一些,唯恐她看到,用毛巾用力地盖住,从浴缸里爬了出来,道:「不……不用……了……我……我自己……洗……就好……了……」雪梅妈妈道:「没关系,我是你的妈妈呀!我替你洗好了。」像自言自语般,她把毛巾涂满了香皂,就替我搓起背部来了,搓完后,用水冲掉了泡沫,雪梅妈妈又柔声地道:「好啦!现在转身让妈妈替你洗前身吧!」这些话像巨雷一般击中了我的心脏,她又催促道:「快把正面转向妈妈。」像命令般的语气,使我不知不觉地照做了。雪梅妈妈又道:「男孩子不要那么害羞嘛!妈妈的身体都让你看到了,但是你可不要随便乱摸哟!不然妈妈会生气的唷!」我转过身,看到了她全身一丝不挂的模样,这时候我的眼睛特别地雪亮,一直想偷看妈妈的身体,没想到今晚如愿以偿了,连胸前超大的乳峰和汁液横流的水蜜桃都看得清清楚楚,处於青春期的我,不自觉地吞了吞口水,两眼瞪着那乳房上的小樱桃,雪梅妈妈的两腿在我的巡视下,自然地微微地向中间并拢了些,但还是隐约可以看到阴阜上有浓密的阴毛,阴毛间有两片微红的小阴唇。我的心里又想着:「怎么会有那种富有媚力的小阴唇呢?真想不顾一切伸手去摸摸它们,可是我又不敢,真是难受极了。」我下面用毛巾盖着的鸡巴,已经完全澎胀起来了,再也盖不住了。雪梅妈妈从上面替我洗下来,脖子、胸膛、臂弯、以及其它前身的部位,她再怎么小心,洗的时候胸前的大乳房也不时地掠过我的身体,使我迷得分不清东南西北。这时候问题来了,她洗完我的小腹附近后,接着道:「儿子,你的小弟弟也让我替你洗吧!」我忙道:「不……不……这个……我……自己……洗……就……好了……」她道:「唉!不要害躁嘛!宪一君,我是你的妈妈呀!以前都是我替你洗的呀!」说着她就用手拨开我的毛巾,霎时,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小嘴里吞了一口口水,原来她估计错误,以为我的鸡巴还像五年级时那样细小,不知道这时我的龟头好大好粗,鸡巴涨得像支香蕉那么长。雪梅妈妈装着若无其事地道:「好……好大哦!儿子,你的……鸡巴……已经像大人……一样……大……了,妈妈真为你高兴!」可是从她微抖的语音听来,她内心的震荡,一定不像表面如此平静的。当她抖着手来握我的鸡巴时,刚一触到,她就像被烧到般玉手缩了一下,我的色眼瞪着她的大乳房直视,觉得不摸摸妈妈这对肥奶,实在对不起自己,她下面的小阴户是不是柔嫩温热的呢?这时雪梅妈妈把毛巾又涂满了香皂,替我洗着小肚,她的玉手揉在我的腹肌上软绵绵地很是好受,涂着涂着终於下滑到了我的肉棒子上,她一支手颤抖地握着鸡巴,一手在那涨大的龟头上轻柔地洗着,我发觉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在她弯腰搓洗的时候,那对肥嫩的乳房正对着我的脸旁,我故意用脸颊去揉着她的奶庞子,见她没有遏止的行动,偷偷地伸出舌头去舔弄顶端的奶头,没多久原本像鲜红小樱桃似的奶头就涨成两颗紫葡萄般大,我见她又没说什么,更是大胆地乾脆把奶头吸进嘴里吮舐着。雪梅妈妈被这吸奶头的举动惹得胸脯大大地上下起伏着,搓洗鸡巴的动作无意识地加快了些,差点让我就此喷了出来,我吸着吸着,不知什么时候,波子妈妈已经把整个娇躯都偎了过来,我的脸这时整个都埋进她温热热的大胸脯里了。这甜蜜温馨的时刻持续了好一会儿,她才抖颤颤地道:「好……好了……妈……妈妈……替你……洗……好了……换……换你……替……替……妈妈洗……洗……了……」她站起神来,跨坐在浴缸的边缘,要我先替她洗前身,我弄了一大堆香皂在毛巾上,从她圆润的颈部开始洗着,洗到两个奶子时我用力地揉搓着,像要把它们压扁似地,雪梅妈妈不停地:「嗯……嗯……哼……哼……」呻吟着,再搓到光滑的小腹上时,我终於忍不住低下头吻上了她下腹部细嫩的皮肤,接着往下移动,拨开那令我好奇万分的小穴穴,伸长舌尖舔上她的小阴唇,波子妈妈被我这一舔,全身一阵抖颤,不由自主地将粉腿叉开,张得大大的,红嘟嘟的小嫩穴对着我的眼前开始流出了一股又一股的淫水。我舔了一会儿,再把小阴唇拨开,又将舌尖顶了进去,正好顶到她尿道口上的小洞洞,这时那小洞洞正一开一闭地好不有趣,我对着小尿洞吸了起来,弄得她浑身浪酥酥地无比舒服,娇声呻吟道:「嗳……唷……儿……儿……子……那……那是……妈妈……的……尿口……呀……你……吸……吸得……太……太大力……会……让妈……妈妈……尿……尿出……来……的……喔……喔……」我舔着觉得不过瘾,再把舌尖插进下面另一个小肉洞中转了起来,雪梅妈妈又被我舔得娇躯全身的鸡皮疙瘩都站了起来,一双玉手死紧地抱住了我的头部,往她的下身小穴穴上按得紧紧的,我的舌尖碰到了一粒像小肉球样的东西,就在这颗小肉球上舔着、吸着, 尖顶着她的尿口,闻到一阵骚臭的尿味,但在激情之下,反而觉得令我欲念大涨,啊!这是波子妈妈小便和做爱的地方呀!她继续呻吟着道:「喔……喔……妈妈……爽……爽……死了……宪一……君……你……你弄……得……妈……妈妈……要……啊……要尿……尿……出来……来……了……喔……喔……喔……」虽然她说要尿出来,但是并没有真的撒尿,只是小肉穴里的淫水量增加很多,流得我满脸都是。我一直对那粒水汪汪、热腾腾的小肉球很感兴趣,吸得它一跳一跳地在我嘴里变得好大一颗,我一吸一顶、一舔一旋地把平日娴静端庄的雪梅妈妈弄得娇躯左扭右摆,又浪又骚地哼叫道:「啊……啊……啊……我……我……妈妈……要……要丢……丢出来……了……喔……喔……好舒……舒服……嗳唷……喔……完……完了……妈妈……又……又丢……丢……精了……」她身子突然连颤了几下,一股热黏黏的液体射进了我的嘴里,我放开舌头,「咕噜!」一声,把她的阴精全吞下喉咙去了。接着我转到她身后去替她搓洗背部,雪梅妈妈将两个膝盖夹紧,然后蹲在浴室的地板上让我洗着,我搓着圆滑的香肩,然后是白嫩的背部,我边洗着边对她道:「妈妈!你的皮肤好滑、好嫩,很漂亮哦!」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雪梅妈妈道:「真得吗?妈妈都是快四十岁的老太婆了,哪比得上年轻的小妞儿呐!」我趁着搓背的机会把大鸡巴的龟头去磨擦着她背脊的龙骨,然后一手握着鸡巴,一手抓着她的肩膀来稳定我的重心,这样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好了,我的身上感到无限的快意。妈妈的身体被我的大鸡巴这一戳,突然 直了,我见她并不怪罪我这种举动,慢慢地蹲了下来,大鸡巴也延着她的背脊滑到了她丰满的大屁股上,用手把她的身体往上抬起来,哇!好大好肥的屁股,差不多有我屁股两倍大的体积,雪梅妈妈现在的姿势就像往前俯卧着,翘着肥臀供我欣赏,奇怪,两片屁股中间那个黑皱皱,周围又长了一大片阴毛的小洞洞又是什么?啊!莫非,那是波子妈妈的小屁眼儿,这么说来,女人的下身除了前面有两个小肉洞,后面又一个小屁眼,不就比男人多了两个洞,嗯!真是奇怪的动物呀!我充满好奇地玩弄着她的小屁眼儿,并且学着小孩子的语气,故意问她道:「妈妈!这是什么东西呀?」雪梅妈妈回答我道:「儿子,那是……那是……」我见她不好意思说出来,继续问道:「妈妈,到底是什么嘛!为什么不告诉我呢?快告诉我嘛!」我学着小时候对她撒娇的音调一直磨着她回答。她被我磨得没有办法,只好道:「嗯!那是妈妈……的……的……嗯……苹果……前……前面……那个……较宽的……叫……大苹果……后面……那个……小小的……就叫……小……苹果……啦……」像哄着小孩一样,她也学着我小时候教我认识东西时的语气,把她的小肉穴叫大苹果,小屁眼儿叫小苹果,真是好玩。我伸出中指,先插进小肉穴里,道:「嗯!这是大苹果。」接着抽出来,插进小屁眼儿里,道:「这个是小苹果。」「哇!……」的一声,雪梅妈妈叫了出来,原来她的小屁眼儿这么敏感呐!我把大鸡巴凑近她的小屁眼儿边划着圈圈,她叫道:「不……不行……哪……不可……以……的……」她以为我就要插了进去,其实我还没有那个胆子,摸摸没关系,真要我插干自己亲生的妈妈,到现在我还下不了决心哪!我见雪梅妈妈还有些女人的矜持,而我也还没到不顾一切奸淫自己母亲的地步,於是我走到她的面前,这时她的媚眼半开,露出渴望的表情,我把手伸到她脸颊边抚摸着,她没有抵抗的动作,我再把嘴凑在她的性感迷人小嘴上,双唇和她紧密地接吻着,展开我们母子间第一次如此亲昵的热吻。这时的我和她已不是妈妈与儿子的关系,而是男人与女人的地位,我们的双唇结合的时间好久好久,紧密地互相吸吮着对方的唾液,我的手绕在她的肩后抱着她,舌尖在她小嘴里探索着,手在后面撩动轻抚着她乌黑亮丽的长发,波子妈妈体内的情欲一直在蕴酿着,由她热切求吻的动作和滚烫无比的肌肤热度,便可以猜知一般。我的嘴唇终於离开了她的小嘴,她并没有任何话语,只是以朦胧的双眸凝视着我,彷佛在告诉着我她这时的 求。她的眼里表答了无限的爱意,虽已千肯万肯,但是基於女人的矜持和保持一个妈妈的尊严,总得收敛一些,不敢表现得太过於淫荡,但是她的肢体语言已经表明了一切,只差用话直接要我和她相奸了。我们互相擦乾了身上的水滴,在穿衣服的时候,雪梅妈妈终於忍不住地偎在我身旁,在我的耳边轻轻地呢声道:「儿子……你……嗯……你先到……妈妈的房……房里去……等我……吧……」来到二楼雪梅妈妈和爸爸的卧房里,躺在床上,脑子里一直回响着她那句:「你先到妈妈房里去等我吧!」多温柔淫媚的语气,让我回味无穷。想着想着胸口一阵悸动,一片灼热感传遍全身。一会儿,听到雪梅妈妈的足音一步一步地走上楼梯,接着,房门打开了,波子妈妈手里端着一瓶酒和一个杯子走了进来。凝目间,我发觉她的脸上薄薄地化了一点妆,眼皮也涂了一些眼影,长发放了下来,娇躯散发出一阵浓郁郁的香水,使她显得更加艳丽无比。她直走到我面前,放下酒瓶,倒了一杯酒,自己喝了一口,用媚眼示意我靠近她,然后搂着我的头部把她艳红的小嘴堵上我的嘴巴,两张嘴合成一个「吕」字,一股酒香混合着波子妈妈特有的香气直冲而来,她把小舌头往我嘴里伸过来,我当然是毫不犹豫地轻咬着她滑软的香舌,一直吻到两人都快要透不过气了,才分了开来。我和雪梅妈妈双双倒在床上,她温柔地帮我除去了身上的衣物,自己也一件件地剥掉她身上所有的衣服,将整个娇躯再一次赤裸裸地呈现在我的眼前。波子妈妈虽然年近四十,但因保养得好,又只生育过我一个孩子,娇躯不但雪白泛红,并且身段曲线玲珑,全身肌肤光滑滑地没有半点儿皱纹,胸前那对比水梨还大的肥乳饱满坚挺,毫无下垂的迹像。尤其两颗雪乳顶部的两粒小红豆般的奶头,微微地着鲜红的色泽,挺凸地傲立在她胸前的最顶端,整个粉乳散发出一股成熟冶艳的魅力,不知道的人光看这两粒乳房,一定不相信她超过二十五岁,并且还养了一个孩子呐!她那雪白柔软的小腹之下,长满了呈三角形分布的阴毛,一直延伸到小肉穴边和小屁眼儿旁,丛丛阴毛掩覆之下,依稀可以看见一条红润润的小阴户,衬着修长白嫩的大腿,使她的小阴户看起来更是性感诱惑。雪梅妈妈用玉手拨了拨乌黑的秀发,趴到我身下,娇靥一仰,媚眼斜睨了我一眼,充满淫浪之意,我的大鸡巴这时点在她艳红的嘴唇旁,她用小手握住我的大鸡巴,伸出香舌舐了舐龟头上的马眼,把大鸡巴在她粉颊旁搓了几下,一丝淫液黏黏地从龟头上到她的脸颊边拉了一条长线,「嘤!」的一声娇喘,打开殷红的小嘴儿,「咕!」的一声,就把我的大龟头含进她的口里,我感到雪梅妈妈的小香舌在的她小嘴里卷弄着我的大龟头,一阵舒爽的快意,使我的鸡巴涨得更粗更长。接着她吐出龟头,用手握着鸡巴,侧着脸把我的一颗睾丸吸进小嘴里用力地用小香舌翻搅着,含完一颗,吐出来又含进另外一颗,轮流地来回吸了几次,最后张大小嘴,乾脆将两颗睾丸同时含进嘴里,让它们在她的小嘴里互相滑动着。我被这种香艳的口交刺激得龟头红赤发涨,鸡巴暴涨,那油亮的大鸡巴头一抖一抖地在波子妈妈的小手里直跳着。她吸着睾丸一阵,转移阵地舔起我屁股沟的屁眼,掰开两片屁股,伸出小香舌在屁眼上来回舔弄着,又刺激得我全身酥麻,连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我见她这样抛开一切羞耻之心来满足我的媚态,心里真是感动极了,不由调整一下位置,伸出右手揉上她的小肉穴,啊!雪梅妈妈也已浪得泄了一大堆的淫水,沾湿了她穴口的阴毛和身下的床单,我又伸出中指,插进穴里替她抚揉着发涨的小肉核,使她更是迈力地舔着我的阴部和屁眼。我躺着享受她这美女吹箫的服务,大鸡巴一阵阵的抖颤跳动着,雪梅妈妈菱唇一张,又吸住我的龟头,一阵拚命地吸吮,我不由得爽着道:「对!……快……妈妈……用……用力的……吃……吃我的……大鸡巴……啊……好爽……喔」一会儿,小嘴儿里竟含进了我大半根的鸡巴,真不知她的嘴里有多深呐!波子妈妈这时拚了骚劲,不怕顶穿喉咙似地含着我的鸡巴直套弄着,美艳的娇躯在我胯下狂扭着,只吸得我抱紧她肥嫩的大屁股,身子一抖,龟头上的马眼一松,一股精液狂喷而出,都射进她的嗓眼里,每一滴都被她吞下肚子里去,小嘴儿继续舔着我那直冒阳精的大鸡巴,让我丢得更舒服。雪梅妈妈将我的大鸡巴舔乾净后,张着两片湿黏黏的美艳红唇吸着气,补充刚才所缺少的氧气。一会儿,她才起身用酒漱漱口,躺到我身边。我面对雪梅妈妈这身成熟美妙的娇躯,紧紧地抱住了她雪白柔嫩的身体,一张口吻着她的小嘴,望着她脸上的淫态,再度激起了满腔的欲火,刚泄精的大鸡巴又再涨大起来,顶着她的小腹。我边吻着她的嘴,一支右手在她乳房上揉摸着,又用手指在两粒奶头捏弄着,我的嘴也慢慢移动目标,从波子妈妈的额头、柳眉、媚眼、琼 、粉颊、下巴,渐渐往下移动,我的手也随着嘴巴的移动不停地变换着揉搓的目标,由乳房、肚脐、纤腰、小腹四处抚摸着。我吻了她的娇靥,继续吻着粉颈、香肩、腋窝、乳房、奶头。右手再往下摸下去,在雪梅妈妈两条大腿之间的小肉穴上抚揉起来,不停地用手指磨擦着阴核,不断地以中指插进她的小肉穴里,在最里面的穴心子上挖弄了起来。这时嘴巴又继续在她娇躯上的旅程,从乳房再往下吻去,吻着肚脐、小腹、纤腰,再一直往那双修长的玉腿吻去,吻到脚趾、脚掌,再往上慢慢地吻到神密的小肉穴,用舌头去舐着小肉穴里的阴核。这样不断地吻,不断地摸,直把雪梅妈妈玩得骚痒起来,小肉穴里又泄出了一阵阵淫水,娇躯抖颤个不停。我一直吻到她的淫水由涓涓细流汇成一股洪水,才跨上她的娇躯,将双腿打开,握着大鸡巴,用龟头在小阴核上不停地磨擦着,有时无意间插进一个龟头再抽出,继续磨着阴核。右手不停地揉抚着两颗肥乳,俯下上身,含着奶头一阵吸吮。雪梅妈妈已被我玩得骚痒难耐,小肉穴里的淫水不停地流出她的穴口,叫着不堪入耳的淫荡声哼道:「嗯……哼……喔……哦……儿……儿……子……妈妈……的……大……鸡巴……亲……儿子……你……哎唷……喔……喔……弄得……妈……妈……好酥……好痒……好……好麻……啊……哎……哎唷……好……好爽……妈妈……痒……痒死……了……哎哟……亲……儿子……你……你真……会玩……哦……哦……人家……喔……忍……不住……了啦……哎唷……痒得……要……妈……妈……的命……了……喔……好……好儿子……妈妈……的大……大鸡巴……亲……哥哥……哎……唷……我的……情……夫……呀……喔……喔……你的……小……小穴穴……骚妹……妹……痒死……了啦……人……人家……要嘛……哦……呀快……快把……大鸡巴……插……插进……来嘛……妈妈的……小穴……好……痒呀……快……快来……插……妈妈……嘛……我……我真……得……忍不……住了啦……求……求求你……我的……亲……儿子……情……哥哥……喔……喔……快插……我吧……我……好痒……喔……喔喔……」我看着平日温柔端庄,浪起来却骚媚无比的雪梅妈妈的淫态,知道正是她非常 要插干的时候,但我还想再多看一下她这迷人骚痒的形状,便按兵不动,不急着插她的小穴。这时的她已经到了欲火焚心的地步,见我呆呆地只是欣赏着,一时忍不住地翻了个身,把我压到她身下,将她的两条粉腿跨在我的大鸡巴上,伸手握着大鸡巴,另一支手分开她自己小肉穴口的阴唇,对准我的龟头坐了下来,只见我那又粗又长的大鸡巴被她的小肉穴慢慢地吞了进去。雪梅妈妈的小肉穴吞进我的大鸡巴后,只见她一脸满足的淫态,小嘴里也舒畅地:「喔……喔……喔……」浪哼了起来,并且努力地挺大屁股,上下套弄、左右摇晃着。我见她长发散乱披肩,有些发丝飘到粉颊边被香汗黏住,娇靥上的表情像无限畅快,又像骚痒难忍似地微微皱着秀眉,这美人含春的浪态是我连做梦都不敢想像地出现在我最敬爱的妈妈脸上,更使大鸡巴涨得更粗长地顶在她的小肉穴里头。雪梅妈妈挺动中,那对坚挺饱满的肥乳也跟着晃动起来,幻成一波波的乳浪,奶头也旋转成两团红色的圈圈,我忍不住地伸出双手抚揉着那对美乳和那两粒涨硬的奶头。雪梅妈妈正在套弄得全身?麻酥痒的当儿,又被我揉捏着粉乳,更增加她舒爽的快感,使她淫浪地娇吟道:「哎唷……我的……亲……儿子……嗯……嗯哼……美……美死……人……了……亲亲……大鸡巴……情……哥哥……呀……喔……喔……死……我……了……只有……你的……大……大鸡……巴……啊……才能……干……干得……妈妈……这……么爽……哎唷……啊……好爽……唷……唷……好哥……哥……对……大力……点……嗯哼……唷……妈妈……的……奶……奶子……被你揉……揉得……?麻……死了……人家……好舒……服……好……好爽……嘛……大鸡巴……亲……儿子……啊……啊……快……干得……妈……妈妈……的……小浪……穴……美……美死了……哎唷……呀……呀……喔……」雪梅妈妈这时像是临死之前猛力地挣扎着,自己在我跨下套弄得上气接不着下气,淫荡的哼叫声又高了几个音阶道:「哎唷……哥哥……呀……妈妈……的……大鸡巴……亲……儿子……喔喔……妈……妈……的……心肝……宝贝……嗯哼……人家……美……美得……要死了……哎唷……呀……呀……快……快了……妈妈……要……要丢……丢……出来……了……啊……啊……小浪……穴……妹……妹妹……快……丢给……大……大鸡巴……亲……哥哥……了……哎呀……喔……喔……人……人家……不……不行……了……喔……喔……丢……丢了……妈妈……丢给……大……鸡巴……亲……亲哥……哥……了……啊……啊……喔……」雪梅妈妈一阵又一阵的阴精直冲我的龟头上,娇躯也随着丢精的爽快感抖抖颤颤地伏到我的身上,一股股的阴精涨满了整个小肉穴,并沿着我的大鸡巴流到我的屁股下,把床褥弄湿了一大片。我因为刚才已在她的小嘴儿里泄过了一次精液,因此这时能用以逸待劳的心情欣赏着她的浪态。这时我见雪梅妈妈已经泄得娇软无力了,连忙扶她下来,让她面向下俯卧在床垫上,大腿分开成了个M型,从她背后握着大鸡巴用力地往她淫水涟涟的小肉穴中干了进去,她回过头来对我妩媚地一笑,肥嫩的大屁股前后左右摇晃着配合我的插干。我紧紧地抱住了她的纤腰,用大鸡巴抵着穴心子,抽到穴口又狠狠地插了进去,再旋转着大龟头揉磨着波子妈妈的穴心子,使她已浪出淫精的穴心又「噗!噗!」地泄了一大堆黏稠稠的液体,小嘴里的浪哼声再次充斥在我的耳边。接着我趴到她背上,伸出双手从她两腋下穿过去握住那一对抖动不已的乳房,她被我这种强势的攻击干得酥麻起来,双乳越发尖挺,奶头夹在我的手指间涨得又大又硬,娇躯又扭着抖着,小肉穴里的淫水又流了一大股,小嘴里又开始胡说八道地浪叫着:「哎哟……哥呀……我……的……大鸡巴……好……哥哥……喔……亲儿子……哎……哎唷……大鸡巴……又……又顶……到了……妈妈……的小……小穴……心……了……啊……啊……你又……要……把……妈妈……干……干死……了……哎……哎哟……人家……又……又……喔……?起……来了……唷……唷……大鸡巴……哥哥……妈……妈的……小浪……穴……又……又痒……了……啊……啊……快……快大……力……地……插吧……把……妈妈……奸死……了吧……哎唷……呀……呀……快……快顶……顶妈妈……的……小穴心呀……喔……喔……妹妹……的……小浪……穴……受……受不……了啦……快……快嘛……哎唷……唷……唷……」我见雪梅妈妈被我干得淫态毕露,知道她又骚痒难忍了,更加用力地插干起她的小肉穴,顶撞小穴心子的次数也越频繁了,如此一来,她的痒处获得了解决,更是舒爽得连连淫叫道:「哎唷……大鸡……巴……哥哥……对……对……就……就是……那里……痒……啊……啊……插死……小穴……穴……妹妹……了……哎哟……妹妹……爽……爽死……了……嗯……嗯哼……妈妈……爱……死了……亲……亲儿……子……的……大鸡巴……了……喔……喔……哎哟……爽死……了……喔……喔……妹妹……的……大鸡巴……情……哥哥……呀……哎唷……小穴……穴……妈妈……好……快活……哟……哎呀……大鸡……巴……亲儿……子……呀……你……你真会……干穴……喔……喔……干得……妈妈……舒……舒服……极了……啊……啊……啊……」我被雪梅妈妈的淫态,以及那娇声浪语的情状,刺激得热血沸腾,又被她的称赞激发了我男性的雄风,使我的大鸡巴暴涨到了极点,插干她小肉穴的动作也随之加快加重。正在肉欲顶端的雪梅妈妈,感到小肉穴中的大鸡巴,又涨大又坚挺又发烫地将她子宫口撑得满满的,好充实又好暖和的感觉,尤其那鼓腾腾的大龟头顶在她的小穴心子上,又?又麻又酥的感觉不断地侵袭她的神经中枢,简直爽快到了极点,使她忍不住地又高声淫叫起来:「哎唷……哟……哟……亲儿……子……妈妈……的……大鸡巴……亲……哥哥……呀……哎唷……喔……喔……大鸡……巴……好……好大……好烫……哎……唷……小浪……穴……妹妹……要被……亲……哥哥的……大鸡巴……涨死……了……烫……烫死了……哎……哎唷……唷……嗯哼……人……人家……美……死了……哎唷……好……哥哥……情……哥哥……哎……呀……人家……又……又快要……受不……了……快了……嗯哼……妹妹……又要……死……了……啊……啊……妈妈……要被……亲……儿子……的……大……大鸡巴……干死……了……哎唷……大……鸡巴……亲……哥哥……呀……陪妹……妹……一……一起……丢……吧……喔……喔……大鸡巴……哥哥……你……你也……一起……丢……丢了……吧……哎呀……喔……喔……」我见雪梅妈妈正在紧要关头上,为了要和她一起泄精,一直忍着心中的快感,狂放猛烈地用大鸡巴奸插着她的小肉穴,这时一听她快泄出来的淫声浪语,也忍不处舒服地叫着道:「喔……呀……我的……好……妈妈……小……肉穴……妹妹……你的……亲……儿子……也……也忍……不……住了……快……快要……泄……泄给……好……妈妈……的……小……肉穴……了……等……等等我……啊……啊……呀……跟我……一……一起……泄吧……大……鸡巴……儿子……不……不行……了……喔喔……泄……泄给……你……你了……哦……哦……好……好爽……」雪梅妈妈被我泄精前最后一波猛烈的冲刺,插得三?七魄舒爽得都快要散了,两支玉手紧抓床褥,全身的浪肉都抖个不停,小肉穴一夹一夹地把一股又一股热热的阴精洒向我的大龟头,也把我烫得忍不住精关再开,跟着射出一阵阵的精液,猛力冲击着她的小穴心子,把她弄得又是一阵抖颤颤地大泄一次,这次她真得爽得昏了过去,我也在极度舒服中趴着她的背部沉沉地睡去了。从此每天晚上除了女人的生理日和爸爸回家的日子以外,我都到雪梅妈妈的房里和她玩着「男人与女人的游戏」,使我们母子的感情更融洽,雪梅妈妈对我的照顾也越来越细心周到了。
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