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综合小说  »  飞龙刀
飞龙刀
   艾莉雅今天起了个清早,她已经期待了一整晚了,连觉也没能好好睡,终于让她等到了早上。打开门,自雪山吹下的寒风使她冷的一凛,在这个雪山山脚下的小村庄,一天之中大多是这种干冷的温度,艾莉雅已经习惯了,而且她身为猎人,身体也比较强壮。跑到武器工坊外,艾莉雅敲门,既兴奋又期待,等待开门时她几乎静不下来,而当工坊的兽人艾鲁姗姗来迟应门时,那扇木门差点被艾莉雅敲烂了。「喵?是猎人大人啊……这么早……」这名艾鲁看来是被吵醒的,牠还忍不住打了个呵欠。「呵,早啊~」艾莉雅看向漆黑一片的门内,淡淡的煤烧味残留在空中,她看向艾鲁问说,「我的刀做好了吗?」艾鲁点了点头,「喵,工匠大人熬夜替你做完才睡的,不过猎人大人也太急了吧喵~」「因为这是我第一次成功狩猎飞龙嘛,所以、所以很期待啊。」艾莉雅激动的叙说,「快带我去看刀吧,走啦走啦。」「喵~别推啦喵~」艾鲁被艾莉雅推着走,牠领着艾莉雅走到火炉旁的铁桌,唯有这座火炉是不灭的,终年燃烧着炽热的火焰。铁桌上,一把约人身长的凶刃静静躺着,青绿色的粗旷骨制剑鞘有着如鳞片般的纹路,两段式的长剑柄显示,这是需要双手握住才能挥舞的大家伙,非常有野性的以尖刺做为剑锷,其外型无不让人联想到,那被唤为大地女王的威风身影……当艾莉雅想抽出刀刃时,艾鲁出声警告说,「喵,要小心刀刃,雌火龙的毒是直接流在刀刃上的。」「放心吧。」口头说的轻松,艾莉雅还是谨慎的让凶刃出鞘,一声清响,在熔炉火光照耀下,有着明显弧度的刀身正缓缓滴落浊白色的液体,那是雌火龙致命的剧毒,刀背由鳞片包覆,刀身由坚固的燕雀石所锻造,绝对锋利。「飞龙刀「青叶」……」艾莉雅欣赏着她的战利品,她赌上性命狩猎得来的素材,现在成为了助力。「很棒吧,雌火龙的素材做的呢。」艾鲁也兴奋的大叫着,牠的声音在工坊中回响,显的有些空洞。「太棒了。」艾莉雅将剑鞘放到一旁,双手握住青叶,感受其重量与平衡,这是她的第一把骨制太刀,握惯铁制太刀后,感受到骨制太刀不同的个性……「稍微轻了点呢。」「猎人大人好像惯用的是铁刀嘛,因为骨与矿的差异,重量上会有些不同喵。」艾鲁说。「嗯,不过没关系就是了,那嘛,我就确实收下啰。」艾莉雅还刀入鞘,她看向艾鲁,再次郑重道谢,「谢谢噜。」「别客气喵~」艾鲁说。稍晚,艾莉雅的朋友,莱雅也醒了,她们在波凯村小小的猎人集会所,享用公会女仆准备的早餐,并讨论这一天要做什么。「等一下来看我的刀吧,那是我们合力补获雌火龙的成果呢。」艾莉雅第一句话就不离刚拿到的青叶。「咦?做好了啊。」留着长发的莱雅惊讶的问,距她们回村,也不过短短三天而已。「是啊,铁匠大叔熬夜做完的呢。」「真是太好了,我这两天还会梦到雌火龙朝我们冲过来的可怕画面呢。」莱雅笑着边说边比出雌火龙张大嘴、伸展双翼,双脚用力踏在大地冲刺的模样。艾莉雅也被莱雅逗笑了,两名少女猎人的笑声唤醒了集会所的清晨,连一旁正在打扫的下位女仆也笑了,少女银铃般的笑声如乐曲动听。用完餐,艾莉雅就领着莱雅到她的住处,一进门就看到青叶被挂在墙上最显眼处,本来挂在同位置的斩破刀被挪到一旁去,而转个弯的另一面墙上,五个挂钩分别挂上了艾莉雅的狩猎装备。艾莉雅取下青叶放到莱雅手上,心满意足的想看朋友惊喜的表情。莱雅是第一次握住太刀,她抚摸青叶粗糙的剑鞘,小心避开尖锐的剑锷,她第一个感想是很重-至少比她惯用的双剑重好多。「我能抽出来吗?」莱雅问。「嗯,不过要小心喔,有毒的。」艾莉雅说。「好。」莱雅点头,她左手紧握刀鞘,右手握住第一节剑柄,小心的将青叶往外抽,当刀刃离鞘时,毒液延着剑鞘流出,莱雅倒吸了口气,她心想:这是雌火龙的毒,要小心!但当她正要再往抽时,一阵冷风吹进未门的房间,莱雅颤抖了一下,这看似没什么大不了的动作,却让青叶的毒液被抖飞-且正好落在莱雅与艾莉雅身上。「哇啊!」艾莉雅的脸瞬间产生一股灼热感,她慌张的以袖子想擦掉毒液,但随即感到全身无力,她脚一软,整人跌坐在地上。 莱雅抛下刀,她的脸、颈、双手全是毒液,情况比艾莉雅严重,只见她双颊发红,气息粗重,显然毒性已经发作了,而且照她们对雌火龙的瞭解,情况很糟糕……「艾莉雅……我好热……」莱雅觉得全身像着火般热,而且胸部更是涨的发疼,一切都说不出来的不对劲。「我、我也是……」艾莉雅看向青叶,这不是她所知道的中毒症状,至少不像前辈说过的……「讨厌……」莱雅的双手已不自主揉着自己的乳房,尽管艾莉雅正在看,却丝毫没有想停下来的念头,「好羞耻喔……可是人家停不下来……」「莱雅,你在做什么啊……」看着朋友反常的动作,艾莉雅却觉得身体更加炙热了,「讨厌……」莱雅突然扑向艾莉雅,低语轻喃,「艾莉雅,抱我……人家变的好奇怪喔……」「莱雅,这样子很奇怪啊……」艾莉雅已经推不开莱雅了,她的力气都不知跑那去了,这奇怪的中毒……风突然将房门带起,封闭的房间中,两具火热的娇躯紧紧贴在一起,感受彼此的喘气,互相呼应似的逐渐同步,对方的体温同样炙热……最先动作的,还是莱雅。「唔!?」艾莉雅一声低呼,双唇已为莱雅掠去,柔软的触感不曾体验,意识到这是莱雅的吻时,艾莉雅吓呆了,意识瞬间只余一片空白。在地板上,莱雅搂着艾莉雅的身躯,她的初吻就在这奇怪的情况下给了艾莉雅,而且她隐约知道恐怕不只是吻而已,现在的她做什么事出来都不奇怪……艾莉雅呆住了,她的初吻……莱雅的初吻……就这样莫名其妙的献给了对方,少女的情怀如此简单的就没了,莱雅不知该不该哭,又或着该……高兴?莱雅的手大胆了起来,她探进了艾莉雅的衣服内,手指肆意抚摸少女光滑的肌肤,她下意识的摸向朋友背上的某处,那里一如记忆,莱雅摸到一道不太粗的疤痕,而艾莉雅再次惊呼。「莱雅、住手,不可以……」艾莉雅开始紧张了,她还有些理智-不太多,却还知道现在发生什么事。莱雅傻笑着,手在朋友衣服内乱摸,艾莉雅尴尬的挣扎却又逃不开莱雅的狼爪,当她发现莱雅的力气正在变大时,一股不祥的念头正强烈的浮现。「呵呵……」莱雅将手抽出艾莉雅的衣服,并抓住艾莉雅的上衣,猛的一扯,清亮的纤维破碎声、飞散的衣服破片与少女惨然尖叫同时发生。身上仅有的上衣被莱雅撕碎,艾莉雅姣好丰满的双乳顿时曝露在冷空气中,她还不及遮掩,莱雅已掠取左乳,狼爪在柔软的乳肉上抓啊抓的,自乳房传来的快感如电流般让艾莉雅浑身一酥。「讨厌……这什么感觉……」艾莉雅娇吟,本想推开莱雅,现在反而不知该不该阻止朋友的「暴行」。「艾莉雅……满大的……」莱雅说着,含住艾莉雅的乳头,意外的是她竟然以熟练的技巧舔弄乳头,没几下就让艾莉雅的乳头乖乖立起……「住、住手……好奇怪……」艾莉雅哀鸣,但听起更像是忍受不住乳房传来的快感,在她眼前的莱雅,是个她不认识的陌生人。「不要,人家要……艾莉雅……」化身母狼的莱雅胡乱的脱下了自己的衣服,一对比艾莉雅更大更丰满圆润的巨乳,看的艾莉雅双眼发直。莱雅把艾莉雅按向自己的乳房,尽管艾莉雅悲鸣抗议,但脸已埋进朋友柔软的乳肉间,艾莉雅羞的不知如何是好,魅惑的香气钻进她的鼻子里……她意识到这是莱雅的体香,只是闻着就觉得身体更热了。已全然没有羞耻心的莱雅连裤子也脱下丢到一旁,她根本不在意自己全裸,她全身上下充满了快要溢出的性欲,如果再不发泄,她一定会疯掉。「艾莉雅不要只看我嘛……」莱雅抓起艾莉雅的手压在自己的乳房,并抱住艾莉雅,让两人的双乳紧紧相贴,并叫喊着,「人家、一直都喜欢艾莉雅啊……」「等、等一下……为什么这样说……呜唔……」艾莉雅悲惨的又被莱雅强吻,她似乎要变成莱雅的泄欲玩偶了,尽管她自己也欲火高涨,但是并没有失去理智啊。但是莱雅的舌头却已侵入了艾莉雅的嘴中,口水在一强攻一半躲半牵就间互相的交融在一起了,激烈的几乎难以呼吸。「呜呼……」稍待唇分,艾莉雅才大大的喘了口气,但接着她又被埋进莱雅的双乳间,两座乳峰间有条深的可以夹死她的沟壑,艾莉雅没想过朋友竟然有如此的好身材-该说她平常穿太厚了吗?莱雅手伸到自己的下体,手指毫不在意的探进了秘唇之间,淫液正肆无忌惮的流出,脑中只残余强大欲念的莱雅压倒了艾莉雅,也不管好朋友的头砰的一声撞在木质板上,她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高潮。 「呜……」这一撞让艾莉雅头昏脑涨,她呻吟着,并没发现莱雅竟然把她的裤子也脱了,动作俐落到让人怀疑莱雅是不是还有理智?突然,艾莉雅本能的夹起脚,却无法阻挡私蜜处被侵犯的不舒服,她惊呼,「不可以……那里不可以……莱雅……」「这里也好湿了……」莱雅一手摸自己的肉穴,另一手袭向艾莉雅的,柔软而湿粘的股间花瓣正被首次采摘,莱雅纤长的中指突然刺进了那窄小的穴径中。「噫啊!!」艾莉雅尖叫一声,本能收缩了被侵入的部位,却不知道这么做,却是将侵入者包覆在秘肉中,而莱雅似也知道的,中指不客气的在艾莉雅的肉穴中弯曲、抽插着,艾莉雅颤栗……快感正开始摧毁她的理智。身为猎人都要知道魔物的弱点,针对弱点攻击才能确实伤害魔物,而对艾莉雅这位少女而言,她的敏感带就在肉穴中,几下的抠挖就让她全身摊软动弹不得了,娇美的呻吟声不禁自口中溢出。艾莉雅知道自己快撑不住了,她在少数的几次自慰时就发现,如果手指深入肉穴中就可以很快高潮,但是她没想过被别人弄……而且莱雅更过份的连第二根手指也伸进来了,对这位少女来说,是莫大的刺激。「不行了……这样的话……」艾莉雅轻蹬着脚,肉穴被两根手指抠挖已经超过她的体验了,她就算想反抗也不可能了,她只能哀鸣着,「会高潮的……」「我也要……也要高潮……」莱雅将艾莉雅一条腿抬起,她吞了吞口水,梦想中的那一刻就在这时可以实现了,她也分开自己的大腿,让股间的交会处去贴合艾莉雅的股间……「嗯啊……」「呜……」两声呻吟,在交合瞬间响起,互相磨擦的肉穴粘膜带来了更强烈的快感,莱雅抬着朋友的腿,本能的扭腰让两人的肉穴更加的摩擦再磨擦。快感洪流公平的淹没两人,第一波高潮波浪迅速的让两名猎人灭顶,不知道她们齐合唱的高潮淫声有没有传到房间外?但这也不是她们关心的重点了……「嗯呜……还要……艾莉雅再来嘛……」才高潮,莱雅又欲求不满的扭腰,触动敏感的肉穴再次需索快感。「我要休……息一下啦……讨厌……」艾莉雅说归说,却也自己扭起腰,两股不同的节奏重合成更多的快感。一次又一次,不断追求高潮的两人,最后力尽倒在地板上,直到天黑时,艾莉雅才先醒来……然后尖叫……「噫啊啊啊啊啊啊!!」她边尖叫边退离莱雅的身体,波凯村寒冷的夜晚,全裸的她冷的全身颤抖,更对自己做的事惊吓不已,她竟然跟莱雅做爱了!?回想早上的事,艾莉雅瞬间全身从头羞红到脚,她竟然真的做了,好像还做了好久……她看向被踢到角落的青叶,不禁心生疑惑,她那样算不算中毒啊?「全是这把刀的错。」艾莉雅穿好衣服后,捡起青叶仔细的观察,这把怪异的太刀上的毒液到底是什么?会不会是工坊的人搞错素材了?可是她不敢问,她可不敢跟人说因为毒液的关系,她跟莱雅做了什么荒唐事……「还是别动这把刀好了……」如此想的艾莉雅,将青叶换到墙边的角落,而这时,莱雅也醒了。「唔……?」莱雅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裸体,再左右看了四周,最后才抬头看到了艾莉雅……「呃……?」艾莉雅尴尬的回避朋友的视线。「哎呀,讨厌啦,艾莉雅真是的……」莱雅突然蹦出了令艾莉雅摸不着头绪的话,她又说,「这么激烈,害人家高潮到晕过去呢。」「……」艾莉雅无语看着反应怪异的朋友。「不过人家说出来了呢,喜欢艾莉雅的事。」莱雅又继续吐出让艾莉雅不知如何回应的话,「真是的,这样会让艾莉雅讨厌人家的,可是人家好高兴喔。」「你认真的吗?」艾莉雅不禁退了两步,她真希望莱雅是开玩笑的,不过这情况她也不觉得是在开玩笑……「人家是很认真的呢。」莱雅站起身并逼近艾莉雅说,「人家真的喜欢你嘛,艾莉雅那么可爱,一直都想跟艾莉雅说喜欢你,只是都不敢开口。」「……」「虽然很胡来,不过还是决定说出来……」莱雅紧贴着艾莉雅,小声的问,「人家好喜欢艾莉雅,艾莉雅可以喜欢人家吗?」「呃,这个……」艾莉雅红着脸看着朋友,她该如何面对这个奇怪的告白啊?「现在不能告诉我没关系,我愿意等喔,不管要等多久,都希望能成为艾莉雅的爱人呢。」莱雅说完,吻了艾莉雅,心中溢满了喜悦……艾莉雅慌乱的不知如何是好,却讶异的发现心中正有一股甜蜜的喜悦正在滋生。那……到底飞龙刀「青叶」发生了什么事?没有人知道,只是请放心,游戏中青叶绝对正常,真的。请放心的拿去砍桃毛王,不用担心桃毛王对你发情喔~
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