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让学生练习练习_伊人影院
让学生练习练习_伊人影院
 亚纪子的房间在主屋的另外一室。如果想与学生们住同一房间,实在太挤了,于是就选一间比较近的房间单独住进。当然要洗澡,亚纪子一个人去洗澡。当然也可以和一年级的学生共浴,但为了维持学生与老师之间的距离,所以不适合裸裎相见。她当然对于藤尾的事,只好保持缄默,所以到了吃晚餐时,已经有些镇静了,也可以以微笑来应付学生之间的谈笑。而学生们也认为亚纪子是因为长途坐车,而觉得疲倦之故,并未发觉异样。不久,熄灯后,藤尾趁学生睡着时,悄悄地来到亚纪子的房间。「啊......」亚纪子认出是藤尾,从床上跳了起来,这一切和藤尾想的都一样,她并没有睡着,还在想着下午的事。「出去......」「为什么要逃避,为什么不叫警察来,妳应该知道我会再对妳下手的。」藤尾笑得很邪气地逼迫着亚纪子,而她则悲伤的用手摀住嘴巴。女孩子经常会为羞耻及面子问题,而忘形地用手掩住嘴巴。「呜....呜......」亚纪子呻吟着,并拼命想用手赶走藤尾。但是藤尾并不放过亚纪子,他欺身来,用力地抓住她,然后事先准备好的用贴布,将亚纪子的双手绑在后面。「妳本来就希望被侵袭的吗?」藤尾用言语揶揄着动弹不得的亚纪子。亚纪子穿着与学生不同颜色的浴衣,当然下摆弄乱了,露出了雪白的大腿。藤尾抓住她的双腿,将裙摆往上拉后,顺势去拉她的内裤。「哼!洗过以后更漂亮。」藤尾将脱下的内裤在亚纪子的面前晃了一下,然后将内裤放在自己的面前,用鼻子用力地嗅着。内裤仍留有亚纪子的余温,而且有一股清洁的感觉。亚纪子全身动弹不得,只有俯首流泪,默默地流着后悔的泪水。藤尾将她压着,然后迅速脱下自己的衣服。亚纪子依然穿着浴衣,只是带子被解开而已,与全裸比起来更具魅力。此时,亚纪子双手被绑在后面,但并非仰躺着,而是横躺着而且双膝紧闭。「不要客气张开大腿,妳不是希望我舔妳的???吗?」藤尾抓起一脚将它拉开,然后将脸埋进洗的干干净净的大腿根部。「呜....啊......」藤尾的脸突然靠近裂缝,亚纪子急得叫出声。藤尾用大姆指把耻丘的肉往上压,然后用舌尖努力地去舔阴蒂。亚纪子拼命地抵抗,虽然双手被绑在背后,她忍住疼痛,将身体翻了过去。于是藤尾干脆抱住她的屁股,然后将脸凑上去,并用舌头舔着阴唇的内侧。藤尾拿出他早已预备好的手电筒,照在那湿淋淋的阴唇上。只见那阴唇里面非常躁热,湿漉漉的不光是唾液而已,还有蜜汁渗出。藤尾的鼻尖趴在肛门上嗅着,那浑圆的屁股一阵颤抖。在舔着肛门时,屁股不断地抖着,而覆盖其上的浴衣自然飘着她的体香味,而由阴唇流出来的蜜液,一直流到大腿上。「真是够湿润了,光是嘴里说讨厌,其实心里是很喜欢的。」藤尾用两只大姆指将屁股撑开,虽然她被压着,但仍扭着腰以示抗拒。藤尾再次使她横躺着,然后用中指插入湿润的膣中,另外还去舔着她的乳头。「呜呜......」亚纪子呻吟出声,然后紧紧地吸住藤尾的手指。乳头非常坚挺,藤尾用嘴唇挟着,然后用力地吸着,并用嘴巴与鼻子摩擦着柔软的乳房。他交叉地吸吮着乳头,并用舌头舔着。然后藤尾顺势往上,吻住她的唇。「呜......」在腔内的手指蠢蠢欲动,亚纪子的呼吸则愈来愈急促。在唇与手之间产生很多唾液的小泡沫,藤尾不断地吸吮着。在手指激烈的运作下,爱液不断地流了出来。亚纪子难受得皱着眉头,而呼吸则愈来愈燥热。现在大慨不用在塞住嘴了。藤尾将手指拔出后,用毛巾擦拭了一下。「夜很漫长,你就好好地当我的性奴隶吧。」藤尾边说,边将亚纪子的脸压在自己的脚下。「舔它。」脚指已感觉到一阵阵的热气,藤尾将脚指放在亚纪子的口中。亚纪子虽痛苦,也只好将脚指含在口中,然后开始舔了起来。「呼呼,对了。如果妳这位心高气傲又美丽的女老师,做这种事一定不愿被学生看到吧。」藤尾虽然信口开河地说着,但事实上真的有学生在偷看他们二人。是美雪,她今夜也偷偷溜到藤尾的房间。虽然对方会羞辱她,但她似乎再也忍受不了了。今天在练剑时,早已心猿意马。但是扑了一个空,美雪失望地走了回来,恰巧听到亚纪子的房内传出呻吟声。于是美雪好奇地蹑手蹑脚地走了过来。因此,目击了二位老师的窘态。亚纪子的浴衣已皱皱的,乳房与下体都露了出来,双手被绑在后面,皱着眉头而拼命地舔藤尾的脚指。突然之间,美雪以为自己的眼睛花了呢。而一点缺点也没有的完美又高雅的亚纪子,正气喘呼呼地吸吮着男人的脚。而若隐若现的下体,发出一股光泽。她不相信他们以前就是恋人。虽然她还强暴了自己,但亚纪子不可能会顺从他的。但是看亚纪子动舌头的方式以及难听的声音,并非完全抗拒的样子。还是再被责打时,不知不觉中,身心的花蕊都热了起来,就像自己一样....美雪除了对于自己所崇拜的老师感到绝望,除了嫉妒外,另有一股难以言喻的兴奋。当她撞见男女的这种行为,更加陶醉于想看看她们苟合的情形。「现在舔这边。」藤尾已淫秽的言语说道。他下体的东西,用勃起凸出的龟头发出红黑色的光,前端还渗出黏液。最后会舔那个吧。美雪这么想着,愈是走不开。她摒住呼吸,没想到在仲夏之夜也会发抖,真是不得了。不久藤尾的双脚的指头早已沾满了唾液,然后他夹住她的脸颊,令她的口打开后,一把唾液吐在她口里。亚纪子紧皱双眉,想吐又不敢吐出来,只得发出哀鸣声。「好吃吗?和黄昏喝得精液,哪个比较好呢?」(原来现在不是第一次......)美雪躲在纸门后偷看,如果被亚纪子发现可就不得了了。虽然她并不是特别喜欢藤尾,虽然以前曾经崇拜过他,但是现在对他也不知是憎恨还是嫉妒,十七岁的心理倒是挺焦急的。「说说妳最喜欢的事物吧!」藤尾说道。「求你......」双手被缚在后,亚纪子苦不堪言。「什么事!」「将手解开......」「好吧。」藤尾点点头,然后解开亚纪子的束缚。手腕有一道痕迹,而手指早已麻的发青。给予自由后,发现亚纪子既没有抵抗也没有逃的意思。再一次将阴茎插入,亚纪子自动用口含着,而且舌头的动作比黄昏时更加大胆。决不可以很快射精,一定要玩个过瘾。虽说这是强暴的行为,即使用湿润的刺泪与兴奋也不可能忘了自己是谁才对,不过此次和前次急着要去和学生吃晚餐不同,有的是时间。亚纪子的动作感觉似乎是即使堕落也无所谓。「如果妳也想被舔,就把xxx向着我。」听到藤尾说的话以后,亚纪子口里依然含着阴茎,然后慢慢地转过身去。因为不知美雪在偷看,他们采取女上男下的做爱姿势。藤尾用双手抱住屁股,开始卖力地舔着。「啊......」一边舔着阴茎,亚纪子受不了屁股的震动而呻吟出声。阴唇内流出大量的爱液,爱液沾满了藤尾的舌头、嘴唇与鼻尖。藤尾眼前是色彩鲜艳的肛门以及丰满的臀部,而他则拼命舔着阴蒂以及腔口的深处。舌头舔到敏感的部位时,亚纪子也反射式地用力吸吮龟头,一股热气不断地释放出来。看到这一幕的美雪,不知不觉将手指压在短裤上,而呼吸也急促起来。心中大大感到绝望,没想到那么优秀的老师,竟然不拒绝,而且那么卖力地吸吮男人的下体,但轻视归轻视,身体早已忍受不住。美雪的位置正好是在亚纪子脸的对面,而她的屁股及裂缝正好对着她。藤尾拼命地舔着的动作,美雪觉得好像是在舔自己的腔口与阴蒂一样。藤尾的舌头不停地动着,而美雪也用自己的手指不停地动着。她感觉比前次被强暴时,更能获得快感。而美雪的裂缝早已像上次一样。爱液早多得渗透到外裤的手指上。美雪站不起来,干脆坐在走廊的地板上,手指的动作则愈来愈激烈。「很好,如果不叫出声实在可惜。」藤尾站起来,与在上面的亚纪子交换位置。「从后面开始,所以将屁股抬高。」藤尾从后面抱住亚纪子,像股间进攻。完全是采由后面插入的姿势,使得亚纪子无法抗拒。大腿流了很多爱液,彷佛是涂上奶油一般。虽然心里想拒绝,但湿润的腔口则非常想得到肉棒。现在的亚纪子与其要抵抗,倒不如说自己有意识让人强暴来得贴切。难道自己真的如此好色吗?与自己有关系的唯一的男朋友,都坚信性交是建立在爱情之上,而相互尊重,虽有过多次爱抚的经验,却未曾真正性交过。但是被同事失报时,也没有情人般的爱抚自己,为何会气喘如牛呢。「不......不要......」「嘻嘻!妳的xxx可是愿意的。如果真的不愿意,可叫学生来救妳。」藤尾看亚纪子的表情,了解她早已欲火中烧,毫不犹豫地举起阴茎来。不久,就一口气将阴茎插入女老师的柔肉里。「啊......呜......」亚纪子埋在床单上的脸,痛得扭成一团,腔将侵入的阴茎紧紧夹住,似乎在体会男人的热力。而偷看的美雪,也欲火中烧。一指玩弄着阴蒂的手指,也像亚纪子被侵犯一样,深深地插入腔中。「很好,再用力夹,会更舒服的。」藤尾压抑着喘息声,然后抱着亚纪子的腰部,开始激烈地动了起来。刚插入时,满是汗的屁股的裂缝好像是吸盘一样吸住藤尾的下体,但在激烈的动作后,就发出啾啾的淫声。不久在上面的藤尾伸出双手,由亚纪子的背后穿过两腋,去抓住正在摇晃的乳房。「啊......好棒......」亚纪子兴奋得全身痉挛,腔也开始收缩。而藤尾也在激烈的快感中射精。而在此同时,靠在墙壁边的美雪,也忍不住地叫了出声,而获得高潮。 第四章处女散发之热情「美雪,昨夜跑到哪儿去了?而且不光是昨夜,前天夜里也找不到妳。」早上在洗脸时,久美子如此问道。久美子虽然是队长,但她与美雪从小学时候起两人就相当要好。活泼的久美子与乖巧的美雪,不同的性格,反而成为要好的朋友。于是在高中进入剑社的久美子,很热心地邀请缺乏运动的美雪也加入剑道社。「咦?我去上厕所......」美雪撒谎,她不愿被久美子发觉事情的真象,虽然久美子半夜醒来,发现美雪不在,不过自己也因为太过疲劳,所以翻过身后就又睡着了。「是不是便秘了?」久美子声音低低的问,但彷佛野豹般的锐利眼光,则盯着美雪看。但是眼光与练剑时不同,是一种恶作剧的表情。「嗯......」「如厕所习惯不太一样,有的人就无法大得出来,虽然我无所谓,但好像很多人有这种情形发生。」幸好,久美子同意这种说法,而且同情似的点三次头。「便秘药已经用完了,不过有浣肠药。」「哇啊!」后面突然出声,久美子与美雪吓了一跳。「老师都听见了!真讨厌......」「学生的健康管理非常重要,我当然要尽力帮忙了。哈哈哈.....」久美子用杏眼瞪着他,老师则哈哈大笑,悠然地走向走廊。就在老师远去后,久美子悄悄地说道:「怎么办?只剩下浣肠药,要不要试试看?」「嗯..不好吧..今天以后大概会回复正常吧?」美雪红着脸回答着。好在晚上与人发生淫乱之事没有告知好友,如果她知道了必定会闹翻天的。在大自然环境的包围下以及严厉练剑的紧张中,都是形成便秘的原因吧,再加上被藤尾强暴,以及初次体验了另一种人生。「尽可能放轻松,让它自己恢复好了。」久美子也不再追问,换上衣服准备去道场。不久,美雪也急急忙忙洗完脸后,向外走去。在跑步与整理竹剑、吃完早饭后,到道场集合时,久美子对美雪说道:「对不起!水泽突然觉得不舒服,希望在中午之前妳可以去照顾她。」经她这么一说,才发觉没有看到由香的踪影,可能是跑步后,在吃完早餐后才觉得不对劲的吧?「好吧!」对于严厉的剑道练习,能偷得半日闲,对美雪而言是再好不过的了。因为此时所有二年级的学生正两两努力的练习着,而只有穿着剑道服的美雪在一旁观摩着。「拜托了!我想藤尾老师会准许的,还有深见老师看起来很疲劳的样子。」「哦....」美雪的脑海里,浮起藤尾与亚纪子的作爱情景。久美子开始发号命令,藤尾稍后也到齐了。只有美雪进入更衣室,将面具以及衣服换成短裤与运动服后,离开道场。_伊人影院
y