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女主角
女主角
    他是一家小pub的老板,名叫何哥。打扮入时,中等身材,一身名牌而不  庸俗的品味,高雅的名表,香水,低沈的声音,318i,该有的,他都有了。   然而,他并不是我在夜夜笙歌时遇到的对象,这阵子的风起云足够拍三部台  湾龙卷风,在风暴慢慢平息,尘埃渐渐落定之际,candy是陪着我走过这段 最难平复的心境路程。    她陪着我去这去那,狂叫狂哭,在我脱下防备之际,我在她面前犹如一个小 孩,也因如此,这阵子她带着我到一家她朋友的朋友开的pub。我们总在十点  时悄悄溜入,打扮保守,仅施淡脂,点杯酒,坐到打佯,偶有敢来搭讪的,一律  拒绝。   就这样,我在我曾习惯的世界慢慢回复我的元气,这中间也认识了何哥—— 这家pub的老板。             ************   他偶而会在吧台跟调酒师美女打屁一阵,而多半出现时是招呼店里的熟客,  我大概固定出现了快一个月,他才超过平日的点头致意,端了三杯酒来到我们的 位子,坐了下来。   「我有荣幸请两位美女喝东西吗?」他笑笑。    这个时候的我已渐渐回复成原本的sandrea,即使仍然一身素雅,但 脑海中欲望的分子再度被挑起来。   在candy的穿针引线下,我和何哥聊开了,简单的回顾我的故事。他安 静的听,并没有自以为是的妄加什么评论。   好的第一印象下,接下来的每次到pub里何哥总要和我们聊上好一阵,我  和他都没有表现出任何试探性的踰矩征兆,单纯是当作多个闲聊的朋友。             ************   那天,同样是坐到打佯,我和candy走出来,何哥也跟了出来……   我们三人边走向candy的车、边聊着,快到时,我本能地向何哥挥手说  再见,他也挥了手。忽然,他转向candy:「我送珊回家吧?」    「唷,终于忍不住啦?要对美女展开攻势啰?」candy亏他。   他保持风度的笑着,「太晚了,你要开车,再载她不方便。你直接回去吧, 我来送她。」   candy促狭的扁扁嘴,sandrea,我明天早上打给你,如果他  拍你裸照,我就找人扁他。」    何哥大笑着,「那如果我被拍裸照呢?」    我和candy也都笑了。    「那是你的荣幸!」candy丢下这句话,帅气十足地挥挥手,就发动开  走了。    我于是随着何哥走向他的BMW。    他若无其实的说笑着,不让我有机会觉得尴尬。他载我回到了我家,我礼貌 地向他说声谢谢。    走出车门,他也下了车,目送我走进门口;我打开门,关了大门,忽然想到  他好像还站在那里,我心下好像有什么在呼唤着我,那是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气  味,像一种记忆里的泥土味从早晨的空气中飘来一样。    我站在门边,停了十分钟,让自己的心绪沈淀——我告诉自己,如果打开了  门他还在,我就要不顾一切了!    我打开了门,何哥倚在BMW旁,独自抽烟……   「你怎么知道我会回来?」我惊讶地问。   他笑笑,「你的眼神告诉我,你需要人陪。」   「我好的很啊。」我轻轻笑着。    「那我就放心了。」他微笑着,将烟头一丢,踩息了,打开了车门,就欲离 开。    「喂……」我连想都来不及想就伸出了手,然后才发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  制止他。    「嗯?」他一样从容的看着我,把车熄火,站了出来。   我吞了吞口水,片刻,终于下定了决心,「陪我!……」我说。   他露出肯定的笑容,「要到哪?找间旅馆休息吗?」   他单刀直入的明示不知为何反而让我有坚定感。「等我一下,我去换衣服,  马上下来。」   我回到家中,开始找衣服,这时,动作反而变的熟练而利落:我穿上一件浅  紫色的连身短裙洋装、凉鞋,补了妆和口红,马尾束起,一扫这阵子的阴霾—— 我回到我所熟悉的世界!   我走了出去,他眼神一亮,就是无言的赞叹,接着,心照不宣地路程我们并 没有多说什么……            ************    很快地就到了一间路边的旅馆,进了房间,我仍故作矜持,而他靠了过来, 不发一语的嘴唇轻触我的耳根,见我没有反应,于是从轻触变舌触……轻抚……   轻咬……最后是灵俐的舔……   「啊……」我终于轻呼。    他的手摸上了我的腰,挑逗的游移着,我的喘气声愈来愈急促,随着他的挑  逗愈来愈血脉贲张!   「可以脱掉吗?」他在我耳边轻轻说。    我双目微闭,娇声说:「嗯……」   他轻柔地把我的衣物脱下,接着脱掉自己全身的衣服,抱住我,「你比我想 像的还要美,珊……」(甜言蜜语,是凌厉的攻势)   「嗯……」我只能喘息。   他揉着我的胸部,一手搂着我的颈,温柔的吻着我的脸,我早己迷乱在情欲   的刺激挑逗中无法言语……   他把我放在床上,将我的内裤脱下……   「戴保险套,……好不好?」我制止他。    他没有和我争辩,走过去,拿了套子戴上;到了床上,抓住我的腰就插了进  来……   「啊……」像是枯旱后的雨水般,一阵快感涌来!    「会痛吗?」他体贴地问。   「不……不会……」   他开始加大力道,慢慢的抽插,直到全力的插入、抽出,每一下啪啪的交合  声,夹杂着我无法抑制的呻吟声……   「啊……啊……啊……」我无法克制的放声娇喘。    他不停的抽插,两手紧抓住我的腰臀,每一下都直没入里……   「啊……何哥……大力一点……」我的情欲完全被挑起,不顾形象地喊出淫  声浪语。    他不发一语,加大抽插的力量,每一下都是全力冲刺……   「啊……啊……你……啊……」我失神在性爱的快感中。    「嗯哼……」他发出低沈的喘声,加大速度,忽然间就射了。我感受到他在  我里面的痉挛和松驰,我的晕眩呻吟也慢慢停了下来……   良久,他从我里面退了出来,坐起身,点了烟;我双眼紧闭,不知为什么流  下泪来……   「珊,你怎么了?」他吃惊地捧住我的脸。    「没、没事,我是爱哭鬼,不要管我……」我觉得很失态,赶忙笑脸出来。            ************    我围了浴巾,到浴室去冲了很长的澡,全身是一种放松的状态——我终于觉  得回复正常了,也许,对某些人来说,性爱是一种治疗没错吧!   我围着浴袍走了出去,何哥正在看着A片台,见我出来,他向我走过来……   「没事吧?」他从后面搂住我。   「嗯……」我不好意思地笑笑。   「想不想再来一次?」他侧头问我。    「啊?」我很意外,「这么快?才半小时不到耶!」   他笑笑,「珊,任何男人看到你,一夜十次都没问题,精尽人亡也要做!」    我笑了出来。    他也笑笑,轻抚我的脸,「既然你心情那么好,这次激烈一点,好不好?」   我才刚点点头,他就一把将我的毛巾扯下,从后面抱住我,两手抓住我的胸  部,「你的奶好大……」我还来不及觉得害臊,他已经开始恣意揉弄我的乳房,  两手不规则地搓捏……   「慢一点……啊……慢一点……」我喘着气说。   「珊,你的奶好大,好好摸……」他不停的淫语着。    他的手往下摸,快速揉弄着我的阴唇,一手又不停地粗鲁地蹂躏我的乳房,  我整个人被玩弄的酥软无力,只能不停呻吟……   「喜不喜欢这样?」    「啊……喜欢!……」    他凑到我耳边,两手力道更加大,「珊,舒服吗?」   「舒服……舒服……」我失神道。   「珊,这次不戴套好不好?」他伺机低语着。   其实我当下是有足够的理智可以拒绝的,但不知为什么,也许是太激烈了, 我竟点点头!   他把我两手支架在沙发背上,从背后插了进来……   「啊……」我忍不住叫了出来。这次比先前的都要深入,顶到底的肉体坚实 感,是一种全新的体验!    他抓住我的腰,一下、一下,仔细而深入的插入,一手抓着我垂下的乳房,  「你奶子好大……珊……」他呓语着。   「啊……不要……」我失神地呻吟。    「喜不喜欢?」他加速抽插的动作,肉体交合不停的拍打着。   「喜欢……啊……」    「你好淫荡……对不对……」他坏心地说。    「没有……我哪有……啊……」我不停的承受每一下他肉体的挺进。   「还说没有?……超淫荡!……奶子又大……」   「讨厌……我不理你了啦……啊……」   「你明明就很舒服……」    他突然抽出,大口的喘着气,我也暂缓呻吟大口呼吸;我看着他的弟弟在跳 动着,他笑笑,「遇到你,一不小心就会差点投降。」            ************    他又将我扶到床上平躺,从正面再度插入……   「啊……」我再度叫了出来。    「你好棒……我要射很多……」他低呼。   「啊……啊……」    「喜不喜欢……珊……」   「喜欢……喜欢……」   「想不想要……快说……」    「我要……啊……我要……」我已经语无伦次了。   「大声一点……」他加快速度。    「我要……我要……」   「快说「我很淫荡「……「我的奶子很大」……」    「啊……我很淫荡,啊……你好坏……啊……」我失神到喊出了淫语。   他两手揉着我的乳房,时而紧抓,时而揉乳头,腰际仍不住的挺进,愈来愈  快,「我要射了……射进去好不好……」   「不要……啊……啊……」   「来不及了……」他一把用力抓住我的乳房——射精了!   他紧紧抱住我,我们这样紧拥了几分钟,然后慢慢的放开……   他扶着我到了浴室,帮我细心地淋浴,言谈间也回复了原本的迷人,「你真  的是女人中的女人!sandrea……」(他浅笑的嘴角永远那么迷人) 我脸红地低下了头……            ************    我们一起睡到白天,醒来拗不过他,又大战了两次——我想,精尽人亡的会  是他吧!……直到此刻:p(嘻嘻……我现在是全裸,只披一条浴巾在打字……
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