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情色  »  失忆落难
失忆落难
 「豪华你一定要平安的回来啊!」

  随着我发出的超大龙卷风,紫婷她们被龙卷风包裹着飞向高空。
  看着三女的离去,我稍稍松了口气「好了现在轮到你们了!」
  「如果我还活着,我一定要跟随你做老大」强盗首领抱拳行完礼后和十几个手下大步走进我新制造的一个龙卷风里。
  就着样我一连做了一百多个超大龙卷风,才把这里的一千多号的人全送走。
  「好了现在该自己了……呼……呼……」
  由於魔力超负荷的使用,我现在可以说是到了极限了。
  地面突然剧烈的摇晃起来,山洞上方不断的有巨石落下,一阵爆裂声由紫婷制作的冰之护罩那传来。
  一股深红色的岩浆穿破护罩直向我冲来。
  「啊……」
  我急忙用体内仅存的一丁点的魔力做了一个风护罩把全身罩起来,剧烈的热能从风护罩外传来「呵呵……啊……我真笨……护罩虽然能挡的住岩浆……可是不能挡住炎热啊……」
  我感觉就像身处烤炉中一般,自己都能闻到肉被烤焦的味了,全身的刺痛渐渐的转成了麻木。
  我的知觉慢慢的失去「不!我不能死,我还没有活够,我还有三个绝美的老婆等我回去抱呢。我还要和她们生一个连的娃娃呢。」
  我的头脑一下子清醒了,我用尽全力把自己的身体为中心放出了一个龙卷风,接着我两眼一黑。
  不知道过了多久。
  「丫头,快来看啊!你捡回来的人醒了。」
  我慢慢睁开眼睛「这里是那啊?为什么我感到全身好痛啊!」
  「你终於醒了啊!我还以为你醒不了了呢。」
  一个全身穿着补满补丁的少女满脸笑容的看着我。
  「为什么我感到全身好痛啊!还一点力气都没有动都不能动」看着那张脸上有块大疤的少女我无力的问道。
  「那要问你啊!我发现你时,你全身的皮基本上都没了,你知道吗,我和我娘为了给你包扎伤口,到处去讨人家不要的破衣服连给我补衣服的布都用来给你包扎了。」
  少女还惋惜的抚摩着绑在我手臂上的布。
  「不提这些了,对了!你叫什么啊?为什么会伤成这样?你可是我有生以来看到伤的最重的一个了」「我是谁?为什么我不知道我是谁啊!」
  我用仅能活动的右手激动的拉着少女的衣袖。
  「不要这幺激动啊!你忘了叫什么慢慢会想起来的,哎呀!你把我的衣袖拉下来了。」
  少女拿出一根牵有绳子的鱼骨头,摆弄着被我扯断了的半截衣袖。
  「……对不起,我真的能想起来吗?」
  「可能吧!以前和我娘一起讨饭的一位大婶,在讨饭时被有钱人家的大狗追着拚命的逃,后来一不小心头撞到了一棵大树上也和你一样醒来连自己性什么都不知道了,后来不也记起来了嘛。」
  少女把袖口用线缝了起来道:「你一定饿了吧?看来着个袖子和你有缘,以后就当你的饭袋吧!我现在出去给你讨点东西吃,放心你以后会记起自己是谁的,现在就好好养伤吧!」
  「……」
  少女和她娘走后,我开始打量起我呆的地方,这里是一个用枯树枝和稻草组装而成的小屋,我甚至还能从屋顶看到天上的白天蓝云。


第23章养伤
  我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可是稍微的动一点点我的身子就连锁反应的痛个不停。
  「难到我的下半辈子就这样了?我到底是谁?」
  我心里万分的痛苦,可是无可奈何,真想能够出去找回以前的我。
  那扇用树枝和草绳绑成的「门」被打开了。
  那位少女兴冲冲的走到我的面前「你看!今天真是好运,我讨到了一碗剩饭耶~ 你等着我这就去把它做成粥。」
  说完少女又飞似的冲到了屋外。
  接着我的耳边传来了火烧树枝的爆裂声。
  过了大约二十几分钟,少女双手端着半个盛有白米粥的瓦罐,小心翼翼的走到我面前。
  「来你不要动我来喂你,你都昏迷五天了一定很饿了吧!不要动我来扶你」少女看着我挣扎着想坐起来时,连忙放下「碗」帮我在背下垫了不少的稻草。
  「这样行了吧」看着我坐靠在她的「杰作」上满意的问道。
  「恩,这样好多了……」
  刚才的活动痛的我差点没了半条命。
  少女非常小心的帮我把包在下巴上的布条微微松下,一股强烈的草药味直冲我的鼻孔,「厄这是什么味道啊?」
  「当然是给你治病的药啊!我们身上要是有伤都是用这种山上采的草药治的,你不要动我在帮你解绷带呢」少女解完布条又用一块布帮我搽了下草药「这样你就可以喝粥了。」
  少女用一把小勺子把白米粥小心翼翼的喂到了我的嘴里。
  我一口气把一锅的白米粥都喝光了「还想喝?没了哦~ 等下我在去讨讨看,希望还能要到点乾饭」看着少女走出屋子的时候我好像感觉到什么「对啊!我把粥都喝了她吃什么呢?」
  丛屋子破漏的「墙壁」上我看见她正在舔食着我刚吃完的那个瓦罐,顿时双眼一热慢慢留出了两道眼泪,我知道这个情景将在有生之年牢牢的刻在我的心上,永不忘记。
  「高个,今天感到好点了吗?」
  因为我记不起自己的名字,小霏就帮我取了个高个的名字,原因大该就是我比较高大吧!
  我在这里已经住了快一个月了,我们彼此也都把对方看成了一家人。
  小霏她的父母都是乞丐,所以她一来到这个世上就自然而然的变成了小乞丐,在她还没满月时父亲就病死了。
  具小霏所说她脸上的疤是小时候,因为她娘好几天讨不到东西吃,眼看小霏快要饿死时有一位老头来到她们的面前。
  老头给了她们一个金币,不过金币并不是白给的条件就是在小霏的脸上留个疤,当时小霏娘心想留个疤总比让女儿饿死的好,也就同意了。
  「我感觉好多了,你看」我用力把手撑在「拐杖」上艰难的站了起来。
  小霏连忙跑过来扶着我「知道你厉害啦~ 快坐下来,看今天我讨到什么好吃的了」「哇……是半个肉包子啊!」
  「你快吃吧,多吃点病才好的快啊!」
  小霏把包子塞在我的手里。
  「我不吃,你吃我知道你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看着小霏苍白的面孔,我知道这几十天来她为了我没有吃饱过一顿。
  「那这样吧!我咬一口你也吃一口好吗?要不咱们都不吃了。」
  小霏看拗不过我就提出着这幺个条件。
  「好……」
  我的双眼又湿润了,可是我尽量不让眼泪流出来。
  我看着她把包子咬了一口,我也咬了一口「那时你真的一点都不觉的疼吗?」
  「恩!那个老头就用手指在我的脸上点了一下,我就觉的脸微微热了一下,一点都不疼」「是嘛?真是个奇怪的变态老头,要不是他你现在一定很漂亮!」
  我又狠狠的咬了一口包子。
  「也不要这幺说他,要不是他的那枚金币我和我娘说不定早就饿死了呢。」
  「小霏,我想明天和你一起去……去要饭」「不行,我知道你以前一定是个大少爷,在我发现你时你身上的碎步都是最高级的料子,你怎么能和我们去乞讨呢?在说你的伤还没完全好呢!」
  「什么少爷不少爷的我现在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在说你看我现在的造型不去要饭是不是很可惜啊!」
  我趴在地上做了个很「COOL」的样子。


  「小霏,我想我们因该到人多的地方讨吧!为什么在这小巷里,这里连人影都没几个。」
  小霏扶着我站在小巷一面破墙旁等待人家的施舍。
  「高个你不知道,讨饭也有底盘分的,我和我娘都是女儿家怎么抢的过那些男的呢。」
  我忍不住哭笑道:「呵呵连要饭的也争地盘啊!」
  「那当然,在大街上那些大爷小姐们看到我们要饭的,都会把吃不掉的扔给我们吃,有时还会施舍点铜元呢!在这里我们也能讨到点剩饭什么的,不过就是没有大街上来的多。」
  终於看到有一位老婆婆往这走来,我马上趴在地上和小霏一起求讨。
  「可……怜……可怜我们吧……给点吃的也行。」
  自尊心让我变的有点大舌头。
  「没有没有,走开」老婆婆恶狠狠的登了我们一眼,飞快的走了。
  「高个不要难过乞讨是这样的,听多了就习惯了。」
  小霏安慰道。
  我们就这样在小巷里呆了半天,站的脚都软了可还是什么东西都没讨到。
  「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方便」一下」小霏扶我坐在地上后飞快的跑到一片小竹林里。
  「咦,看那群人穿的多好啊!身边还带了这幺多的狗,一定是有钱人,我去向他们讨吧」我从地上爬起来向那些人走去。
  带头的是一个超机大胖子,看起来足有三百多斤吧!他身后还带了十几个人,每人还各牵了一条大狗。
  当我走到那胖子马下正要跪下乞讨时。
  小霏在竹林边大叫「高个快跑啊!他们都不是好人专拿我们这种乞丐当畜生一样玩的,逃不了就会被那些狗咬死的啊!」
  我一听急了,还没搞清楚自己是什么人就这样被狗咬死怎么行?我转头就逃。
  「呵呵,你以为逃的掉吗?」
  那胖子满悠悠的对手下说道「好了,放狗」看着那群大狗向我们冲来,还有那些人比魔鬼还要毒的笑容,我跑到小霏那抓着她的手就拚命的逃,也管不了在逃跑时被拉扯又重新破裂的伤口,耳后还不时的传来那些人恶毒的笑声。
  我和小霏拚命的逃,以不知不觉的逃到了一片荒地上,没想到跑了怎么远狗还在后面没追上我们。
  「哎呀」小霏一不小心被路上的一块石头扳倒。
  眼看那十几条恶狗就快冲上来了,我一急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护到小霏身前,反正我这条命是小霏救的能替小霏死我也认了。
  跑在最前面的一条大狗已经身在半空中向我扑来,小霏眼看大狗就要扑到我的身上,哭叫了一声「不要……」
  后就晕了。
  就在大狗离我还有大约十釐米时,我紧闭双眼,本能的双手向前一推,等待着恶梦的来临,可是等到的不是被撕咬的痛而是一连串的爆炸声。
  「……」
  我慢慢的睁开双眼,随即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那十几条狗都七倒八歪的死在地上,身上还冒着青烟,我身前大约直径十五米的地面全都变成了黑色,还散发着烧焦的气味。
  眼前的情景显然是被雷击中后导致的结果,我惊讶的抬头看了看天上「没有乌云啊!怎么会打雷呢?还打的这幺准?」
  「高个,发生了什么事?」
  小霏已经从昏迷中醒来,也同样被眼前的景象吓坏了。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老天看我们可怜,而这些狗又太可恶就用雷电把它们劈死了吧!」
  「……信你才怪,我想一定是那位高级的魔法师在暗中帮我们吧!」
  「这些狗怎么办?扔在着好像太浪费了。」
  我看着这些狗摸了摸肚子对小霏说:「不如把它们做成肉乾吧!皮还起码能做三件衣服呢!」
  「也好,我已经好久好久没吃过肉了」说干就干,我们两人合力剥了第一头狗的皮到第四头时我们以驾轻就熟了,我们两人飞快的把剩下的八头都处理了。
  随后我们用树枝做了个拖板等到天黑,悄悄的把狗皮狗肉分两次运到了家里。
  当晚小霏她娘被我们运回的这幺多肉吓坏了,听了我们的经历后,不但不怕了还用脚很踹了狗皮几脚为我们出气。
  「高个,娘快来吃狗肉啊~ 」小霏手里端着热气腾腾的破瓦罐,满脸笑容的叫着。


  「高个来这个给你,多吃点你的伤才能快点好啊~ 」小霏从瓦罐里捞了块没有骨头的精肉夹到我碗里。
  「大娘,小霏你们也吃啊!」
  看着他们母女俩都把好肉给我吃,自己只啃点骨头。
  我挑了几块肉夹到大娘和小霏的碗里「肉还有好多呢,你们自己也多吃点,我的伤快好了不信你看」我脱下衣服解开胸前用来包扎伤口的布条,里面已经都结疥了只不过样子有点可怕,一块一块的像龟纹状的疥部满了我的全身,和脸上的一样。
  小霏把补满补丁的衣扔在我身上「好了好了,快穿上少恶心人了。」
  「我很恶心吗?」
  「你身上的这层龟裂老厚「皮」有的地方亮亮的,有的地方还在流浓呢!你说恶心不恶心」「好了好了,快吃肉在不吃都要被我吃完了哦~.」大娘为我解围道:「等你伤全好了那些疥自然都会脱掉的」我还是不服气道「你别看这层「皮」难看,太阳晒不热,冷风吹不冷,怎么样」「哈哈,有怎么好?那就是说以后不需要我帮你抓痒了喽~ 」小霏坏坏的看着我笑。
  「……其实也没这幺好啦~ 我只不过是自我安慰一下啊!你连这个都不成全我啊!」
  我一想到那种就像是千万只蚂蚁在我全身爬的感觉,一害怕就把实话说出来了。
  「我和你开玩笑的啦,要是那儿痒就叫我哦~ 不要自己老把皮抓破,要烂的知道吗?」
  小霏红着脸低头闷吃碗里的狗肉。
  就在几天前,我的下身突然奇痒不比,我又不好意思叫小霏帮我抓,没想到自己用力一抓就把皮给抓破了,我又不好意思叫小霏帮我包扎,就自己用布条把「小弟弟」包的像「阿拉伯」人一样,走路都不方便。后来还是由小霏帮我代劳的,小霏的手艺没话说啊!才二三下就包的精致灵巧,还有那草药,感觉晾晾的甭提有多舒服了,现在我的下身也已经结疥,没有小霏的话我还真有可能变太监呢!
  我马上岔开话题「大娘你说那些狗皮用来做衣服怎么样?」
  「这样不好,要是我们要饭的穿的这幺好还怎么讨的到东西呢!」
  「娘,不如我们用这些皮做被子吧!天热能用来当床垫,天冷能当被子盖,那多好啊!」
  听了小霏的提议我和大娘都表示同意。
  几天后,大娘把那些狗皮做成了三张皮被子给我们当床垫,那感觉真的好舒服,我们三人开心的抚摩着自己的被子。
  「嘭」突然我们的屋门被人踢开,一群身穿黑色软甲帽子上带有官府徽章的高大卫兵冲进屋子,把我们围在中间。
  「赫队长就是他们偷杀了我家的狗」说话的正是那天放狗咬我们的那个死胖子。
  「什么狗?我们是要饭的不知道什么狗」我把小霏母女俩护在身后大叫道。
  那个赫队长走到我面前,把我手中的狗皮被一把夺了过去用手捏了捏后问道:「这是什么?」
  「前几天我们在城外碰到了一群野狗要吃我们,后来不知道怎么的被雷劈死了,我们就把它们捡回来了」我理直气壮的狡辩道。
  「你撒谎,这些明明是我家养的狗」胖子拿过皮被心爱的抚摩着。
  「都不要说了,来人把他们都给我抓到监狱去」那个赫队长一甩手已经走出了屋外。
  我们分别被关押在监狱的两间相隔的铁笼子里。


  几天后,我看着缩在另一个铁笼角落里的大娘和小霏,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心中更是懊悔万分「早知道会这样,当初就不要那些狗屁的皮了」「喂,臭要饭的,有人来看你们了」脚步声在我们的铁笼栏前停住,接着是狱卒的一声喝令。
  我心中一震,抬起头来向前望去,站在狱卒后面的居然是一身肥膘的那个死胖子。
  「这几天的滋味不好受吧!哈哈哈」「死胖子你还想怎么样?」
  「你知道为什么这几天没有人来审问你们吗?」
  死胖子用他那双耗子眼看着小霏奸笑道:「那是因为我用钱把你们买下来了,你们弄死我这幺多宝贝狗,我是不会让你们好活的。不过我现在又想到了一个非常好玩的游戏哈哈哈」说完死胖子就大笑着走出了监狱。
  「不要,我和你说过狗不是我们杀的,我们没杀啊!」
  「高个,别叫了没有用的,他们根本就不拿我们乞丐当人看,没人会相信你的。」
  小霏走到我这边,双手穿过铁笼紧紧的握着我的手。
  「对不起」「你别傻了,就算我们没捡回那些狗,难道他们会因为没有证据而放过我们吗?这都是命运是我们没法改变的命运。」
  第二天,「来人把他们给我带回俯去。」
  一个身穿青色长袍的男子领着一群家丁把我们三人押到了一辆囚车里。
  囚车渐渐得驶入了一处巨大豪华的庄园。虽然现在的情势不妙,可是我还是忍不住的环顾四周。只见大庄园的中间是两栋连体的高级别墅,周围则是被一大片花园包围着,只有通向别墅正门的入口是一条用青石铺建的小路。
  「看什么看畜生把头缩回去」那个去字还没有说完已经有一根棍子向我打来,我连忙缩回头才免於「贡头开花」。
  当要进别墅时一阵如奶茶一样的香味突然冲入我的鼻子里,接下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眼皮好沉啊!真舒服,「喂臭乞丐,起来起来不要装死」随后我的背部传来刺痛。
  我连忙从地上跳起来警惕的注视着四周,眼前的一切让我心中一凉,眼前是一个宽广无比的圆形大厅,中间也就是我呆的地方是一个直径有十多米的舞台,周围都是阶梯式向上的桌椅,上面已经坐满了身穿豪华衣装的贵族们。
  不一会儿那些大爷们开始喧哗起来,那个死胖子和一个身穿相当华丽长裙的美少女走到我面前,紧接着我被两个身材魁梧的家丁制伏在地上动弹不得。
  「各位,欢迎百忙之中抽空来参加小女的生日宴会。」
  「什么?那个少女是死胖子的女儿?」
  我心里惊讶道:「是不是太夸张了?他的女儿这幺会这幺漂亮,一定不是他亲生的。」
  「现在由我和我的夫人来给大家介绍接下来的节目」「……天啊!那个美少女是他夫人?不是女儿啊!」
  我的脑袋一下子「当机」了。
  那个死胖子一口喝光了手中的红酒道「我要请各位观赏的是当众开苞节目,大家不要惊讶,那两个表演者都是难得一见的丑八怪,我们将现场让他们表演性交」我听到他们想在我身上做什么时,我拚命的挣扎着可是没有丝毫的作用,我根本就敌不过那两个家丁的力量。
  「不要,你们这些禽兽,畜生快放了我要杀就杀,我是不会做这种事的」我非常清楚那个女的一定就是小霏。
  「来人,给他喂下性药」「不要,晤……不……不要」我的嘴被人掰开,另一个家丁把一碗汤药灌进了我的喉咙。
  「把那对母女带上来」大娘浑身赤裸的绑在一根木桩上被两个家丁抬了上来放到了「舞台」的中央,从她的神情来看显然已经昏迷。
  「不要……」
  我无能为力的大叫着。
  接着小霏也被他们押上了「舞台」,看到自己的亲娘被赤裸的绑在木桩上时大叫着哭了出来「求求你们快放了我娘,这件事和我娘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那个美少女缓缓走到小霏的身旁轻轻的抚摩着小霏的头发道「放心,只要你们表演的出色精彩,我们便会放了你的娘,不过……」
  那个少女突然用力揪起小霏的头发恶狠狠的说道「要是你不合作的话,我会让我的宝贝好好「招待」你娘的」此时少女的脸上露出了魔鬼的笑容,接着一个家丁从后屋牵出了三条大狗。
  我和小霏立刻明白了她所说的「招待」是什么意思了。
  小霏立刻跪在地上拉着那位蛇蝎美少女的裙边哀求道:「你们要我做什么我都会答应,你们千万不要这样对待我娘啊!」
  「那就好,现在我要你去把那小子的衣服脱光」「是」小霏两眼无神的走到我面前开始脱我身上的衣裤。
  这时我喝下去的药也开始发挥了它的功效。
  我感觉身体的血液开使沸腾起来并不断的流向我的下身,浑身充满了力量,思考开始变的缓慢起来,原始的欲望由我的脑中有如火山爆发的涌了出来。
  周围的人们开始欢呼起来,有的在那大叫「快去含住他的龟头,快啊!」
  「对对,还要用手指撮他的屁眼」小霏全都照做,台下即刻响起了欢呼声。这时的我已经觉的这个世界只有我和小霏两个人,周围全都变成了一片白色,一阵阵的爽快感由下身传来。
  少女满意的听着周围的欢呼声,知道时机已经成熟就让小霏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小霏看了看自己的母亲,开始缓缓的脱下自己的外衣,里面竟没有穿内衣而是用布条紧紧包裹着的胸部,台下马上响起了一阵哗然。

  小霏一圈一圈的解下白布条,一对丰满的美乳随即裸露在空气中,那两个粉红色的小樱桃微微的向上翘着。
  真不敢相信身材瘦小的小霏竟然有着这幺一对美乳,全场又一次的响起了惊叹声。
  惊是因为世上竟会有这样一对美丽的让人产生翩翩幻想的乳房,叹的是它竟然长在一个被疤遮住三分之一脸的丑女身上。
  「啊……」
  小霏双手捂着刚被皮鞭抽过的美乳叫道。
  蛇蝎美收起长鞭对着小霏叫道:「还不快把裤子脱了,在不脱我就放狗。」
  场下响起了「嘘」声,显然在座的都知道这鞭其实是对小霏美乳的嫉妒和发泄。
  随着补满补丁的长裤从腰间飘然落到地上。
  场下再一次的响起了惊叹声,原来藏在破长裤的里面是一个雪白玲珑向上高高翘起的臀部,无疑大家在次叹息这美臀和那对美乳一样选错了主人。这时小霏的雪白美体已经毫无遮拦的展现在「舞台」上。
  我此时由於药物的作用全身已经通红,意识退化到了原始状态。下身的巨物比起以前已经粗大一倍多,上面的疥已经因为巨物的暴长拉扯到了最大的限度片片突起,就像一个布满尖刺的狼牙棒。
  胖子看时机以到,向捆住我的那两个家丁做了个眼色,我被松开了。
  我得到自由后疯了似的扑向小霏,双手粗暴的捻着那对伤痕累累的美乳。
  小霏就在那呆呆的站着任我摆布。
  台下传来激烈的欢呼雀跃声。
  我的脑中现在只有一个字,那就是干。
  我一把小霏推倒在地,用双手拉起她的臀部使她像狗爬状的趴在我的面前。
  此时因为我的身体暴涨了许多,背部和胸部的伤疥已经因过度拉涨而流出了鲜血,我的身型以变的撼人无比,大厅的气氛因我的最后冲刺而变的异常的安静。
  我用右手握住自己的龙茎(因龟头,阴茎之词在某些网站被视为太H,在下就用龙头和龙脉代替,请各位谅解)左手掰开小霏的美臀,桃园洞口和菊花洞立刻展现在我的眼前,此时以有不少贵族把头伸的长长密切注视着我的下步动作。
  小霏则呆呆的望着自己以昏迷的母亲,「啊……啊……」
  随着我粗暴的挺腰直入,小霏痛苦的叫着。
  当我插进去的一刹那,整个大厅的人看着小霏的处子血缓缓的从桃花洞口流出时,满堂响起了叫好声。
  我则还沉迷於自己的世间里拚命的做着活塞运动,突然一个画面在我脑中闪过。
  虽然只是一闪而过可我切清楚的看见了画面的内容,里面是一个二十几岁的男子在一片树林里做着我现在同样的动作,而跨下的是一位长的非常标志的小女孩,那个小女孩的身边还有一位长发美女,那位美女的面孔使我感到非常的亲切。
  我的头开始剧烈的疼痛起来,脑海里闪烁的图片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快,几乎快到的了连在了一起。
  「我是黄豪华,家住上海,紫婷,莉儿,音,费迩大叔,火山,爆发」我失去的记忆就像洪水般从脑海深处涌上来。
  「噢……」
  随着我记忆恢复的同时,一阵阵的快感由下身传冲到我的脑顶,我的精关一松一股股的精精华射向小霏的桃花洞深处。
  我慢慢的整开双眼……


  小霏已经被我折磨的昏倒在地,我怜惜的把她抱在怀里,看着桃花洞口还在缓缓流出鲜血和我的白色精华。
  我明白那是我的下身造成的,因为我龙脉上的疥已经很坚硬了,小霏那初入人世的桃花道怎么能够受的起这种伤害呢!
  「血债要用血来偿还」我慢慢的抱起不醒人世的小霏轻声说道。
  在大厅的欢乐气氛中,那个蛇蝎美少女好像听到我的话似的对着我喊道「怎么不服气吗?畜生就是畜生给你吃的,爽了还不服气,瞧你那样能把我们怎么样。」
  我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奸笑,对她说道「你还以为我,还是刚才那个被你们百般欺负的我吗?」
  蛇蝎美少女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危险似的,连忙对着刚才抓我的那两个家丁道「快去抓住他。」
  只见那两个身材魁梧的像「史泰龙」一样的家丁,如狼似虎的向我扑来。
  我微笑的轻轻弹动了一下左手的食指,两道小落雷准确无误的击中了那两个家丁。
  落雷的爆炸声和家丁痛苦的叫喊声,片刻就向遍了整个大厅。
  那些还在欢快说笑喝酒的贵族们,被这突如其来的事吓呆了,纷纷向这边看来。
  我飞快的冥想起风之屏障,把整个大厅和我小霏大娘三人分别罩了起来。
  现在那群贵族和死胖子还有那个蛇蝎少女,都被封在两个屏障的中间,我还在上面布满了无数的蓝色落雷。
  整个大厅向起了尖叫声,还有一些人根本还没有明白过来拔腿就往大门冲去。
  接下来就精彩了,爆炸声尖叫声可谓是声声入耳啊!看着倒在地上的贵族,身上还在冒着白烟,嘴角流着白末身体还在不停的抽筋,那些晚一步的贵族感到庆幸的同时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我把大娘从木桩上解下后,抱着小霏走到那个蛇蝎美少女的面前「把你的衣服脱下来」「什么,你竟敢叫本夫人当众脱衣服?」
  她向我大叫道。
  「哦~ 对了我还不知道夫人该如何称呼呢。」
  我装着好像很诚恳的样子说道。
  「你可以叫我博尼夫人,你要知道现在你所做的可是死罪,在这里的每一位都是肯里垭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够了」我打断她的话,凶狠的说道:「博尼夫人我要的衣服呢?要是你想变成焦猪的话,你可以不脱」「你……好算你很」我看着她那双在颤抖的美腿,侮辱道「你这头母猪,真贱,心里怕的要死嘴还怎么硬」她并没有反驳我的话,双手慢慢的脱下那件华丽的连衣长裙「怎么给你?」
  我把小霏用左手扶着,另一只手用防护罩护着伸进风之屏障。
  就在我接过长裙的一刹那,一双肥大的手紧紧的抓住我拿长裙的右手。
  「啊……」
  死胖子倒在地上双手伸向空中,杀猪似的大叫着,那双肥手已经被电击的黑肿无比。
  我一把扯过长群对着死胖子笑道「博尼先生是吧!我早就料到你会偷袭呵呵……烤猪手的味道怎么样?」
  我把长裙披到小霏身上时,此时以小霏慢慢的睁开双眼清醒过来。
  而我切被眼前的景像惊呆了。

  「啊……我娘呢?高个你没事了吧!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家了」小霏不愧是一个孝顺的女儿,只担心大娘和我的安危,全然不顾自己的所受到的伤害。
  「没事了,小霏你……不要紧吧!对了我还要告诉你两件天大的好事。」
  「等一下」小霏拿起身上的长裙走到大娘身边把长裙披在了大娘身上,自己又捡起地上的补丁衣裤迅速穿了起来。
  「啊……」
  小霏这时才发现墙角边怕的缩成一团的贵族,又一次的惊叫道。
  「不要怕,这些都是我做的,现在不要问以后我会解释」我拉着小霏的双手道:「第一件好事是我已经恢复了记忆,我叫黄豪华你以后可以叫我豪华」「真的,太好了,我早说过你会想起来的」小霏握着我的双手高兴的跳了起来「那第二件呢?」
  我握起小霏的双手让她自己抚摩着自己的容貌「你现在感觉到了什么?」
  「高……豪华我的脸有什么好摸的?」
  小霏疑惑的看着我。
  「你在仔细摸摸,难道没有和以前不一样吗?」
  「女儿……你……你的脸」原来大娘也已经清醒过来,看到小霏的变化后不敢相信的走过来用双手抚摩着小霏的脸蛋。
  「你们都怎么了?我这张丑脸有什么好摸的?」
  小霏看见我们都用发现新大陆的眼神看着她时,自己也不自觉的又一次摸起自己的脸来。
  「啊……」
  第三次惊叫起来的小霏,不知道是不是乐极生悲竟然哭了起来「我脸上的疤……疤……没有了」我走上去把小霏搂在怀里「不但疤没了,你也变的像仙女一样的美丽,真没想到那块疤的下面竟然是一长这幺漂亮的小脸蛋」我情不自禁的在她那张美丽无比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大娘高兴过后拉着我的手指着墙角边的贵族们问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我抱着小霏一五一十的把全部的事情都从头说了一变,当然我和紫婷是从另一个世间来的事没说。
  「原来是这样啊!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大娘看着那群贵族们说道「他们都是些有头有脸的人物,现在搞成这样,看来我们在肯里垭是不能呆下去了」「我会处理的」放下小霏后我走到风之屏障前,施展起了风博术把他们每个人都风开的绑了起来,连那三条大狗也没放过。
  「你们该看的都看了,该过瘾的也过瘾了。」
  我紧紧定着博尼夫妇道「现在该是算总帐的时候了。」
  「啊……不要……啊」我一把拉起博尼夫人并把她的内衣撕了个粉碎。
  「不要什么?啊!你他妈的现在知道不要了啊!啊!我要把小霏身上受到的伤害加倍的奉还於你」我恶狠狠的对着她叫道。
  我转过头看着小霏母女道「我一定会让他们加倍品尝你们所受的痛苦的」小霏好像明白我的意思似的红着脸低下了头。
  我从身后用下身慢慢摩擦着博尼夫人的臀部。
  「你要干什么!不要碰我的夫人,不然我要你不得……」
  还没等他说完,他已经被我一脚踢掉了好几个牙齿满口吐着鲜血说不出话来了,只能在一边呜呜的哼着。
  我的龙脉以是一柱青天,龙头涨的足有一个小鸡蛋一般大小,在加上那片片犹如逆长龙鳞般的疥,在加上乌黑透亮的反光效果,还真有一种带给人地狱恶龙般的恐惧效果。
  那些贵族们都用无比惊讶的眼神看着我的「龙枪」并幻想起博尼夫人被我奸淫的画面。
  博尼夫人感觉到从臀部传来的异样变化后,恐惧的纽动着身体极力想要摆脱我的魔爪。
  我当然不会让她如愿,右手抓住龙脉的底部腰向前一挺「啊……」。
  我和博尼夫人同时尖叫起来。
  我迅速拔出下身,痛苦的叫着「坏了坏了……」


  那些贵族们看见我痛苦的捂着下身,都害怕的不得了,生怕我的下身万一有个三长二短,会拿他们来出气,都不敢喘大气的缩在地上。
  小霏听到我的叫声后连忙小跑过来紧张的问道「怎么了?是不是伤口又裂开了啊!」
  「……」
  我慢慢移开双手,只见原本结满疥的下身现在以变的光滑无比,龙脉「披着」白里透着粉红色的新皮肤有如荷花的花蕾般仰头高跷。
  「怎么会这样?」
  我不解的抚摩着下身。
  因先前博尼夫人给我灌下的性药有着强烈的催情作用,使的我身体暴涨,让我的新皮肤得以和那层又硬又厚的伤疥分离,而凑巧的是刚才我正要挺进占有博尼夫人的桃花密洞时由於她的反抗纽动,使得我走错道路叩错门的把龙脉刺进了她的后庭菊花洞。
  菊花洞要比前面的桃花洞紧密数倍有余,在我的全力一挺中夹的我龙脉上的伤疥和新皮肤完全的分离,犹如金蝉脱壳般的重生。
  小霏抓着我的手高兴的叫道「豪华你看你的手」原来我的右手在刚才拿长裙时也同样被死胖子抓过,上面也以露出了崭新的皮肤,只不过刚才没注意到。
  我用右手轻轻的掰开左手上的伤疥,果然和右手一样露出了重生的皮肤。
  小霏和大娘也都开心的来帮我剥掉那层疥,我的腰部以下当然都归小霏版权所有啦。
  一壶茶的时间后,我站起身抚摩着我全身重生的肌肤只把小霏看的娇羞不以。
  看着全裸躺在地上的博尼夫人泪流不止,菊花洞里还塞满了我的硬疥,洞空还在流着鲜血。
  我的气也消了一大半了。
  我走到先前被我用雷电击倒在地那两个「史泰龙」身材般的家丁面前,说道:「想活还是想死」「活」两个家丁一口同声的回答道。
  「那好等一下我放了你们,不过你们得先去帮我们三人去找几件合适的衣服来」我慢慢说道。
  「只要你能饶我们不死,就算要我们杀人放火干什幺都成」我把他们的风博术解开后放他们两出了大门。
  没过多久,三套华丽的套衫摆放在我们面前,「新买的?」
  「是」家丁点头道。
  我指着博尼夫人道:「你们家的夫人好看吗?」
  「这……」
  穿着新衣服的我厉声道「快说」「好看!好看极了!」
  两家丁连忙答道。
  「那好~ 我一向不喜欢欠别人的钱,现在我就让你们一起上你们家的夫人」我对着两家丁微微笑道。
  「豪华我觉得……」
  「女儿!豪华她这样做一定有他的道理」大娘打断小霏的话道。
  我走上前把小霏搂在怀里柔声道「大娘说的没错,我还有事要他们俩帮忙呢,现在只是要他们没有二心,在说要是不让那对夫妇吃点苦头怎么行?」
  家丁知道绝没有容缓的余地,在说博尼夫人确实长的非常的美貌,那个男人会不动心,只是他们敢想不敢做而以,现在机会就放在眼前家丁当然就迫不及待的脱下衣裤扑了上去,嘴里还唠叨着「夫人,我们也是没办法,你就认了吧!」
  死胖子看着自己的老婆被人当众的强奸,而且绿帽子一带就是两顶,气的当场就昏死了过去。
  看着那两个家丁轮流的把博尼夫人奸了好几次后,我满意的叫停。
  博尼夫人此时,已经是躺在地上像死鱼般的一动不动了。
  我走到那群贵族面前问道:「怎么样?戏好看吗?」
  「好看……好看……」
  我奸笑道「那现在是结帐的时候了,你们一连看了这幺多场的好戏,我就算你们便宜点,每人就交五十万个金币吧!」
  「什么?这是敲诈是抢劫」一个看上去比死胖子瘦不了多少的贵族叫道。
  我用手冲着那三条大狗一挥,那三条狗连哼都没哼一声就被我的风博术勒的变成了好几段。
  我又转过头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边。
  「五十万……值……我出……我出……」
  那个贵族满头大汗的说道。
  「我们出……出……」
  其它的贵族也连忙微笑的答应道。

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