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情色  »  受不了我不要了
受不了我不要了
 高尚德自问阅女无数,但他所阅之女都是闺中女子,手无缚鸡之力者多,遑论武功高强可以飞簷走壁的侠女,听完女子的话他不由食指大动,摆摆手道:「来人,将这位女侠的高徒请进来。」高忠马上应了,说是出门去请,进门却是用绳子牵进来的,为了防备这对师徒再展现出高超的武功,她师徒二人身上不但捆着很结实的牛皮绳索,更有铁锁手链和脚铐束缚,走路都是叮噹作响。等那自称名叫暖儿的小妮子被人解下眼罩走近来,娇滴滴带着委屈地看了自己的师傅一眼,问道:「师傅,这不是仁慈宽厚的天尊老爷吗,为何要如此对待暖儿?」她师傅道:「傻丫头,天尊老爷高高在上,你一介卑微信徒,不取得天尊老爷信任如何能得垂青,还不赶紧献上你的忠诚?」暖儿眉开眼笑,看着高尚德的目光带着崇拜和迷恋,却是恭敬对高尚德磕头道:「天尊老爷在上,奴婢是您的信徒,还请天尊老爷开恩,解了奴婢身上的绳索。」高尚德信步走到暖儿身前,暖儿好像很懂事,跪在地上往前挪了挪,凑过头便舔着高尚德的马靴,粉红的舌头在马靴上下仔细舔弄,高尚德用鞋尖抬起暖儿的头,小妮子抿了抿嘴唇目光楚楚望着高尚德道:「若奴婢有做错之处,还请天尊老爷降罪责罚。」高尚德笑道:「你倒是把徒弟调教的不错。」这话却是对师傅说的,那女子笑道:「小女子收这小徒之时,她尚且六岁孩提,这些年来除了教授她武功,便是授予她如何对天尊恭敬,她每日焚香叩拜,生平所求便是献身于天尊。如今正是等待採摘的二八年华,却不知相爷是否能令她得偿所愿。」高尚德没有回话,对暖儿道:「你是何名字?」暖儿娇声道:「奴婢随师傅姓甄,师傅平日唤奴婢暖儿,今日有幸拜见天尊,奴婢便是死了也情愿。」高尚德脸上带着笑容,将甄暖儿扶起来,小妮子看似娇小可人,但胸前却有一对硕大的双峰,便是那生育过子女的妇人也不能相及,因为身前被绳索束缚着,一对双峰更加傲人,近乎要破衣而出。高尚德伸手捏了捏,笑道:「这也是你的杰作?」师傅道:「正是。在这丫头天癸初现之时,小女子便与她一些特别的汤药,再授以门中不传的法门,令她可有异于平常女儿家,这一切都是为相爷所准备,不知相爷是否喜欢。」高尚德大伸手捏在甄暖儿的乳峰上,感受着硕大乳峰的柔软,笑道:「怪不得年纪轻轻便有一对傲人的双乳,看来的确是含苞待放只待採撷。」说着话,高尚德已经忍不住开始想像这小妮子用硕乳为他肉棒服务的美妙时刻,看着嫩的出水的小脸蛋,他又腾出手捏了捏,甄暖儿有些娇羞低下头,好像已经情动。那女子道:「小丫头,天尊老爷是要恩幸于你了,还不用为师教给你的姿势,准备好好孝敬天尊老爷?」甄暖儿却有些委屈道:「师傅,您帮徒儿求求天尊老爷,让天尊老爷为徒儿鬆绑,徒儿也好用尽师傅所传授,好好孝敬天尊他老人家。」高尚德摆摆手道:「不用了,老夫虽然惜美,不过今日更想试试师傅的味道,至于这徒儿,还是留待日后吧。」一言令小妮子颇为失望,双眼登时朦胧好像要哭出来,却是被女子喝斥道:「这是天尊对你的身子不甚满意,赶紧退下,不得唐突了天尊。」「是,师傅。」甄暖儿脸上滴答着眼泪低下头去,却是乖乖让高忠用锁链牵着,一步步拖着沉重的镣铐出门而去,等她出门时还不忘回望高尚德一眼,此时高尚德已经向她师傅走过去,意思已经很明显,她只能失望回过头,被人用眼罩蒙上,继续被绑在外面的木柱上。高尚德脸上带着冷笑走到女子面前,见女子面带些许惧色,不由问道:「女侠武功高强,难道还怕老夫?」女子无奈道:「小女子虽然身负武功,说来也不过女流,如今又为相爷所缚,心中对相爷真是又敬又怕。」「是吗?」高尚德冷笑着用手摩擦着女子的面颊,女子因为被吊在房樑上,此时就算有再大的本事身体也只能跟着轻微晃荡,「老夫还不知道夫人芳名。」女子道:「出尘之人本无姓名,小女子俗姓甄,名楚绣。本为钱塘人士。」「女侠果然是豔丽无比啊,想来年轻时候也是风华绝代,迷倒苍生的尤物。」高尚德说着,人绕到甄楚绣的身后,让一名士兵走过来,直接以长剑割开甄楚绣身上的夜行衣,从后背直接撕开,将整个后臀都露在外面。等见到里面明晃晃的白肉,还有翘怂的美臀,高尚德伸手摸索上去,甄楚绣显得很羞赧,身体被吊着摇摇晃晃,高尚德道:「没想到甄女侠身上只穿了这么少的衣衫,连亵衣亵裤都没穿,莫非是淫娃荡妇?」甄楚绣人还被吊着,又被高尚德把玩着屁股,能感觉到屈辱和被征服的快感,险些要叫出来,强撑着内心的激盪,道:「小女子是练武之人,懂得吐纳调息,不惧严寒,穿少一些是为吸纳天地之灵气。」高尚德手顺着美人臀瓣的缝隙下移到她后庭穴口,轻轻拨弄两下,美人这次是彻底忍不住,直接仰头叫了起来。「甄女侠可真是淫荡,老夫什么都还没做,你下面都已经出水了。」高尚德伸手刚接触到甄楚绣的下体,水渍登时将他的手浸湿,高尚德伸出手将水抹在甄楚绣的脸上,甄楚绣低着头,呻吟着道:「相爷……就莫在摆弄小女子……请相爷临幸……」高尚德听到临幸的字眼,有几分得意,这是帝王才有的特权,他笑道:「老夫岂会趁人之危占甄女侠的便宜?」话是这么说,不过高尚德却已经更加放肆的将两根手指头分别插进甄楚绣的前庭和屁眼之中,以他的判断,这女人非但不是处女,连后庭也被人开苞,骑过她的男人数不胜数。甄楚绣人被吊在房樑上手脚也被沉重结识的枷锁拷着,根本没有一点反抗的馀地,高尚德在她背后她目不能视之,有种被人鱼肉的感觉,却是有种很畸形的快感激发着她的慾望,突然又感觉前穴后屁眼被异物侵入,呻吟声更激昂,却带着哀求道:「相爷……奴家……奴家有些吃不消……」因为快活和亟待被阳物插入宠幸,甄楚绣连自称都改了,不过这也未换得高尚德马上提枪上马。高尚德冷笑道:「甄女侠早非纯洁少女,恐怕早已深谙这男女之乐,否则也不会让人捆了你再跟老夫商谈,恐怕也早就会想到老夫会藉着这谈判享受一下甄女侠的身体。」甄楚绣口不能言,因为高尚德正在用手指在她前后两穴抽插着。高尚德也不满足于以手指来折磨眼前自诩清高的女侠,还要用言语来羞辱她。「甄女侠年过四十仍旧是貌美如花,却不知谁人有幸,能独佔鳌头取得甄女侠的红丸,令甄女侠初解风情?」儘管一种极大的慾望在甄楚绣心中蔓延,她还是边呻吟边回答道:「不敢欺瞒相爷,在奴家十五岁时,为同门师兄所诱骗,令奴家失去贞节……」高尚德点头,追问道:「那又是何人有幸,成为甄女侠这菊花嫩穴首位宾客?」说着话,高尚德抽插甄楚绣后庭的手指从一根变成三根,甄楚绣这次已不是呻吟,而近乎是带着喊声道:「啊……回相爷……啊……奴家二十六岁时……曾想刺杀松州府太守……韩贺……失手被擒……是韩贺……和他的家僕……佔了奴家的后庭……」高尚德想了想,这名字很遥远,都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那时候只是听闻松州府的太守被人杀了,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那时他还没有位极人臣,自然没机会知道这些秘辛,听了甄楚绣的话,他稍微分析一下,应该是在甄楚绣被韩贺的人折磨之后,为她报複所杀。高尚德道:「没想到甄女侠还有这么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往,却不知甄女侠何时与董大师见过,从他那里得知老夫的细况?」甄楚绣声音嘶喊着道:「回……相爷啊啊……奴家六年前呃……曾对董先生……有事相求……他霸佔了奴家……三个月……终于相帮……还说天下间……能助奴家成就大事嗯……只有相爷一人……啊啊……」到后面甄楚绣高喊几声,高尚德便感觉插在她前穴的手突然被一股很劲道的水流喷中,抽出手指,水直接喷撒在地上,原来是甄楚绣被他用手指玩到高潮。高尚德提着被甄楚绣淫水打湿的手回到甄楚绣面前,见甄楚绣面色潮红更显几分豔丽,脸色不由阴冷了一些,他跟精于机关和奇淫技巧的董大师亦敌亦友,他没想到这个老朋友早在六年前已经玩过这淫娃荡妇,还给她指了一条「明路」,分明动机不良,他是国相还当的什么天尊道教的天尊,分明是董大师设个套给他鑽。「甄女侠可真是淫荡,想来你所传授的天尊邪教弟子,也是如此的浪荡不堪!」高尚德将手伸过去,甄楚绣目光迷离想用嘴将高尚德伸出的手指吸允进口中,却因被吊着不能如愿,她只好荡着绳索,终于在探头之间将手指吸吮到口中,却还没等含住仔细舔舔,荡力又将她身体荡了回去,就这么来回几下,她也终于如愿吃到了自己的淫水。甄楚绣平複了一会,才道:「奴家今日来恳求相爷,就已作出任何准备,将来天尊教内弟子皆都可为相爷所用,只求相爷恩典。」高尚德原本想当场拒绝,但他却难得有这样的武林高手等上门,原本他就想找人刺杀朝中诸如朱旻何这等异己,现在正是好机会。高尚德冷笑道:「甄女侠此举并非是为投诚,而是想借老夫和朝廷来为你达到目的,老夫岂是那种为美色迷昏头脑之人?」甄楚绣衣衫已经被撤开,背后还凉飕飕的,一脸着急道:「相爷若是有驱驰,奴家定当尽心竭力。」「那就劳烦甄女侠去杀几个人,若能做好的话,老夫倒是可以应允你。」甄楚绣什么都不顾,低下头道:「请相爷示下。」高尚德将朱旻何和几个朝中异己的名字说出来,甄楚绣脸色还是有些为难,儘管这些人的府邸都没有丞相府这么防守严密,但也不是说去杀就能杀的了的,可若是她不答应,就无法得到朝廷的支持。她很清楚以她在武林中的邪名,想整合武林同道是天方夜谭,唯有得到朝廷的相助,而现在整个朝野只有高尚德有这样的权威和能力,还对美色如此偏好。「相爷是未来的天子,奴家能成为相爷的开国功臣,死也值得,就请相爷鬆开绳索,奴家这就去为相爷办事。」高尚德这才满意点点头道:「甄女侠果然是做大事的材料,不拖沓,老夫甚为欣赏啊。老夫也不会强人所难,甄女侠今夜便只杀一人便可,此行凶险,老夫帮不上什么忙,但若甄女侠能平安归来的话,老夫再与甄女侠一叙情缘。」说着高尚德抚摸着甄楚绣的面颊,意思很明显,只要甄楚绣这趟能把目标人物杀了,回来之后高尚德就会临幸于她,并且答应让她投诚可以得到朝廷的相助。甄楚绣道:「定当不辱命!」言罢,高尚德吩咐让人将甄楚绣放下来,却不给她鬆绑,让人重新给她准备了夜行衣,让她出了府门之后才能换上衣衫去行刺杀的任务,高尚德给她的第一个任务也不複杂,只是个朝廷中跟他有矛盾的言官,这种人的府第可说是防备鬆散,他只是不想得罪天下的读书人才一直没对那人下手。等甄楚绣被人送出门外,高忠才凑过来笑道:「有这样武功高强的女人去杀人,老爷真是如虎添翼啊。」「还用你说?这就去把她徒弟请进来,老夫也该试试侠女的味道了。」高忠这才让人把甄暖儿牵进来,甄暖儿一进花厅便跪在地上哭诉道:「天尊老爷在上,奴婢不求天尊老爷恩宠,只求天尊老爷能让奴婢跟师傅一样为您去办事……呜呜……」说到后面,小妮子已经呜咽起来,哭的是越来越伤心,好像自己一点作用都没有,连被高尚德宠幸的资格都没有。高尚德换上一副面孔,显得有几分怜惜,将甄暖儿扶起来,帮他擦擦眼泪,柔声道:「老夫让你师傅去做事,那是对她做错事的惩罚,而你又没有做错事,老夫为何要惩罚你?」甄暖儿小脸上仍旧带着泪痕,更显得楚楚可人,好像听不太懂高尚德的意思,却是将头埋在高尚德怀里,高尚德心想:「小丫头就是小丫头,用几句软话哄哄便有些忘乎所以了。」甄暖儿气息稍微平缓,娇声道:「可是天尊老爷为何不让奴婢好好孝敬您老人家?」「那是你师傅在,不方便,现在她不在了,老夫自然要好好疼疼你。」高尚德脸上带着阴笑,能让一个芳龄的少女,还是武功卓绝的小侠女带着无比的虔诚乖乖噘着屁股献上处女的身子,那也是件很美妙的事情。高尚德吩咐道:「来人,为甄姑娘准备春凳,老夫……本天尊今日要为甄姑娘验贞,好好採摘这朵花骨朵。」甄暖儿闻言破涕为笑,又紧忙为高尚德磕头,道:「谢天尊老爷。」说话间便有人把处女验贞的春凳给搬了来,因为甄暖儿身上被绳索和铁链绑着,要脱衣服有些麻烦,本来也可以不用脱衣服像甄楚绣那样把后面的衣服割开便可,但高尚德很喜欢这小妮子胸前那一对乳峰,自然是想在破处的时候同时把玩着豪乳,那才更有意思。高尚德让人把剪刀准备好,让甄暖儿跪趴在春凳上,噘着高耸的屁股,让几个丫鬟将她身上的衣服解开,连她所穿的白色小肚兜也被剪成布片,洒落在地上。到最后,甄暖儿全身上下除了绳索和镣铐之外,只剩下一对小绣鞋和白色的袜子,跪趴在那噘着大屁股,身上白皙水嫩,尤其是一对乳峰,大而不下垂,两个乳球挺着,从侧面看到乳晕和乳尖也是粉嫩的很,再看她的下体,阴部却是连一点毛髮都没有,白淨中只有一道嫩红的小肉缝,连屁眼周边也不见任何杂色。高尚德在上面摸索了一下,很洁淨,不像是有髮根的模样,他不由问道:「小丫头,你下面不长毛的?」甄暖儿把噘着的屁股扭动了两下,媚声道:「回天尊老爷的话,以前也长过,师傅给剪了,以后师傅每天都会在奴婢的身上抹药膏,从那以后就不长了。」高尚德平日里最讨厌的就是女人下身长毛,他心想要是甄楚绣有这么好的办法能让女人下身不用每天剃还能这么干淨,那可真是要拿来为他所用。「真是漂亮啊,玩起来一定爽快。」高尚德如同在自言自语,手还抚摸着甄暖儿大而坚挺的屁股。甄暖儿有些害羞,却是喜滋滋道:「奴婢的身子生来就是为孝敬天尊老爷的,若是不能为天尊老爷所恩幸,将来只能被那些肮髒的凡人男子所糟蹋,生儿育女,只能奢求生来的女儿能得天尊老爷的恩赐……今天能让天尊老爷鉴赏奴婢这卑贱的身子,是奴婢几辈子修来的福气……」高尚德心中汗颜,这甄楚绣给土地灌输的思想可真是独特,不过这样也好,能让他好好在甄暖儿身子上快活快活,原本他只是想玩一次便罢,顺带试试把这样可人的小侠女坚挺的奶头咬下来是什么滋味,既然她这么配合,那就先试试骑上去的感觉,咬掉奶头的事要等多玩几次玩腻了再说。高尚德一摆手,马上有丫鬟过来给他重新宽衣,等他那粗大的肉棒重新暴露在空气中,旁边已有两名妙龄的丫鬟跪下来舔弄润湿,还有另外两名婢女上去跪在春凳之前,却是把头凑上去用舌头去舔甄暖儿那白里透红的小花穴。「嗯……嗯……天尊老爷……这是做什么呀……嗯……好难受……」甄暖儿手脚仍为铁铐所缚,被女人舔弄着下体,娇羞而无奈地扭动着小屁股,既想拒绝,却又感觉花穴中有种很独特的快感在涌现。高尚德立在那,见肉棒差不多润湿,而甄暖儿的花穴也被两个丫鬟掰开把里面稍微深一些的地方也舔过,不由把正在舔弄肉棒的丫鬟的头推开,走上前按在甄暖儿的两片臀瓣上,笑道:「这是为怒润穴啊,老夫既然要宠幸你,若是你下面都不湿的话,老夫这龙身又如何进你的身体?」甄暖儿道:「不用这样的,师傅曾在奴婢的奶子里用过一种药,每次只要有人捏了奴婢的奶子,下面就会有水流出来,师傅还说了,以后天尊恩幸奴婢的时候,一定会给奴婢的奶子佩戴上象徵天尊老爷私有小宠物的乳环,绑上金链子,奴婢就可以像小猫小狗一样,被天尊老爷牵到外面去赏玩了。」告上闻言不由汗颜,看来这甄楚绣不但是个武林高手,还是个精于玩女人的行家里手,他以往玩女人多以暴戾为主,但也没想到把女人穿上乳环再把绳索繫在乳环上牵出去玩的念头,想那些大家闺秀,如同刚被他所佔的孙夫人,被穿上乳环趴在地上当狗遛,再在她乳房里用药,每次牵动她走动都会令她奶子既痛苦又有种屈辱的快感,是何等的快慰?高尚德笑道:「那好,等老夫为你开苞,会亲自为你穿上乳环,到时候你这丫头就是本天尊的小宠物,本天尊天天拉你出去遛。」甄暖儿欢欣雀跃道:「谢谢天尊老爷。」说着扭动着屁股,却是因为屁股被高尚德按着,她却是没办法大幅度扭动。高尚德道:「老夫马上要为你这小贱奴开苞了,你师傅有没有教给你怎么说?」「有的,有的。」甄暖儿紧忙将头伏低,娇声中带着几分柔媚道,「祝天尊老爷一统河山,玩遍天下绝色。」高尚德哈哈大笑道:「不是这句,不过也没关係了,老夫很喜欢这句话,以后老夫每次恩宠你的时候,你都说一遍。」「嗯……啊……」甄暖儿应了一声,不过后面却成为呼痛的叫喊,因为高尚德的肉棒已经撬开了她的小花穴,一路挺进,象徵贞节的处女膜破裂,变成一团血水,与高尚德的肉棒融为一体。
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