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淫荡人妻  »  痴情少妇
痴情少妇
 这几日宁雨昔都在看着小说解闷,却是林三怕家中女眷无聊,特意从现代知识“借”过来的。  不同给萧家母女、洛凝、徐芷晴的伤春悲秋红楼梦,给宁雨昔的则是黄易武侠系列,那里面的剧情撩的宁仙子七上八下的,还让三哥了趁机吃了不少豆腐。  然而宁雨昔还是爱上了这套书,因为这里面的女角如秦梦瑶、师妃喧之流,实在和她太像了。  一样为天下苍生、一样冰清玉洁、一样堕入情关、一样用剑……  诸多的相似点让宁雨昔起了共鸣,一会与英俊潇洒的徐子陵精神恋爱,另一会又同俏皮好动的韩柏床上缠绵,宁雨昔想到自己也是被小贼破了道心,不免会心一笑,更爱不释卷了。  此刻的宁雨昔正看到『韩柏以双修大法接续秦梦瑶受损的心脉,将其逗弄着如同荡妇淫娃要求破身』时,只觉得自己满身躁动,脑海中幻出韩柏形象,正以高超的调情手段逗弄着身上的敏感点,舒爽的让自己情动了起来,羞怯的要韩柏破了她的身子。   正当韩柏提着和林三相等大小的巨根,缓缓的向神秘的桃花源靠近时,只见温文儒雅的徐子陵突然现身制止了他,却非为了英雄救美,而是要争宁仙子的初夜权。  当二人争执不休,直接问起宁雨昔的意见时,宁雨昔则羞红着脸说:“要不你们一人帮雨昔开苞,另一人采了雨昔菊花,岂不皆大欢喜?”   两人心想这也不错,忙又问宁仙子的菊花是否被开过?宁仙子佯怒道:“雨昔乃是名门正道出身,今日同侍你二人已是愧对师门,若你二人再问那羞人之事,休怪雨昔转身就走。”   韩柏反应的快,笑嘻嘻的将宁雨昔抱入怀中,厚颜说道:“仙子莫要生气,只是韩伯身负魔种奇功,天赋异凛,怕仙子承受不住嘞。”   感受韩柏身上的魔种气息,配合阳刚硬挺的肌肉,宁雨昔只觉迷醉万分,原先稍微降下的欲火又热腾腾的烧起来了。  不甘寂寞的徐子陵,右手运起螺旋劲,大姆指在宁雨昔后庭周围幌动,食指则并上中指滑进了阴道之中。   突然遭袭的宁雨昔轻叫一声,就被韩柏含着耳垂,粗糙的双手在背上滑动着,那细麻微痒的感觉和同下身的强烈刺激,花房又分泌了不少淫水。  徐子陵将淫水涂抹在菊穴洞口处,大拇指缓缓的抵进含苞待放的粉嫩雏菊,只觉被紧缚的肉壁四面夹攻,动弹不得。  随即运起三一元气功化火劲於指,外加螺旋劲,硬是顶出了一条通道。   “喔……屁眼……热……要被化开了……子陵……利害阿……别……别忘了前面也要……顶深些……”  宁雨昔哪知徐子陵神功了得,竟能将功力运用的如此巧妙,嫩屄和后庭被连续不断的震动刺激着,使她体会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韩柏则是以魔种外加双修大法,强烈的催出宁雨昔的情欲,随着仙子逐渐上升的体温,阅人无数的韩柏哪不知已水到渠成,与徐子陵一个眼神交会,各自的口舌分别登上宁雨昔的一对玉峰顶,运功催化仙子玉乳中的乳腺。   “无赖……子陵……你们……吸得雨昔好怪阿……胸口……好像有什么要满出来了……”  宁雨昔觉得被俩人吸吮的乳头不但硬了起来,变得更加敏感外,还有一种莫名的高涨感席卷而来,而韩柏和徐子陵却在此刻离开了宁雨昔的身子,各退一步盯着她看。   气喘吁吁的宁雨昔发现自己的胸部有些不一样了,乳晕和乳头似乎都比原先大了一倍,当她好奇地碰上去时,身子一个颤抖,两道白线洒过天际,自己竟然能够分泌乳汁了。   “哎!你们这是什么魔门的功夫,羞死雨昔了!”  清冷高洁的宁仙子一时无法接受这变化,泛红的脸颊羞的划下两道清泪,看的男人怜意大生。  温文儒雅的徐子陵先走上前去,左手勾起仙子的下颔,舐去她脸上的泪珠,并轻轻的吻上红唇。   那自然轻新的气息让宁雨昔恢复平静,正要享受这片刻的宁静时,霸道的韩柏推开了徐子陵,粗野的侵略宁仙子的樱桃小口,并灌了一道液体让她吞下。   轻淡如水而微带甜味的滋味,让她想起某种怀念的感觉,不由得在热吻过后问起这是何处的甘露?只见韩柏一脸坏笑的回答:“好雨昔,这莫不是你刚射出的乳汁,味道不错吧!”  宁雨昔闻言大羞,那熟悉的味道不就是小时候奶娘喂她的乳汁?想不到自己也……“无赖,你真坏,竟然让雨昔尝自己的……哎,叫雨昔怎么说出口,真是羞煞死人了!子陵哥哥,快帮我教训这个无赖!”   羞涩的宁仙子向徐子陵求援,那娇嗔的模样让徐子陵一呆。   “雨昔你真美。”  脱口而出的赞美让宁雨昔大窘,却也化作一股蜜意甜入心头。   只见徐子陵意气风发的向韩柏邀战:“韩兄可敢与子陵切磋否?”   武道大成的韩柏哪怕他:“可以,徐兄请出手吧!”   一旁的宁雨昔看着俩人真为她要大打出手,脸上不由露出担心的神色,然而看着心上人们都为他争风吃醋,却也有种别样的感觉:“雨昔竟惹得男人为我争强斗狠,真是罪孽深重阿!”   徐子陵回头对发呆的宁雨昔一笑说道:“那就劳烦雨昔作我俩的战场了。”  还未等宁雨昔细思话中的意涵,徐子陵已飞退至她身后将她抬起,双手各抓一只玉腿往旁一分,那湿漉漉的粉嫩洞口就这样呈献在韩柏的眼前。  “韩兄,还请你先出招吧!”   徐子陵边说边舔上宁雨昔羞红的玉颈,灼热的阳物轻轻磨擦着仙子臀部,惹得宁雨昔娇喘不已。   “子陵,你怎么这么坏,竟帮助无赖来欺负我。”   “好仙子,你可别忘了说要和我谈一辈子的精神恋爱,子陵只是小小报复罢了!”   “就……就算如此,子陵可真的忍心让别人夺了雨昔的处子”“雨昔这话说的不对了。”   只见韩柏早已趁俩人对话之际摸了上来“若果你认为在下是『别人』,那韩柏自有成人之美。徐兄,这场战小弟认输,愿你和宁仙子白头偕老,告辞!”  只见韩柏转过身去,竟是真的要离开了宁雨昔尚未反应过来,徐子陵已将她放下,说道:“韩兄要走了?既然如此,雨昔,我俩还是维持精神上的恋爱,日后再见吧!”   本来渴望和两人发生些什么的宁雨昔,骤见俩人相继放下对她的痴缠,纷纷离去,不由大受打击。  见两人越行越远,正渐渐淡出自己的视线,宁雨昔忍不住大喊:“回来!”   “回来!雨昔知错了,随你们还不行吗?何必这样欺负雨昔?雨昔好苦阿!呜呜……”   说着说着竟是哭了出来。   眨眼之间,离开的二人迅即又回到宁仙子眼前。  没心肝的韩柏笑嘻嘻的看着泪雨如花的宁雨昔说:“宁仙子可否愿意让『别人』夺走你的处子阿?”   “愿……愿意。”  “光这样说可显不出你的诚意和歉意阿……这样吧!”   韩柏灵机一动,躺下身躯,看着眼露不解的宁雨昔说道:“我不强采你的初夜了,你就自己献上来吧!”  看着眼前的无赖韩柏竟是要自己主动献花,泪痕未乾的宁雨昔不由抓着徐子陵的手说:“子陵,我好怕。”   然而当她望向徐子陵时,她知道若是拒绝这次请求,二人真是会一走了之,只得放开徐子陵,缓缓走向韩柏道:“我答应你了,这下你高兴了吧!”  韩柏惫懒的一笑:“雨昔何出此言?待会你可会比我更高兴呢!”   宁雨昔哪堪如此调戏?瞪了韩柏一眼后又跨在他身上,洞口轻轻顺着小韩柏磨了起来,原先有些乾涸的溪谷又开始泛出了春水。   “宁仙子真下流,还未吞下小韩柏就已湿了”“你这样说,莫不是让雨昔尴尬?”   “韩兄可不够厚道,小弟可不敢让雨昔尴尬。”   “这倒是,因为『乾尬』会破皮嘛!”   韩柏淫荡的笑答;而徐子陵则留下矜持的浅笑。   宁雨昔听不懂两人的暗语,只是又轻轻的作动着。  韩柏倒是被磨得不耐烦了,直要仙子快点献出她的初夜“雨昔……雨昔怕痛,又知长痛不如短痛,子陵……子陵也一起来吧!”  徐子陵闻言后,让宁雨昔先起了身,两手分运冰火二气,分别朝阴道和菊谷攻去。  “好冷……又好热……不……不行……这太刺激了……停……停阿……子陵……阿……喔……雨昔……雨昔要来了……呀!”   从未想过的刺激如海水般不断袭来,冲击着宁雨昔残存的理智,喊得声嘶力竭、歇斯底里。   徐子陵的手指在双穴中不断翻飞,穴中泛出的淫水与肠液跟着配合,原先紧合的花瓣也羞怯的开了。  随着宁雨昔一声高亢大喊,春洪爆发,喷溅了一地。  而徐子陵看着躲避不及的手,轻叹一声:“真是好湿,好湿啊!”  “徐兄果然好手段,小弟这阵输了,不过接下来且看小弟的手段!”   韩柏起身拉着疲软不堪的宁雨昔,软声软语的道:“雨昔看着我的眼睛。”  宁雨昔只觉得韩柏说的话好似不断重复震颤着,一双美目不明所以的看着韩柏。   一旁的徐子陵身子一震,一脸敬佩的说:“韩兄果然厉害!”  韩柏又躺下身,说道:“雨昔过来吧!”  正当宁雨昔微颤着掰开自己的蜜穴,缓缓坐下欲告别处女身时,却又被韩柏阻止,只用着肉棒在他洞口磨来磨去;而徐子陵则是有样学样的磨着宁雨昔的菊花。   早已春情颤动的宁雨昔哪堪如此折磨?软软的说道:“好哥哥,你俩怎还不破了雨昔的身子,雨昔早已受不了了。”  “好仙子,好事多磨嘛!对了,你看那边是谁?”  韩柏无耻的淫笑着。  宁雨昔暗自诽腹道:“那你刚刚还一直催人家来着。”  一边无精打采的往韩柏指去的空处望去。  而原先并无一人的空地上,渐渐浮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赫然正是宁雨昔最爱的小贼-林三。   “神仙姐姐!不!”  只见林三激动得大喊。  “小贼你怎会在这?不……”   望着林三而清醒过来的宁雨昔只觉身下一痛,却是韩柏抚着她的俏臀用力一压,转眼插破了仙子薄纱,流下了丝丝血泪。  “呀!好痛啊!”  破身的痛楚还未过去,徐子陵的肉棒也跟着爆开仙子美艳的雏菊。   宁雨昔勉力忍着破身痛楚看向林三,只见三哥跪倒在地,不断的哭喊着:“这不是真的!”   “小贼,对不起,忘了我吧!师妹会好好照顾你的!”   宁雨昔心碎的对林三喊着。  徐子陵讶於韩柏魔音魔相的功力,然而听得身下誓言要与自己谈一生精神恋爱的仙子竟然还有第三个男人!饶是他脾气再好也不免心中有气,冷哼一声道:“韩兄且见子陵的螺旋劲。”  只见徐子陵的肉棒在菊穴中天旋地转,配合他用力的前后抽动,震动起另一处初破的蜜穴,肏的宁雨昔惨呼连连、求饶不断。   “好痛!好痛喔!子陵……子陵你好狠心……雨昔受不住了……呜呜……疼啊……不要再插了”徐子陵原先温文柔雅的俊脸面露狰狞,恶狠狠的说道:“你既与我心相知相交,我当怜你疼你。然而韩兄也就罢了,你连贼也勾搭上,就不要怪我狠心。”  韩柏感受到宁雨昔蜜穴的收缩,也是一阵舒爽,随即劝道:“徐兄何必如此挂怀?我们既已在『小贼』的眼前破了宁仙子的俩处处子,更应得意才是。”   徐子陵心想也是如此,愧道:“是我着相了,多谢韩兄提醒。”  旋即停止抽动,又道:“接下来请韩兄施为吧!”  韩柏也不客气,同徐子陵夹着宁雨昔滚半圈,便是换到了上方正位。  看着梨花带泪的宁雨昔一眼,笑道:“雨昔可感觉好些,还疼吗?”   “你这坏蛋竟用幻象来诓骗我,累得子陵也这般狠心,雨昔恨透你了。”  见眼前仙子已然明白真相,韩柏又道:“雨昔何必怪我狠心?若不如此,我和子陵还被你蒙在鼓里呢!”   宁雨昔轻声一叹,说道:“其实我不是你们以为的仙子,我甚至不会慈航静斋的功夫,这一切不过是梦罢了!”   韩柏闻得此言和徐子陵对视一眼,跟着回答:“其实我和子陵也有秘密要告诉你。”   “嗯?”  宁雨昔虽奇怪为何还没从梦中醒来,却也好奇着两人的秘密。   “其实我们早就知道了!”
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