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爸爸朋友的老婆
爸爸朋友的老婆
     十八岁的时候,我考上了北方某城的一所大学。我父亲的一个好朋友就在那那个城市,而且离我所在的大学很近,我管我父亲的朋友叫伯伯。伯伯得知我去上大学,就要我去他家住,毕竟学校条件艰苦,而伯伯的儿子在外地念书,家里很宽敞,就伯伯和伯母两人住着,于是他儿子的房间就给了我住。伯母是个典型的北方人,长得结实,足有140斤重,大胸脯、肥屁股,长得虽说不上好看,但着实性感。伯母46岁,比我妈还大三岁,对我也像亲儿子一样。我住在伯伯家相安无事。有一天,我晚上醒来的时候听到隔壁房间里传来呻吟声,我知道伯伯和伯母在做爱,想到伯母性感的身体,不觉下面有了感觉。我起身去了洗手间,哇,伯母的脏内裤还扔在地上,捡起来一闻,好骚,上面还留有白乎乎的东西,那是伯母的白带吧,我想,我不禁用嘴舔了一下,酸酸的,还有尿的味道,天哪,我都快射了。其实我长得蛮英俊的,学校里也有几个女孩子对我有好感,可不知怎么的,我居然对伯母有了感觉。我把伯母的内裤带到房间里,把它套在我头上,那最脏的地方就贴在我的嘴上,一边舔一边自慰。我想做完后送回去,可由于射得太猛,昏昏沉沉睡过去了。第二天醒来一看时间,啊,快八点了,赶紧洗了把脸上学校去。下午快放学的时候才想到伯母的内裤还在我被窝里,赶紧跑回家。到了房间一看,被子已经叠好了,那条内裤也不见了,我心里吓坏了。晚上吃饭的时候,伯母和往常一样,看不出有什么异常,可我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这样过了几天,伯伯要出差去了。他走的那天晚上,伯母来到了我的房间。她平静地问我:小明,前几天你做了什么?我知道伯母说的是什么事,便低下了头。伯母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小明啊,你怎么能做这种事呢,那多不好。我无法为自己狡辩,只好说:伯母,我,我喜欢你。伯母拍了我一下肩,说:天哪,你怎么说这样的话,要知道我比你妈还大几岁呢。我也豁出去了:伯母,我不管,我就是喜欢你。我扑在了伯母的怀里。看到伯母并没有拒绝,我胆更大了,脸在伯母的胸脯上磨蹭着。伯母也有些意乱情迷了,毕竟我是个帅小伙呀。她脸红着说:小明,这,这怎么行啊。我可管不了那么多,把脸埋进了伯母的两腿之间,说:伯母,我要舔你下面。伯母气喘吁吁地说:不行的啊,脏死了。我说我才不怕呢。伯母说:你快起来,我先去洗洗。我一看没问题了,就厚着脸皮说:不能洗的呀,我就喜欢伯母的味道。伯母不再说什么,闭着眼任我为她脱去了裤子,我看到了伯母的下身,又黑又密的阴毛,两片黑黑的阴唇长开着,湿湿的,上面有白色的污垢,哦,真够脏的。可这令我更加兴奋,我的嘴毫不犹豫地吻上了伯母的下身,疯狂地舔食着腥臭的污垢,哦,我的初吻就这样交给了一个比我大28岁的老女人的阴户。舔了一会,伯母开始呻吟了,我想换个更加刺激的姿势,说伯母,你坐我脸上来让我舔好吗?伯母说:女人胯下一生衰哦,你不怕呀?我说没关系才不怕呢。伯母示意我躺好,然后笑吟吟站起来,对着我的头坐了下来。天哪,伯母的屁股实在太大了,坐在我脸上我几乎不能呼吸,而她的淫水不断进入我的嘴里。伯母转了个身,这样她的头对着了我的脚,而她的屁眼压在了我的嘴上。她意识到了这情况想移开,可我死死抱住了她的两条肥腿,我的嘴紧紧贴在伯母的屁眼上,舌头不停地扫动。伯母显然被我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所震惊了,我想她一定还没享受过被人舔屁眼,由于没有洗澡,她的屁眼又臭又脏,而对于我这却是人间美食,渐渐地伯母的屁眼放松了,我的舌尖立即挤入了她的肉缝,而伯母的嘴也含住了我的鸡鸡。在我快要射的时候,伯母停了下来,起身笑着问我:你舔到了什么味道啊?我说:伯母的香味。伯母淫荡地说:乱讲,我刚上过厕所还没洗呢。我调皮地说:对啊,洗了哪来的香味啊。伯母说:快去漱口吧,脏死了。我说我要伯母的水给我洗。伯母笑笑要我张开嘴,然后把口水吐进了我的嘴里。我说就这么点洗不干净的。要不用那个洗吧。伯母问:哪个啊。我在伯母耳边悄悄说了一句,伯母不好意思地问:你真想这么洗啊?我说当然是真的了。伯母犹豫了一会说那好吧。我和伯母去了洗手间,我躺在地上,伯母再一次坐在了我的脸上,过了好一会,我觉得嘴里灌进了温热的水,有点苦有点咸,我觉得来不及下咽了,伯母的尿撒满了我的脸……
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